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3 頁


試觀吳越,報應昭然!話說這吳越王姓錢,單諱一個鏐字,字具美,本貫杭州臨安縣人,住在石鑒鄉。臨產之時,父親走到灶下取斧劈柴燒湯,見一條丈餘長的大蜥蜴,似龍非龍之狀,搶入室中,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3 / 162)

試觀吳越,報應昭然!

話說這吳越王姓錢,單諱一個鏐字,字具美,本貫杭州臨安縣人,住在石鑒鄉。臨產之時,父親走到灶下取斧劈柴
燒湯,見一條丈餘長的大蜥蜴,似龍非龍之狀,搶入室中,父親老大吃驚,隨步趕進,忽然蜥蜴鑽入牀下,實時不見。時尚書屋
隨產個小兒下來,滿室火光,驚天動地。鄰家都來救火,及至走進錢家,又不見一點火光,人都以為怪。父親說生
了一個妖怪,要投井中淹死,虧得隔壁一個婆婆勉強輓留得住,因此取名為錢婆留。四五歲之時,裡中有一株大樹,他
因與群兒戲耍,便走到大樹之下,坐于石上,就像帝王一般,指麾這些兒童,征戰殺伐,各有隊伍,號令嚴明,兒童都
懼怕他,不敢不遵其約束。臨安東峰有塊圓石,其光如鏡,名為石鏡山。錢鏐自己照見頭上冠冕,儼然王者之狀,回家
對父親說了。父親只道他說謊,同他走到石鏡前一照,委是如此,恐惹出是非,就對石鏡禱祝道:「倘日後有如此之福,願神靈不要照見,省得是非。」祝罷,便從此照不見。父親暗暗歡喜。時尚書屋
後來長大成人,相貌魁梧,膂力絶人,不肯本分
營生,專好做那無賴之事。有《西江月》為證:本分營生不做,花拳繡腿專工,棍槍呼喝騁英雄,說著些兒拈弄。時尚書屋
鬻販私鹽活計,貝戎不恥微蹤,骰盆六五叫聲凶,破落行中真種。時尚書屋
話說錢公貧窮徹骨,鬻販私鹽,挑了數百斤鹽在肩上,只當一根燈草一般,數百人近他不得,以此撒潑做那不公不
法之事。但生性慷慨,真有一擲百萬之意。在賭博場中,三紅四開,一擲而盡,他也全不在心上,以此人又服他豪爽。時尚書屋
縣中一個錄事鐘起,有兩個兒子與錢婆留相好,也是六顆骰子上結識的好朋友,時常與錢公相耍。那鐘起是個老成
人,見兒子日逐與錢婆留飲博,便大怒道:「賊沒種,只怕哄。我兩個兒子好端端的,被破落戶錢鏐引壞了他,好賭好盜,異日須要連累。」遂把兩個兒子痛打了一頓,不容他兩個來往。正是:
教子有義方,不容賭博場。時尚書屋

匪人若謝絶,定有好兒郎。時尚書屋
話說鐘起禁絶兒子不容與錢公來往,錢公得知,好一程不敢上他的門。且說豫章有個術士,善辨風雲氣色,能知治
亂窮通。因當初晉時郭璞先生有句讖語道:
天目山高兩乳長,龍飛鳳舞到錢塘。時尚書屋
海門一點巽峰起,五百年間出帝王。時尚書屋
那術士道,此時正是五百年之期,該出帝王之時。況鬥牛間又有王氣,鬥牛正是錢塘分野,其中必有異人。遂取路
到錢塘來,細細占驗,那王氣又在臨安地面。遂走到臨安,假作相士,隱于市中。相來相去,並不見有個異人的影兒。時尚書屋
那鐘起與這術士相好,術士悄悄對鐘起道:「我占得貴縣有個大異人,是未發跡的英雄。今相來相去,並無其人,不知隱于何處。你的相雖貴,卻當不起『大異人』三字之稱。」鐘起心生一計,次日大置酒筵,廣招縣中有名之人都來
家間飲酒,卻教術士一一相過,又無其人。術士大以為怪,就宿于鐘起之家。一日,占得王氣正臨鐘氏之門,術士暗地
留心。時尚書屋
且說那未發跡的英雄,一程不敢到鍾家門首,一日賭輸了錢,思量他兩個弟兄手頭活動,戴了頂破網巾,穿了件百
衲的綻衣,赤着雙腳,捏腳捏手走到門首,正要悄悄叫他弟兄兩個出來,不期鐘起與術士正在庭心裡講話,錢公見了鐘
起,恐怕他發話,踅轉身便走。術士就裡打一看時,有《西江月》為證:
兩眼如星注射,天庭額角豐隆,
一身魁偉氣如虹,繞鼻盡成龍鳳。時尚書屋
虎體熊腰異相,帝王骨格奇容,時來發跡見英雄,不與常人同用。時尚書屋
話說那術士一見了錢公,即忙大叫道:「貴人原來就是此人!」鐘起道:「先生莫要錯了,這是我鄰家錢婆留,無賴之人。」術士道:「正是此人,速追來我再一看。」鐘起即忙趕出門外,喚住錢公道:「休得快走,我有話與你說。」
錢公方纔住了腳。鐘起邀他進門,見了術士。術士細細相了,對鐘起道:「我道你怎麼有貴相,你兒子亦有貴相,原來全在此人身上帶乞。」對錢公道:「子骨法非常,貴不可言,異日半朝帝王之位,好自愛惜。時尚書屋
應在三年之內,當漸漸發跡也。」鐘起遂留錢公飲酒,並兩個兒子都出來陪酒,賓主吃得個暢快。術士遂別錢公道:「我特來訪求異人,不是日後貪圖什麼名利,不過要顯吾之術法耳。珍重珍重!」次日遂別了錢公,仍到豫章而去。時尚書屋
鐘起自此之後,方纔敬重
錢公,任憑兒子與他來往,又時常貸其錢米。後來錢公犯了事,知縣要拿他,鐘起得知此事,急急報與錢公,教他逃脫
了,救其性命。後來錢公封了吳越王,念鐘起父子之恩,都拜為顯官。此錢公以德報德處。後來差人訪求那個術士,竟
不能遇,真異人也!這是後話。時尚書屋
且說那時正是唐僖宗干符六年,黃巢作亂,殺人八百萬,血流三千里,反入長安,搶掠玉帛子女,百姓受其荼毒,
苦不可言。黃巢遣賊將王仙芝領兵五千,冠掠浙東,勢如風雨而來。那時石鑒鎮將董昌也是臨安人,先前將官王郢作亂,
董昌召募鄉兵討賊,曉得錢鏐驍勇有謀,遂表奏錢鏐為偏將軍。錢鏐奮勇當先,只一合便把王郢擒下,殺退眾賊,此是
初出茅廬第1功也。後來王仙芝領大隊人馬殺來,逢州破州,逢縣破縣,浩浩蕩蕩,將到臨安地方。董昌面色如土,眾
兵都面面廝覷,不敢則聲。錢公道:「如今鎮兵甚少,賊兵甚多,難以力敵,須出奇兵方可取勝。」眾兵懼怕賊人,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