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20 頁


輕,道不得個『欺君』二字麼?”遂屢辭宰相之位。怎當得孝宗見他恬退,不容辭職,天恩日厚。趙雄無可奈何,只得道:“俺左右是靠皇天二字過活一生,眼見得行了一派官運,只得聽天由命,索性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20 / 162)

輕,道不得個『欺君』二字麼?”遂屢辭宰相之位。怎當得孝宗見他恬退,不容辭職,天恩日厚。趙雄無可奈何,只得

道:“俺左右是靠皇天二字過活一生,眼見得行了一派官運,只得聽天由命,索性大膽做去便罷。命中就有跌磕蹭蹬之
事,俺前半世受用已夠,隨皇天吩咐罷了。比那些高才博學之士屈屈陷在泥塗,不得出頭,枉埋沒了他一生學問,雪案
螢窗,不知受了多少苦楚,嘆了多少苦氣,俺今日強似他萬倍,還慮些什麼來?”遂放寬了這條腸子,正是:順理行將
去,隨天吩咐來。時尚書屋
一日,趙雄將次入朝,只見一個息太守辭朝。閣門吏見這個太守的姓,甚是怪異,便問這太守道:「你怎生姓這般一個怪姓?」息太守答道:「春秋時有個息媯,漢時有個息夫躬,從來有這息姓,怎生說是怪異?」趙雄打從朝房走過,
偶然聽得了這句話,記在心下。適值息太守辭朝之後,恰好趙雄奏事。孝宗問道:「適纔有一個姓息的太守辭朝,世上怎生有這個怪異之姓?」趙雄即奏道:「春秋時有息媯,漢朝有息夫躬,此是從來所有之姓,非怪異也。」孝宗大喜道
「卿學問該博如此,真『宰相須用讀書人』也。」逐賜蟒衣玉帶。時尚書屋
自此之後,凡有問對,或是夢寐之間影響之際,定有些先兆預報,一一無差,真福至心靈也。尚方珍奇之物,月月
賞賜,安安穩穩直做了十二年太平宰相。連那王江,保奏他學問淵博、才識超群,做到三品官職。趙雄因見自己學問不
濟,極肯薦舉人才,十二年之內,薦拔士類,不計其數,都為顯宦。妒忌之人,因見他門生故舊佈滿朝班,說他恃寵專
權,人人有不足之意。後來大旱七月,一個妒忌他的官兒,做篇賦譏誚他道:商霖未作,相傅說于高宗;漢旱欲蘇,烹
弘羊于孝武。時尚書屋
話說臨安天竺觀音,如有亢旱之事,每每祈禱,便得雨澤。孝宗因大旱,詔迎天竺觀音就明慶寺請禱。又一個官兒,
做首詩譏誚他道:走殺東頭供奉班,傳宣聖旨列人間。時尚書屋
太平宰相堂中坐,天竺觀音卻下山。時尚書屋

趙雄因見滿朝之人都生妒忌,遂上表辭朝而回,歸老林泉,整整又活了二十年而死,真人間全福也。有詩為證:
聰明每被聰明誤,愚蠢翻為宰相身。時尚書屋
世事從來多似此,未須輕薄蠢愚人。時尚書屋
第5卷

李鳳娘酷妒遭天譴

讒言切莫聽,聽之禍殃結:君聽臣當誅,父聽子當決,夫婦聽之離,兄弟聽之別,朋友聽之疏,骨肉聽之絶。時尚書屋
堂堂七尺軀,莫聽三寸舌。時尚書屋
舌上有龍泉,殺人不見血。時尚書屋
這首詩是勸人莫聽讒言之作。然讒言之中唯有婦人為甚。枕邊之言,絮絮叨叨,如石投水,不知不覺,日長歲久,
漸漸染成以是為非、以曲為直。若是那剛腸烈性的漢子,只當耳邊之風,任他多道散說,只是不聽。若是昏迷男子,兩
只耳朵就像鼻涕一般,或是貪着妻子的顏色,或是貪着妻子的錢財,或是貪着妻子的能事,一味「婦言是聽」。那妻子
若是個老實頭便好,若是個長舌婦人,翻嘴弄舌,平地上簸起風波,直弄得一家骨肉分離,五倫都絶滅了,豈不可恨!
所以道「婦人之言,切不可聽」。又有的道:「昔紂聽婦人之言而亡天下,秦苻堅又因不聽婦人之言而亡國。難道婦人儘是不好之人?不可一概而論。」雖然如此,世上不好婦人多,好婦人少,奉勸世人不可就將妻子的說話便當道聖
旨,頂在頭上,尊而行之。還有一種妒忌婦人,其毒不可勝言。在下這一回說李鳳娘酷妒的報應,且說一件故事,做個
入話,以見報應難逃,自有定理。時尚書屋
話說宋孝宗宮中有兩位劉娘子:一位劉娘子生性極其和平,中年以後便就斷了葷血,終日只是吃素、焚香、唸佛,
禮誦《觀音》、《金剛》二經,日日限定功課,宮中都稱他為看經劉娘子。一位劉娘子是孝宗藩邸舊人,聰明敏捷,烹
調得好餚饌,物物精潔,一應飲食之類,若經他手調和,便就芳香可口,甚中孝宗之意,宮中都稱他為尚食劉娘子。但
心性一味陰險奸詐,一片嘴、兩片舌,搬弄是非,腹中有劍,笑裡藏刀,真叫做長舌婦人、笑面夜叉。有一個小宮人得
罪了孝宗,那小宮人只得求救于尚食劉娘子。劉娘子口中不說,心中思量道:「都是你這小賤人,日常裡逗引官家奪了我被窩中恩愛。今日犯出來,卻要我搭救,正是我報仇之時,教你『無樑不成,反輸一貼』。」便隨口答應道:「我救你則個,我救你則個。」
怎知夜叉心腸,害人甚毒,乘着孝宗枕席之間,冷言熱語,百般簸弄,反說這小宮人許多可惡
之處,火上澆油,惹得那孝宗暴躁如雷,次日反加其罪。小宮人明知是他暗害,無可伸冤,只得多取紙筆焚化道:「我被劉娘子暗害,有冤難伸,只得上告玉帝去也。」說罷,便取出宮帶一條,自縊而死。宮中無不嘆其冤枉。時尚書屋

剛剛過得一

月,兩位劉娘子同日而死,輿屍出閣門棺殮之時,方纔把尚食劉娘子的被揭起來,只見尚食劉娘子的頭已斷,撲的一聲,
其頭墜於地下,在地下打滾不住。眾宮人都吃驚起來,仔細看視,原來滿項脖已被萬千蛆蟲攢食,其臭穢非常,不可近。時尚書屋
眾宮人都怕受那臭氣,登時將屍投于棺木之內,手足異處,膿血淋漓。後揭起那位看經劉娘子的被來,但見顏色如
生,一毫不變,香氣陣陣襲人。眾宮人都合掌唸佛道:「怎生報應如此分明!」因此宮中人都學做好人。時尚書屋
如今說入正回,看官穩坐,待在下說來:
金鳳花開色更鮮,佳人染得指頭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