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2 頁


《黛眉顰色》道:恨從張敞毫邊起,春向梁鴻案上生。《金錢卜歡》道:織錦軒窗聞笑語,彩蘋洲渚聽愁籲。《香頰啼痕》道:斑斑湘竹非因雨,點點楊花不是春。瞿宗吉一一和完,楊廉夫歎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2 / 162)

《黛眉顰色》道:恨從張敞毫邊起,春向梁鴻案上生。時尚書屋

《金錢卜歡》道:織錦軒窗聞笑語,彩蘋洲渚聽愁籲。時尚書屋
《香頰啼痕》道:斑斑湘竹非因雨,點點楊花不是春。時尚書屋
瞿宗吉一一和完,楊廉夫歎服道:「此瞿家千里駒也。」從此聲名大着于天下。然雖如此,有才無命,筆下寫得千
百篇詩賦,囊中尋不出一二文通寶。真是時也,運也,命也,所以感慨興懷,賦首詩道:自古文章厄命窮,聰明未必勝
愚蒙。時尚書屋
筆端花與胸中錦,賺得相如四壁空。時尚書屋
遂做部書,名為《剪燈新話》,遊戲翰墨,以勸百而諷一,借來發抒胸中意氣。後來馬浩瀾讀他這首詩,不覺咨嗟
感嘆起來,做前邊這只《畫堂春》詞兒,憑弔瞿宗吉。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一個文人才子,胸中有三千丈豪氣,筆下有數百卷奇書,開口為今,闔口為古,提起這枝筆來,寫得颼
颼的響,真個煙雲繚繞,五彩繽紛,有子建七步之才,王粲登樓之賦。這樣的人,就該官居極品、位列三台,把他住在
玉樓金屋之中,受用些百味珍羞,七寶牀、青玉案、琉璃鐘、琥珀盞,也不為過。叵耐造化小兒,蒼天眼瞎,偏鍛鍊得
他一貧如洗,衣不成衣,食不成食,有一頓,沒一頓,終日拿了這幾本破書,「詩云子曰」、「之乎者也」個不了,真
個哭不得、笑不得、叫不得、跳不得,你道可憐也不可憐?所以只得逢場作戲,沒緊沒要做部小說,胡亂將來傳流于世。時尚書屋
比如三國時節曹丞相無惡不作,弒伏皇后、董貴妃,漢天子在他荷包兒裡,隨他扯進扯出,吐氣成雲,喝氣成雷,
果然是在當時險奪了玉皇尊,到如今還使得閻羅怕,誰敢道他一個「不」字。卻被我朝山陰一個文人才子徐文長先生做
部《四聲猿》,名為《狂瞽史漁陽三弄》,請出禰正平先生一邊打鼓,一邊罵座,指手畫腳,數數落落,罵得那曹賊啞

口無言,好不暢快。曹賊有知,豈不羞死?真是「踢弄乾坤捉傀儡」的一場奇觀,做個千秋話柄,激勸傳流。一則要誡
勸世上都做好人,省得留與後人唾罵;一則發抒生平之氣,把胸中欲歌欲笑欲叫欲跳之意,盡數寫將出來,滿腹不平之
氣,鬱鬱無聊,藉以消遣。正是: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時尚書屋
逢場不妨作戲,聽我舌戰紛紛。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杭州人不拘賢人君子,販夫小人,牧童豎子,沒一個不稱讚那吳越王。凡有稀奇古怪之事,都說道當先
吳越王怎麼樣,可見這位英雄豪傑非同小可。還有一件好笑的事,那寶石山腳邊石塊之上,鑿有斗大的痕跡,說是吳越
王卵子痕跡。道當日吳越王未遇之時,販鹽為生,挑了鹽擔,行走此山,忽然大雨地滑,跌了一交,石頭之上印了兩個
卵痕。後來杭州作耍之人,故意鑿成斗大,天雨之後,水積其中,又捉弄那鄉下的愚民道:「這卵池中水將來洗目,其目一年不昏。」鄉下愚民聽信其說,時將這卵水洗目。杭州人之好作耍如此。時尚書屋
你道不是一件極好笑的事麼!然在吳越王
未遇之時,安身無處,這個卵袋不值一文錢。及至做了吳越王,保全了幾千百萬生靈,後世稱他英雄,連這個卵袋都鑿
成模樣,把與愚民徘徊瞻眺、玩弄撫摩起來。可見卵袋也有交運值錢的時節,何況其生平事業不嘖嘖稱嘆。然吳越王發
跡的事體,前人已都說過,在下為何又說?但前人只說得他出身封王的事,在下這回小說又與他不同,將前緣後故、一
世二世因果報應,徹底掀翻,方見有陰有陽、有花有果、有作有受,就如算子一般,一邊除進,一邊除退,毫忽不差。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從來得天下正的無過我洪武爺,驅逐犬羊腥膻之氣,掃除胡元濁亂之朝,乾坤重闢,日月再朗,這是三
代以來第1朝皇帝了。其次則漢高祖,驅除暴秦,滅焚書坑儒之禍,這也是極暢快的事。所以洪武爺得天下之後,祭歷
代帝王之廟,各帝王神位前都只一爵,獨于漢高祖前笑對道:「劉君,今日廟中諸君,當時皆有憑藉以有天下,唯我與爾不階尺土,手提三尺以致大位,比諸君尤為難得,可共多飲一爵。」這是不易之論。然雖如此,漢高祖怎比得洪武爺。時尚書屋
若論唐太宗,把宮人侍父而劫父以起兵,這也難算天下之正了。若是宋太祖欺孤兒寡婦,因陳橋兵變,軍中黃袍加
身,就禪了周朝之位,這也一發難說得天下之正了。所以岳正做首詩道:黃袍豈是尋常物,誰信軍中偶得之?時尚書屋
又有詩道:阿母素知兒有志,外人剛道帝無心。時尚書屋
這便是千古斷案。誰知報應無差,得天下于小兒,亦失天下于小兒。那《報應錄》「滅國之報」說得分明,道:宋
太祖以乙亥命曹翰取江州,後三百年乙亥,呂師夔以江州降元。時尚書屋
以丙子受江南李煜降,後三百年丙子,帝上日下糹糹為元所虜。以己卯滅漢,混一天下,後三百年己卯,宋亡
于崖山。宋興于周顯德七年,周恭帝方八歲,亡於德佑元年,少帝止六歲。至于諱,顯、上日下糹糹
二字又同,廟號亦曰恭帝。周以幼主亡,宋亦以幼主亡。周有太后在上,禪位於宋。宋亦有太后在上,歸附於元。時尚書屋
這般看將起來,連年月都一毫不差,可見報應分明,天道不爽。只因宋太祖免生民于塗炭,寬弘大度,立心仁厚,
家法肅清,所以垂統長久,有三百餘年天下。這真如少債的一般,從來沒有不還的債。但那《報應錄》上只說得明白的
報應,不曾說得陰暗的報應。看在下這回《吳越王再世索江山》,便見分曉。正是:
冤冤相報,劫劫相纏。時尚書屋
借他一兩,還彼千錢。時尚書屋
何況陰謀,怎不回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