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7 頁


閒話休題,他父母揀個曆日上開心的日子,備了一封贄儀,送到李先生處讀書識字,果然是:鑿不開的混沌,刮不去的愚蒙。讀了幾日書,只記得「天地玄黃」四字,到第2句「宇宙洪荒」便挨不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7 / 162)

閒話休題,他父母揀個曆日上開心的日子,備了一封贄儀,送到李先生處讀書識字,果然是:鑿不開的混沌,刮不

去的愚蒙。時尚書屋
讀了幾日書,只記得「天地玄黃」四字,到第2句「宇宙洪荒」便挨不去,奈何得先生終日口燥唇乾,好生煩苦。時尚書屋
貼鄰一個張老官說道:「這孩子恁般愚魯,想是心竅中迷塞之故,須一日吃一丸狀元丸方好。那狀元丸中的茯神、遠志、石菖蒲,都是開通心竅之藥。」說話的有所不知,若是心竅閉塞,吃了這藥,自然靈驗,趙家孩童是個無竅之人,
吃藥去也沒用處。就把遠志、石菖蒲等樣買了數百斤,煎成一大鍋,就像《西遊記》中五莊觀混元大仙要用滾油煎孫行
者的一般,把趙家孩童和頭和腦浸在水內一二年,也不過浸得眼白口開肚脹而已,到底心竅只是不通。父母也只得任其
自然,不去督責他的功課。看看到了十六七歲之時,人大志大,守着這個書本子,畢竟也讀了些書下去。那時方會得對
課,你道他對的課是怎麼樣妙的?李先生道:一雙征雁向南飛,趙雄對道:兩隻燒鵝朝北走。時尚書屋
李先生道:門前綠水流將去,趙雄對道:屋裡青山跳出來。時尚書屋
凡是所對之課,都是如此。後來直到二十歲外,自知愚魯,發憤攻書,也漸漸通其一竅,雖比不得別人聰明伶俐,
學做文字,也曉得寫兩個「之乎者也」,不比當日「兩隻燒鵝朝北走」的對法了。時尚書屋
他雖資性愚魯,卻有一着最妙之事,是敬重字紙,因李先生教他看日記故事,說王曾的父親一生敬重字紙,凡是污
穢之處、垃圾場中,或有遺棄在地下的字紙,王曾父親定然拾將起來,清水洗淨,曬乾焚化,投在長流水中,如此多年。時尚書屋
一日夢見孔聖人對他說道:「汝一生敬重字紙,陰功浩大,當賜汝一貴子,大汝門戶。」果然生出王曾,中了三元。時尚書屋

趙雄見李先生講這一段故事,便牢牢記在心上道:「我一生愚蠢,為人厭憎,多是前生不惜字紙之故。今生若再不惜字紙,連人身也沒得做了。」遂虔誠發心,敬重字紙,如同珍寶一般,再不輕棄。果然念頭虔誠,自有報應。時尚書屋

後來父母與

他納了個上舍,不過要他撐持門戶而已;將近三十歲,那筆下「之乎者也」一發寫得順溜起來,與原先大是不同。趙雄
也覺得有些意興發動,負了技藝,便要赴臨安來科舉。你道一個極愚魯之人,略略寫得兩個「之乎者也」,便要指望求
取功名,場中赴選,十個人笑歪了九個的嘴。這明明是《琵琶記》上道:「天地玄黃,記得三兩行,才學無些子,只是賭命強。」這樣的話,只好作笑話兒說,那有當真之事。就是場中一聯要對,也是難做的。時尚書屋
不知天下竟有意外之事。比
如場中試官,都要中那好舉子,誰肯將不好的中出?那有眼睛的,自不必說了,就是沒眼睛的試官,免不得將那水晶眼
磨擦一磨擦,吃上兩圓明目地黃丸。不知暗中自有朱衣神作主,直弄得試官頭昏眼悶,好的看做不好,不好的看做好,
這都是舉子命運所招。若是舉子命運不好,就是孔夫子打個草稿,子游、子夏修飾詞華,屈原把筆,司馬相如磨墨,揚
雄捧紙,李斯寫字,做成一篇錦繡文字,獻與試官,那試官把頭連搖幾搖,也不過與「上大人,孔乙己」字兒一樣。若
是舉子命運好,且不要說《牡丹亭記》上道「國家之和賊,如裡老之和事。天子之守國,如女子之守身。南朝之戰北,如老陽之戰陰」這樣的文字要中狀元,就是「之乎者也矣焉哉」七個字顛來倒去寫在紙上,越覺得文字花碌碌的好看,
越讀越有滋味,言言錦繡,字字珠璣。就是那「兩隻燒鵝朝北走」、「屋裡青山跳出來」那般對句,安知沒有試官不說
他新奇出格有趣?真是不願文章中天下,只願文章中試官。就是吃了聖水金丹,做了那五穀輪迴文字,有那喜歡的收了
他去,隨你真正出經入史之文,反不如放屁文字發跡得快。世上有什麼清頭?有什麼憑據?時尚書屋
話說那趙雄要來科舉,豈不是一場笑話?況且臨安帝都之地,人文湊集之鄉,難道偏少你這個「天地玄黃」的秀才
不成!臨安人那一個不知道趙雄是資州有名的趙痴,今聞得來科舉,臨安人的口嘴好不輕薄,就做四句口號嘲笑他道:
可憐趙溫叔,也要赴科場。文章不會做,專來吃粉湯。時尚書屋
那趙雄聞得街坊上人如此嘲笑他,胸中有自知之明,不敢與人爭論,只做不知。一日載酒餚到于兩山遊玩,見樹林
之下,一具屍骸暴露在地,但見:五臟都為鴉鳥啄殘,四肢盡屬豬狗咬壞。零星白骨,曾無黃土遮藏。碎爛屍骸,那有
青苔掩覆?螻蟻咂食,蠅蚋群攢。倘莊子見髑髏,當先問其來歷。如文王遇枯骨,必然埋以土泥。時尚書屋
那趙雄見了這具屍骸,心下好生淒慘道:「不知誰家骨殖如此暴露!」便叫小廝借得鋤頭一柄,主僕二人將此骸骨
埋于土泥之中。埋完,又滴酒澆奠而回。歸於旅店,飲酒已畢,伏幾而臥。只見一陣冷風逼人,風過處,閃出一個女子,
到桌子前面,深深拜謝道:“妾即日間所埋之骸骨也。終朝暴露,日曬風吹,好生愁苦。感蒙相公埋葬之德,又蒙滴酒
澆奠,恩同天地,無以為報,願扶助相公名題金榜。相公進場之日,但于論冒中用三個『古』字,決然高中。牢記牢記,
切勿與人說知!”道罷而去。趙雄醒來,大以為怪,暗暗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進場之日,勉強用了三個
「古」字,那文章也不過是叶韻而已。不意揭榜之日,果然高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