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5 頁


以防閒不至。遂關聖慮,永保私門。最臣以功名,申諸帶礪,雖君親囑念,皆云必恕必容,而臣子為心,豈敢傷慈傷愛?謹當日謹一日,戒子戒孫,不敢因此而累恩,不敢承此而賈禍。聖主萬歲,愚臣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5 / 162)

以防閒不至。遂關聖慮,永保私門。最臣以功名,申諸帶礪,雖君親囑念,皆云必恕必容,而臣子為心,豈敢傷慈傷愛?時尚書屋

謹當日謹一日,戒子戒孫,不敢因此而累恩,不敢承此而賈禍。聖主萬歲,愚臣一心。謹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時尚書屋
後遂封吳越王,並高、曾、祖、父都封了王號。錢王富貴已極,遂衣錦還鄉,駕了車輦,省其墳墓。龍旗鳳羽,鼓
吹簫管,兵士、羽林軍、文武百官,兩旁排列,振動山谷。凡幼年嬉遊釣弋之所,盡造華屋妝點,錦衣覆蔽,並挑的鹽
籮、扁挑、繩索,都把五彩蓋覆,嘆息道:「怎敢忘本?」封石鑒鄉為廣義鄉,臨水裡為勛貴裡,安眾營為衣錦營,那
照見冠冕的石鏡山為衣錦山,大官山為功臣山,幼年坐在下的那株大樹為衣錦將軍,石為衣錦石,都將五彩錦繡披掛,
奏樂榮耀。各各封拜已畢,乘着車輦而行。忽然道旁閃出一個白髮老婦,手裡拿一瓦瓶兒酒、幾個角黍,迎着車輦大叫
道:「錢婆留,你好長進!」錢王認得是幼年救他性命的婆婆,登時下車,拜倒在地。老婦人那時九十餘歲,用手攙起
道:「今日恁般長進,不枉了老身救你。」遂斟酒與錢王。錢王跪而飲之,笑道:「怎敢忘了婆婆恩德?」遂以萬金酬
謝,一壁廂差官建造屋宇,造報恩坊,拔其二子都做顯官,以報其救命之德。遂置酒筵,請當年一班熟識之人並高年父
老,若男婦八十以上者飲金盃,百歲者飲玉杯,那時飲玉杯者共有十餘人。錢王親自執杯上壽,諸人歡暢,都吃得爛醉。時尚書屋
錢王乘一時酒興歌道:三節還鄉掛錦衣,吳越一王駟馬歸。時尚書屋
天明明兮愛日輝,百歲荏苒兮會時稀。時尚書屋
錢王歌畢,這些父老都不解其意。原來這些父老不過是與錢王一夥同挑鹽擔的人,如何曉得「之乎者也」,今日錢
王做了吳越王,便天聰天明起來,這些父老如何解說得出。錢王覺得歡意不洽,遂換了吳音唱個歌兒道:你輩見儂底歡
喜,別是一般滋味子,長在我儂心子裡。時尚書屋

歌完,舉座賡和,叫笑振席,滿座都有金銀綵緞酬謝。遂別了父老,歸於杭州,改臨安為衣錦軍。時尚書屋
那時吳越王共有十四州江山,一時文武將帥之士,都是有名之人。先前有個貫休和尚做一首詩來獻道:
貴逼身來不自由,幾年辛苦踏山丘。時尚書屋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時尚書屋
萊子衣裳宮錦窄,謝公篇詠綺霞羞。時尚書屋
他年名上凌雲閣,豈羡當時萬戶侯。時尚書屋
吳越王見了此詩甚喜,遣門下客對他道,教和尚改「十四州」為「四十州」方許相見。貫休道:「州亦難添,詩亦難改。閒雲孤鶴,何天不可飛耶?」遂不見而去。此以見貫休和尚之高也。時尚書屋
♀越王要造宮殿于江頭鳳凰山,有個會看風水的道:「如在鳳凰山建造宮殿,王氣有限,不過有國百年而已;如把西湖填平,留十三條水路以蓄泄湖水,建宮殿于上,便有千年王氣。」錢王道:「豈有千年而天下無真主者乎?有國百年,吾所願也。」遂定都鳳凰山。城池高峻,宮闕壯麗,內為子城,南為通越門,北為雙門,都金鋪鐵葉,極其巍峨。時尚書屋
又造握髮殿,蓋取周公握髮求賢之意。每一條柱,圍一十二尺,其壯麗如此。築城自秦望山由夾城東至江干,薄錢
塘湖、霍山、范浦,共七十里,城門共十,城垣南北長而東西縮。後來楊行密將攻杭州,先遣一個識陰陽的來看視城垣,
道:「此腰鼓城也,擊之終不可得。」又聞鼓角聲,道:「錢氏子孫當貴盛,未可圖也。」遂不敢攻城而去,這是後話。時尚書屋
有六個屯營之處:白璧營城南上隅 寶劍營鐘公橋北 馬家營修文坊內
青字營鹽橋東 福州營梅家橋東 大路營褚家堂
話說錢王年年修築城池,工役甚多,百姓未免嗟怨。有人題詩句于錢王門上道:沒了期,沒了期,修城才了又開池。時尚書屋
錢王出來見了,取筆也題數句于門上道:沒了期,沒了期,春衣才罷又冬衣。時尚書屋
自此之後,百姓嗟怨頓息。時尚書屋
錢王嘗在軍中以鋼鈴為枕,名為「警枕」,未嘗貼席而臥。牀頭置一粉盤,夜間思量得一事,就寫於粉盤之中,次
日依計而行。或夜半三更,拿起銅丸,拋出宮門之外,以警巡更守城之人,其警戒如此。錢王嘗晝臥,一個童子煎湯,
湯滾,其聲甚響,童子恐驚醒錢王睡夢,攙冷水于湯中,湯便無聲。錢王臥醒,見童子如此,暗暗道:「這童子能窺我心事,不可留之。」遂把這童子殺了。童子魂靈忽現形于前,錢王憐其枉冤,遂封為臨安縣土地之神,童子遂叩頭而去。時尚書屋
錢王曾到餘杭洞霄宮,撫掌而泉湧出,遂有撫掌泉。其妃嬪每歲歸臨安一次,看省墳墓。錢王以書遺妃嬪道:「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又未嘗不風流也。時尚書屋
吳人因此便用其語為歌,含思宛轉,聽之淒然。杭人遂傳為《陌上歌》。後
來蘇東坡易其詞為《清平調》三首,道: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時尚書屋
遺民幾度垂垂老,游女長歌緩緩歸。時尚書屋
又一首道:陌上山花無數開,路人爭看翠輦來。時尚書屋
若為留得堂堂去,且更從教緩緩回。時尚書屋
又一首道: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後風流陌上花。時尚書屋
已作遲遲君去魯,猶歌緩緩妾回家。時尚書屋
一日,錢王在宮中聚子侄宴燕,命彈琴一曲,便止住道:「恐外人以我為長夜之飲也。」從此便止,其謹慎如此。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