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7 頁


君皇帝,寵用一干佞臣:蔡京 王黼 高俅 童貫 楊戩 梁師成這六人稱為「宣和六賊」。又大興工役,鑿池築囿,號「壽山艮岳」。又用一個朱勔,採取天下異花奇木以進,號曰「花石綱」。害得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7 / 162)

君皇帝,寵用一干佞臣:蔡京 王黼 高俅 童貫 楊戩 梁師成這六人稱為「宣和六賊」。又大興工役,鑿池築囿,

號「壽山艮岳」。又用一個朱勔,採取天下異花奇木以進,號曰「花石綱」。害得天下百姓十死九生,人民咨怨,個個
思亂。時尚書屋
徽宗一日在於宮中,同鄭娘娘游壽山艮岳而回,飲酒醉臥。忽然宮門「呀」地一聲開處,闖進一人,但見:頭戴沖
天冠,身着袞龍袍,腰繫白玉帶,足穿無憂履。堂堂一表,儼似天神之貌;凜凜一軀,巍然帝王之形。時尚書屋
徽宗大驚道:「汝是何代帝王?夤夜來此,有何話說?」那人開口道:「吾乃吳越王錢鏐是也。生平苦掙十四州江山,汝祖不勞一枝折箭之功,以計取吾之地。以數論之,今日亦當還我。」徽宗道:「此是吾祖宗之事,汝何當日不言,今日反來問朕索取,是何道理?」吳越王道:「物各有主,吾俟候許久,今日定要還我江山,方始干休。」
徽宗無言回
答。吳越王大聲喝道:「吾子孫好好來朝,怎便留我,奪我江山?今日定不相饒。」說罷,便搶入後宮。徽宗大喝一聲,
撒然驚覺,乃是南柯一夢,冷汗沾身,就與鄭娘娘說知此事。鄭娘娘道:「妾夢亦是如此,不知是何祥瑞。想吳越王英雄,自然有此。」說罷,忽宮人來報韋妃生子,就是異日的高宗。時尚書屋
徽宗與鄭娘娘大以為奇,暗暗曉得是吳越王轉世。三
日洗浴,徽宗親臨看視,抱在膝上,甚是喜歡,細細端詳了一遍,對韋妃道:「怎生酷似浙人之臉?」韋妃大笑。原來
韋妃雖是開封籍貫,祖籍原系浙江,所以面貌相同;況且又是吳越王轉世,真生有所自也。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那高宗卻是徽宗第9個兒子,又做不得皇帝,怎生索得江山?不知天下之事,稀稀奇奇,古古怪怪,偏
生巧於作合。正是:不有廢也,君何以興?時尚書屋
後來徽宗漸漸無道,百姓離心,變怪百出,狐升禦榻,京師大水,婦人生須,男人孕子,黑眚見于禁中,兵戈起於
四方。徽宗全不修省,不聽忠臣宗澤之言,以致金兵打破了汴京,徽宗被劫遷而去。那時高宗封為康王,在於磁州,因
金兵之亂,走馬鉅鹿,不期馬又死了,只得冒雨獨行,走到三叉路口,不知那一條路去。忽有一匹白馬前導,走到崔府
君廟前,其馬不見,心以為怪。走進廟裡,見廊下有白泥馬一匹,其汗如雨,方知是崔府君之靈。因假寐于廊下,夢崔
府君以杖擊地,催促他行。高宗急急抽身而走,又見白馬前導,到斜橋谷,適值臣子耿南仲領一彪人馬來迎,白馬方纔

隱而不見。後來即帝位於南京,就是如今的歸德府,又被金兵殺得東奔西走,直來到杭州地面。原先太祖陳橋驛之時,
從仁和門面進,高宗今日從海道過杭,聞縣名仁和,甚喜道:「此京師門名也。」因改杭州為臨安府,遂有定都之志,
又因吳越王前此建都,也就于江頭鳳凰山建造宮殿,與汴都一樣。他原是吳越王偏安一隅之主,所以並不思量去恢復中
原,隨你宗澤、岳飛、韓世宗、吳玠、吳璘這一班兒謀臣猛將苦口勸他恢復,他只是不肯,也不肯迎取徽、欽回來,立
意聽秦檜之言,專以和議為主,把一個湖山妝點得如花似錦一般,朝歌暮樂。所以當時林升並有首詩道:
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時尚書屋
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當時湖南有條白塔橋,印賣朝京路程,士庶要到臨安的,定要買來算計路程。有人題首詩道:白塔橋邊賣地經,長
亭短驛甚分明。時尚書屋
如何只說臨安路,不數中原有幾程?時尚書屋
這般看將起來,南渡偏安之計,信不虛矣。且又當干戈擾攘之際,一味訪求法書名畫,不遺餘力。清閒之時,展玩
摹榻,不少厭倦。四方獻奉,殆無虛日。其無經國遠猷之略,又何言乎?但吳越王偏安,高宗也偏安;吳越王建都杭州,
高宗也建都杭州;吳越王活至八十一歲,高宗也活至八十一歲:恁地合拍,真是奇事。後人有詩為證:吳越偏安僅一隅,
宋朝南渡又何殊?時尚書屋
一王一帝同年壽,始信投胎事不誣。時尚書屋
第2卷

宋高宗偏安耽逸豫

六龍轉淮海,萬騎臨吳津。時尚書屋
王者本無外,駕言蘇遠明。時尚書屋
瞻彼草木秀,感此瘡痍新!
登堂望稽山,懷哉夏禹勤。時尚書屋
神功既盛大,後世蒙其仁。時尚書屋
願同越勾踐,焦思先吾身。時尚書屋
艱難務遵養,聖賢有屈伸。時尚書屋
高風動君子,屬意種蠡臣。時尚書屋
這一首詩是高宗在杭州題中和之作。話說宋朝當日泥馬渡康王,來于杭,以府治為行宮,題這首詩于中和堂,思量
恢復中原,要范蠡、文種之臣輔佐國家。說便是這般說,朝中有一岳飛而不能用,卻思借材于異代,豈不可笑。高宗在
宮,好養鵓鴿,躬自飛放,有一士人題首詩道:鵓鴿飛騰繞帝都,朝收暮放費功夫。時尚書屋
何如養個南來雁,沙漠能傳二帝書。時尚書屋
高宗聞得,即召見此人,賜與一官。將官楊存中在建康,旗上畫雙勝連環,叫做「二勝環」,蓋取二聖北還之義;
後得美玉,琢為帽環,獻與高宗。有一優伶在旁,高宗指示道:「此乃楊太尉所進『二勝環』。」優伶跪接細視,徐徐
奏道:「可惜『二勝環』放在腦後。」高宗為之改容。然雖如此,高宗能言而不能行。若是真要報仇雪恥,須像越王臥
薪嘗膽,日圖恢復之志,身率岳飛一班兒戰將,有進無退,直殺得金兀朮大敗虧輸而走,奪還兩宮,恢復土宇,仍都汴
京,方是個有道的君王、報仇雪恥的臣子。高宗不知大義,聽信賊臣秦檜和議,誤了大事。可憐他父親徽宗,陷身金韃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