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8 頁


看官,你道是怎麼樣原故?原來這個試官是汪玉山,與個同窗朋友相好,幾番要扶持那個朋友做官。今幸其便,預先通一個關節與這個朋友,要論冒中三個「古」字,暗約端正。不意這個朋友忽然患起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8 / 162)

看官,你道是怎麼樣原故?原來這個試官是汪玉山,與個同窗朋友相好,幾番要扶持那個朋友做官。今幸其便,預

先通一個關節與這個朋友,要論冒中三個「古」字,暗約端正。不意這個朋友忽然患起瘧疾病來,進不得場。女鬼將這
個關節送與趙雄,做了報德之資。汪玉山在場中見了這個關節,暗暗得意,不論文字好歹,便圈圈點點起來。怎知暗地
裡被鬼神換了綿包兒,及至拆開名來一看,乃是趙雄,資州人氏,老大驚疑,然也無可奈何。報人報到了寓處,連趙雄
也自不信自起來,一連報了數次,方知是真。參了汪玉山之時,汪玉山將錯就錯,也只得胡亂認了門生。後來趙雄每見
汪玉山之時,不能吐其一詞,就像木偶人一般,汪玉山甚是懊悔。又訪得是資州有名的趙痴,一發羞慚無地。臨安府眾
多人等見中了趙痴,沒一個不笑話,又傳出數句口號道:趙溫叔,吃粉湯。盲試官,沒眼眶。中出「天地玄」,笑倒滿
街坊。時尚書屋
汪玉山聞得這個口號,几乎羞死。後來細細問趙雄道:「賢友論冒中用三個『古』字,卻是謂何?」趙雄生性一味
老實,遂把埋骸骨、女鬼感恩報德、託夢要用三個「古」字方得中舉之事,細細說了一遍。汪玉山默然無言,方曉得場
屋之中真有鬼神,不可僥倖,不可作弊。趙雄乃是陰德之報。後來又問那個朋友,始知進場之時發起瘧疾病來,搖得牀
帳都動,進場不得。及至貢院門封鎖方完,那瘧疾病又就住了。汪玉山聞得,付之一聲長嘆而已。有詩為證:三個「古」
字關節,卻被趙雄暗竊。時尚書屋
非關黠鬼揄揶,「陰德」二字真切。時尚書屋

話說趙雄從睡夢中得了一個舉人,父母在家,報事人來報了實信,好生吃驚。夫妻二人都道:“怎生有此怪異之事,
莫不是我兒子文章原好,我們這裡人都不識得?今到了皇都地面,方纔撞着識主,便賣了去。早知如此,怎生輕薄他,
把他做痴獃漢子看成!”那隔壁李先生、張老官都一齊吃驚,就像啞了的一般,口裡卻不敢說出他不好來,只將他日常
裡對的課,並做的文字翻出來,細細一看,實難奉承說個「通」字。資州合城人民無不以為奇。自此之後,人人摩拳,
個個擦掌,不要說那識字的抱了這本《百家姓》只當詩賦,袖了這本《千字文》只當萬言策,就是那三家村裡一字不識
的小孩童、痴老狗、扒柴的、牧牛的、擔糞的,鋤田的,沒一個不起個功名之念,都思量去考童生,做秀才,納上舍,
做舉子,中進士,戴紗帽,穿朝靴,害得那資州人都像害了失心風的一般。時尚書屋
閒話休題,那趙雄在於臨安,同榜之人因他文理不通,都指指搠搠,十分輕薄,不與他做相知,睬也不睬着他。趙
雄曉得自己的毛病,也並不嗔怪人。看看到了會試之時,合天下舉子都紛紛而來,趙雄暗暗的道:「俺僥倖中舉,這也是非常之福了。怎生再敢胡思亂想,不如不進會試場中,到得安穩。」遂絶無進場之念。時尚書屋

卻虧得自幼身邊伏侍的一個小

廝叫做竭力,一心攛掇他進場,把筆硯衣服,都打點得端正,煮熟了嗄飯,催他進場。趙雄斷然不肯道:「他人便不曉得,你卻自小伏侍俺的人,怎生也不知道?俺生平才學平常,僥倖中舉,已出望外,怎敢再生妾想,豈有兩次僥倖之理?」
那竭力道:“相公既僥倖得一次,怎麼見得便僥倖第2次不得?幾曾見中進士的都是飽學秀才,只要命好,有甚定
規?時尚書屋
休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趙雄被竭力催逼不過,只得勉強進場,坐在席舍之中。那時尚未出題,胸中暗暗
打算,其實腹中空疏之極,一字通無,難以支吾,反嗔怪那竭力起來,好生不樂。遂與隔壁號舍裡那個朋友閒談,指望
出題之後,要那個朋友指教救急。那人姓王,名江,是個飽學秀才。趙雄問了他的名姓,王江也就請問趙雄名姓。趙雄
說出名姓,王江知是文理不通之人,口中不說,心下十分輕薄,便不與他接談。出題之後,趙雄摸頭不是,摸腳不是,
做不出文章,甚是着忙。直做到下午,不曾做得幾行。你道天下有這般湊巧之事,那王江論策做完,甚是得意,正要謄
清在捲子上,不期一陣急心痛起來,不住聲喚。趙雄正在搜索枯腸之際,聞得王江聲喚,一發攪得心中粉碎,連一字也
做不出了,巴不得王江住了疼痛,還指望有幾句文字寫出來。遂不住去問王江道:”王朋友,怎生如此疼痛?莫不是受
了寒氣,以致如此!「怎知那王江卻也古怪,這一痛,便痛個不住,停了半晌,稍住片時,王江掙扎,提起筆來要寫,心中又痛起來。這一痛,直痛得攪腸攪肚,几乎要死,急得那趙雄手足無措,暗暗道:」俺直如此命蹇,僥倖中舉,不
欲進場,卻被竭力催逼,勉強進來,不期撞着這個不湊趣的朋友,叫痛叫疼,一字也寫不出,怎生是好?“又去溫存那
王江數次。時尚書屋
這也是事出於無奈,不是什麼相厚之意。你道那王江真也好笑,若是心痛稍定,王江勉強要謄清之時,心痛轉加,
自料薄命,不該中其進士,只得嘆口氣道:「罷了!」因見趙雄做人甚好,不唯不厭他叫疼叫痛,反幾番去溫存他,就
把這捲子上草稿,付與趙雄道:「小弟做這論策,甚是得意,正要謄清,不期心痛轉加,料難終事。今轉送與兄謄清卷上,倘得高捷,不忘小弟便是。」那趙雄喜之不勝,樂之有餘,暗暗的道:「難得這救命王菩薩,救了俺今日之急。」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