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23 頁


只因潑婦一張嘴,做了忤逆不孝人。從此,一年不朝重華宮。太上皇心中甚是鬱鬱不樂,一日登于望潮露台之上,聽得民間爭閙,一人氣忿不過,大聲叫道:「趙官家!趙官家!」太上皇對左右道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23 / 162)

只因潑婦一張嘴,做了忤逆不孝人。時尚書屋

從此,一年不朝重華宮。太上皇心中甚是鬱鬱不樂,一日登于望潮露台之上,聽得民間爭閙,一人氣忿不過,大聲
叫道:「趙官家!趙官家!」太上皇對左右道:「朕父子之情,尚且呼之不來,爾百姓叫趙官家何用,枉費口舌叫也!」
自此淒然不樂,奄奄成病。百官見太上皇患病,都上本要皇帝過重華宮問病。李後任百官上本,只是不許皇帝過宮。時尚書屋
不意太上皇崩了,皇帝又稱疾不能親自執喪,都是李後悍潑主意。及臨朝之時,忽然又一交顛仆在地,昏聵之極。舉朝
人心洶洶。丞相留正見皇帝不肯執喪,竟自稱疾而逃。百官逃散者紛紛。幸得丞相宗室趙汝愚要謀立嘉王為帝,那時只
得憲聖吳太后作主,遂同韓侘冑關通了吳太后內侍,密啟吳太后立嘉王為帝,是為寧宗。遂尊帝為太上皇帝、李後為太
上皇后。那紹熙帝在昏聵之中,一毫也不知其事,心疾發作,或歌或哭,或笑或罵,宮中暗暗稱之為「瘋皇」。李後見
帝如此,把外事盡數都瞞過了。雖然如此,心疾忽醒,又有時知覺一二。寧宗登基之後,郊天禮成,恭謝迴鑾,禦樂之
聲,丁丁冬冬,達于內廷。紹熙帝偶然聞得,問道:「那裡有作樂之聲?」李後捉弄道:「這是外邊百姓作樂之聲。」
紹熙帝大怒道:「怎麼尚敢瞞我至此?」驟然走起身來,把李後劈頭一拳。李後踉踉蹌蹌,跌倒在地。左右宮人急急攙
起。時尚書屋
李後恍惚之間見黃貴妃站在面前,大怒道:「原來是你這賤人,逗引官家,大膽如此無禮!」便怒從心上起,惡向
膽邊生,趕上前揸開五指,把黃貴妃一個巴掌打去,只見黃貴妃一閃,早不見了黃貴妃,反把一個老宮人臉上打了一掌。時尚書屋
仔細一想,方知黃貴妃已死,曉得是死鬼出現,心下慌張,遂從此得病,時時見黃貴妃並那割手的小宮人,及日常裡亂
殺死的宮婢,血淋淋的都立在面前討命,好生心慌。只得另造一個佛堂居住,塑了許多佛像。又恐諸鬼纏擾,塑四金剛

像在於門首,要他降伏魔鬼之意。自己道衣素服,持齋唸佛,焚香禮拜佛像,以求福庇。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李鳳娘忤逆不孝,殺害多命,心腸比虎狼的還狠,今日吃素唸佛,燒香禮拜,便要消除前帳,世上可有
這樣沒分曉的佛菩薩麼?金剛雖然降伏魔鬼,卻是降伏天魔外道、敗壞佛法之鬼,難道冤鬼討命也降伏他不成?世上又
沒有這樣沒道理的金剛。若是受了你滿堂香燭、一罈素菜,便要來護短,與你出色,叫冤鬼不要與你討命,世上又沒這
樣不平心的佛菩薩、貪小便宜的金剛。這是:惡有惡報,善有善報。時尚書屋
若還不報,時辰未到。時尚書屋
那李鳳娘隨你怎麼酬神許願、燒香禮拜,畢竟無益,開眼闔眼,都見黃貴妃立在面前討命。因此病勢日重一日,漸
漸危篤,遂於東嶽觀命道士打醮借壽。那高功是有道之士,極其虔誠。黃貴妃遂託夢于高功道:「我黃貴妃也,生前為李後謀死,恨之切骨。今已于玉帝殿前告了禦狀,玉帝已準我索命矣。時尚書屋
爾雖虔誠祈禱,無益也。」後來黃貴妃冤魂竟附
在李後身上大叫大罵道:“你這惡婦!害得我好苦。我今已在玉帝殿前告了禦狀,玉帝準我討命。你今日好好還我性命。時尚書屋
你前日道『不怕你在玉帝殿前告了禦狀來討命』,今日教你得知禦狀。“說罷,便將自己指爪滿身抓碎,鮮血淋漓。時尚書屋
又把乳頭和陰門都自己把指頭抓出,鮮血滿身。又把口來咬那手指,手指都咬斷。左右宮人都扯不住。又作自己聲音叫
疼叫痛,討饒道:”饒命,饒命。「又自己說道:」怕人,怕人。一陣牛頭馬面夜叉手拿鋼叉鐵索來了。這番要死也!

遂把舌頭嚼碎,一一吐出,兩眼珠都爆出而死。有詩為證:惡毒從來不可當,殺人截手報難償。時尚書屋
今朝自己遭磨螫,馬面牛頭扯去忙。時尚書屋
話說李鳳娘被黃貴妃活捉而死,長禦宮人要將屍首仍舊遷到椒殿。掌椒殿的宮人沒一個不怨恨切骨,見他這般報應
而死,沒一個不暢快,念聲:「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天理昭昭。」都把鎖匙來藏過了,不肯開門道:「奉兀誰的命,要將這血唬零喇的屍首抬到這裡來?」長禦宮人無可奈何,只得又把這個血唬零喇的屍首抬到凰儀殿。正抬得到半路,
忽然有人訛傳道:「瘋皇來了!」眾宮人都一齊把這個屍首拋于地下而走。停了半日,不見「瘋皇」走來,方知是訛傳,
才有人走攏來。那時正是六月,已被火一般的烈日曬了半晌,屍首都變了顏色。及至抬到凰儀殿,放在大寢,屍首已都
臭爛不堪。宮人無計,只得放許多臭魚臭肉之類,以亂其臭,又置蓮香數百餅,畢竟遮掩那臭氣不過。將入殮之時,蛆
蟲萬萬千千已勃勃動,滿身攢個不住。人人厭穢,個個掩鼻而不敢近,胡亂將來拋在棺內,竟不成禮。後葬于西湖之赤
山,陵墓才蓋造得完,大風雷雨,霹靂交加,把那棺木都震得粉一般碎。臨安百姓並宮中之人,無有一個不說天有眼睛,
後來修好了,又一連震了二次,並骷髏都燒得烏黑,以見天道報應之一毫無差也。果是:黑蟒口中舌,黃蜂尾上針,兩
般猶未毒,最毒婦人心。時尚書屋
第6卷

姚伯子至孝受顯榮

終日尋經論史,夜深吸月迎風。一杯清酒貯心胸,長嘯數聲星動。時尚書屋
舉筆煙雲繞惹,研朱風雨縱橫。說來忠孝興偏濃,不與尋常打哄。時尚書屋
這首詞兒,名《西江月》,總見世人唯有「忠孝」二字最大,其餘還是小事,若在這兩字上用得些功,方纔算得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