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21 頁


彈箏亂落桃花瓣,把酒輕浮玳瑁斑。拂鏡火星流夜月,畫眉紅雨過春山。有時漫托香腮想,疑是胭脂點玉顏!這是《美人紅指甲》詩。杭州風俗,每到七月乞巧之夕,將鳳仙花搗汁,染成紅指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21 / 162)

彈箏亂落桃花瓣,把酒輕浮玳瑁斑。時尚書屋

拂鏡火星流夜月,畫眉紅雨過春山。時尚書屋
有時漫托香腮想,疑是胭脂點玉顏!
這是《美人紅指甲》詩。杭州風俗,每到七月乞巧之夕,將鳳仙花搗汁,染成紅指甲,就如紅玉一般,以此為妙。時尚書屋
那鳳仙花,共有五色,還有一花之上共成數色,還有一種花上灑金星銀星之異,極是種類變幻,宋時謂之「金鳳花」,
又名「鳳兒花」。因李皇后小名鳳娘,因此六宮避諱,不敢稱個「鳳」字,都改口稱為「好女兒花」。時尚書屋
你道那李鳳娘是那一朝皇后?宋朝自高宗南渡以來,傳位於孝宗,孝宗傳位於光宗,改元紹熙,李鳳娘是紹熙皇帝
的正宮,是安陽人慶遠軍節度使贈太尉李道的第2個女兒。鳳娘初生的時節,忽有一隻黑鳳飛來,集於李道的營前石上,
李道心中大以為奇,黑鳳飛去之後,李鳳娘實時產下,因此就取名為「鳳娘」。李道出帥湖北。那時湖北有個道士皇甫
坦,極善於風鑒之術。李道延接皇甫坦來于帥府,就叫這幾個女兒出來都拜皇甫坦。皇甫坦一見了鳳娘,便驚惶無措,
不敢受拜,道:「此女之相極貴,當為天下之母。」李道遂把黑鳳飛來之事說了一遍。皇甫坦道:「異日斷然為皇后無疑也。」後來高宗召皇甫坦到宮中打醮,皇甫坦因而言及李道女兒之相貴不可言。時尚書屋
高宗聽信其言,遂聘為恭王,就是紹
熙皇帝之妃。後來李鳳娘生下一子,是為嘉王。但鳳娘生性異常妒悍,每每爭風廝打,大閙大哄,直閙到高、孝二宮,
高喉嚨,大嗓子,潑潑撒撒,在高、孝二宮面前,一緣二故,將左右宮人罵個不了,無非是吃醋捻酸之意。高宗心中大

是不悅,對吳後道:「這婦人終是將種,吾為皇甫坦所誤。」孝宗也屢屢說道:「汝宜以皇太后為法。若再如此撒潑,行當廢汝矣。」李鳳娘心中甚是懷恨之極。時尚書屋
後來紹熙皇帝登基,冊立李鳳娘做了皇后。那權柄在手,一發放出手段來。時尚書屋
真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時尚書屋
話說李鳳娘自做了皇后之後,威權非常,妒悍更凶,誰人阻擋得他住?紹熙帝畏之如虎,凡事不敢與之爭竟。李鳳
娘見皇帝懼怕他,一發自以為得計,把那個凶潑生性十分做得滿足。那時紹熙帝惱着幾個黃門官,要將來置之死地。幾
個黃門官懼死,遂謀離間三宮,搬弄是非。那時高宗居于德壽宮,稱為「光堯壽聖皇帝」,孝宗居于重華宮,稱為「至尊壽皇聖帝」,共是祖、父、孫三代。孝宗敬事高宗有如一日,凡事先意而迎,曲盡人子之情,所以謚為「孝宗」,到
紹熙帝便萬萬不如矣。時尚書屋
一日,紹熙帝獨幸西湖聚景園閒游,正要在荼蘼花下飲酒,那時兩制各官都扈從,見紹熙帝獨自游幸,不請太上皇
來飲酒,兩制官都議論道:「當日太上皇每出幸外苑,必恭請光堯壽聖皇帝同來飲酒。今日皇帝獨自游幸,不請太上皇,缺于父子之情,成何道理?我們若是不言,是『長君之惡』也。」遂飛章交進,說當日太上皇每幸外苑,必恭請光堯壽
聖皇帝,今陛下游幸,何缺此理?紹熙帝閲此表章,正在勃然大怒之際,適值太上皇叫一個黃門官拿一個玉杯宣敕以賜
紹熙帝,紹熙帝大怒未解,拿起玉杯,不覺手簌簌的顫動個不住,手拿不穩,撲的一聲,誤墜於地,打得粉碎。那黃門
官正是要離間之際,見紹熙帝打碎了這個玉杯,走回重華宮,便把皇帝怒那表章之事瞞過了不說,只說道:「官家才見太上傳宣,便麵皮紫脹,怒氣沖沖,就將玉杯撲碎于地,不知是何緣故。」太上皇大怒。一日,太上皇奉着母親憲聖吳
太后幸于東園閲市。往常舊規,若是太上出遊,官家定有一番進勸之禮,以奉太上皇飲酒餚饌,並左右扈從人等。這日
東園閲市之時,紹熙帝偶然忘記,失了進勸之禮。那太上皇倒也全不在心上,只因左右要離間二宮,因這一件事,故意
將數十隻鷄丟將開去,四圍亂撲,捉個不住,卻又大聲叫道:「今日捉鷄不着。」原來臨安風俗,以俟人飲食名為「捉鷄」,故意將這惡話說來激怒太上皇之意。太上皇只做不知,然雖如此,顏色甚是不樂。時尚書屋
後來紹熙帝患了心疾,精神恍惚,語言無度,就像失心風的一般。太上皇甚是愁煩,但人子雖有忤逆父母之心,父
母決無棄絶兒子之理。太上皇特特為著兒子購得良藥一丸,要待兒子來宮,調與他吃。左右得知此事,又瞞過了 這一
片好心,向李皇后處搬嘴道:「太上皇大怒官家,特特合了一丸毒藥,要藥死官家。只等宮車一進,便投毒藥,萬一有變,怎生是好?千萬不可過宮。」那李鳳娘本是一片忤逆不孝之心,已是要鷄蛋裡尋出骨頭之人,聽了此話,一發怒從
心上起,惡向膽邊生,一壁廂叫人探聽,果有藥一丸,專等駕到即便賜與調服。李鳳娘勃然大怒,將銀牙咬碎,柳眉倒
豎,把禦幾都敲得一片價響道:「這老不賢直如此無禮。虎毒不食兒,他既無慈良之念,我豈有孝順之情?」遂立止皇
帝不要到重華宮去。正是:莫聽萋菲言,骨肉分胡越。時尚書屋
李鳳娘兒子嘉王長成,要立為太子,自到重華宮啟請太上皇,要立嘉王為皇太子。太上皇見李鳳娘悍潑,忤逆不孝,
不欲立嘉王為太子。李鳳娘便出言不遜道:「妾六禮所聘,嘉王是妾親生之子,怎麼不該立為太子?」說罷,面色通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