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22 頁


遂怒目而視太上皇。太上皇大怒,李鳳娘也便勃然抽身出宮,一手攜了嘉王,一手扯着皇帝,大哭大叫道:「嘉王是我親生之子,太上皇不立我兒為太子,還立兀誰做太子?老不賢直如此無禮,你認他做太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22 / 162)

遂怒目而視太上皇。太上皇大怒,李鳳娘也便勃然抽身出宮,一手攜了嘉王,一手扯着皇帝,大哭大叫道:「嘉王是我親生之子,太上皇不立我兒為太子,還立兀誰做太子?老不賢直如此無禮,你認他做太上皇,我卻不認他做太上皇。」

絮絮叨叨,且哭且罵個不住。紹熙帝本是個怕內之人,聽了這一片說話,一發信以為真,竟忘了父子之情,從此再
不去重華宮朝見,就像沒了父親的一般。有詩為證:李後一言如毒弩,紹熙聽之仇如虎。時尚書屋
可憐父子最恩深,不及枕邊一聲怒。時尚書屋
話說紹熙帝一日洗手,一個小宮人捧着那個八寶金盆過來與皇帝洗手。小宮人兩隻手卻雪也似白,又光又嫩。皇帝
看了那兩隻白手,不覺淫心動盪起來,竟忘記了李後的妒忌,伸手去把小宮人手上摸了一摸。小宮人知道不好了,急忙
捧了金盆走開,早已被旁邊宮人瞧見,報與李後知道,李後卻也不說出。過了數日,紹熙帝在於至樂宮中觀書,李後遣
兩個宮人送一個食盒兒來,食盒上着有李後花押。紹熙帝只道是什麼珍奇點心食物之類,親自揭起盒蓋來一看,但見大
叫一聲,驀然倒地。時尚書屋
未知性命如何,先見四肢不動。時尚書屋
你道為何便驚倒在地?原來那食盒兒裡不是盛的什麼珍奇點心食物之類,原 來就是那小宮人兩隻雪花白的手。李
鳳娘知得他心愛這兩隻白手,便將刀子割將下來,盛在食盒兒裡。紹熙帝見了,怎生得不驚倒!當下兩個宮人攙起,半
日始醒,口中卻不敢怨悵,只把腳來跌個不住,暗暗道:「怎生如此惡毒?是我害了這侍兒性命也。」從此懊悔無及,
飲食減少,心病又發。時尚書屋
惡,惡,堪驚,可愕!笑中刀,人中鶚。眉目戈矛,心腸鋒鍔。殺戮同羊豕,砍剁做肉臛. 粉面藏着夜叉,嬌容變

成鮫鰐。只因這一點妒忌,便砍去兩隻臂膊。時尚書屋
話說李後自殺死小宮人之後,沒一個後生標緻小宮人敢到面前伏侍,是老宮人方敢近前;就是老宮人,也還要看自
己面貌醜陋的方來伏侍,若略有一分顏色的,還恐怕官家摸手摸腳,斷送了性命。時尚書屋
那時還有一個黃貴妃,是紹熙帝寵愛之人,李後幾番要害他性命。因皇帝郊天之時,宿于齋宮,李後便叫幾個心腹
勇健宮人,將黃貴妃綁縛將來,大罵道:「你這賊賤婢!大膽引漢的賤婢!你倚誰的勢作嬌,奪我恩愛?今日叫你知我手段,不怕你到玉帝殿前告了禦狀來討命。」一頭罵,一頭叫宮人將刀把黃貴妃兩眼睛剔出,道:「這雙騷眼,水一般樣,最會得引漢。如今你還引得漢成麼?」又叫宮人將舌頭割出,道:「你這賊嘴舌頭,甜言美語,無般不說,勾引得官家一心在你身上,就在我身邊,也是半三不四,我恨你切骨,你如今還會得說話麼?」又叫宮人將兩乳割下,道:
「你夜睡之時,將兩乳奉承官家。你這般軟嫩的小乳,我怎如得你,且叫你忍些疼痛則個。」又叫宮人將木槌一個從陰
門中敲將進去,道:「你生性好淫,官家的卻小,你且把這個大木槌快活受用一受用。」遂碎裂其陰門而死,血肉狼藉,
苦不可言。時尚書屋
枉冤自有天知,鬼神暗中寫錄。殺人少不得償命,何苦爭這些淫慾!
話說李鳳娘碎剮了這黃貴妃,一道冤魂不散,紹熙帝正在郊天之時,忽然飛沙走石,風雨大作,顯出一場怪異。但
見:怨氣衝天,變成狂風怪雨。冤魂叫屈,化作拔木揚沙。昏慘慘陰雲,似有悲哭之意。烈轟轟震電,如聞號慟之聲。時尚書屋
玉帝亦憐其無辜,諸神盡恨其作惡!
話說李鳳娘屈殺了這黃貴妃,登時雷風霹靂,水深數尺,黃壇上燈燭盡滅,昏天黑地,伸手不見掌面,大風拔地,
百官盡皆顛仆于地。紹熙帝驚仆,竟不能成禮而回。李鳳娘瞞過了皇帝,只說黃貴妃感冒了寒疾,一時昏暈而死。紹熙
帝郊天之時,吃了那一驚不小,回來又聞此變,明知貴妃受冤而死,連叫數聲,心疾頓發。太上皇得知李後謀死貴妃之
事,以致天變非常,大罵潑婦,勃然進宮,將李後大罵了一場而去。李後不敢回言,銜恨在心。紹熙帝心疾日甚一日,
竟不能視朝,政事多決於李後。後來心疾漸好,良心復萌,幾次要到重華宮去朝見太上皇,李後斷然不肯。隆興四年九
月,是太上皇壽日,名為「重明節」,宰相、侍從、台諫、文武百官上本,要皇帝到重華宮去朝見太上皇上壽。李後立
意阻住了,斷然不容皇帝過宮朝見。給事中謝深甫再三奏道:“父子至親,太上皇四十年撫養陛下,並無閒言,只因郊
壇一節,過宮怒詈,正是父子恩深之處。太上之愛陛下,亦猶陛下之愛嘉王也。今太上春秋高,千秋萬歲之後,陛下何
以見天下乎?”各官又再三懇請,心中方纔明白,實時命排駕朝重華宮。這日,百官文武班齊,專候聖駕出臨。紹熙帝
已出到禦屏之前,那李後走出,一把拖住了袍袖道:「今日天寒,官家不要到重華宮去,且在這裡飲酒。」文武百官侍
禦都大驚,面面廝覷,不敢開口。班部中閃出一個忠臣、中書舍人陳傳良,走上前扯住衣裾道:「聖駕已備,請勿進宮,即便啟行。」就隨至禦屏之後。李後大喝道:「此是何地,爾敢擅入?秀才大膽,要砍頭了。」
陳傳良下殿放聲慟哭。時尚書屋
李後大喝道:「殿陛之間,放聲大哭,是何道理?」陳傳良道:「子諫父不聽,則號泣而隨之,此是大禮。」李後
又大喝道:「腐儒,汝讀了這兩句臭爛舊話,當得甚麼事?大膽卻在這裡胡纏。」遂大聲呵叱而下,即傳旨還宮。各官
無可奈何,不勝傷感而散。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