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8 頁


子之地,好生苦楚,見杏花開,作《燕山亭》一隻詞,後有句道: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夢裡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有時不做。又遇清明日,做首詩道:茸母初生認禁菸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8 / 162)

子之地,好生苦楚,見杏花開,作《燕山亭》一隻詞,後有句道: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夢裡

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有時不做。時尚書屋
又遇清明日,做首詩道:茸母初生認禁菸,無家對景倍淒然。時尚書屋
帝城春色誰為主,遙指鄉關涕淚漣。時尚書屋
又做首詞道:孟婆孟婆,你做些方便,吹個船兒倒轉。時尚書屋
你看徽宗這般苦楚,思量回來。那高宗卻全不在心上。時尚書屋
紹興間,和議已成,高宗母親韋后將還中國,徽宗輓住韋后車輪泣道:「但得與你同歸中國,為太一宮主足矣,他無望于九哥也。」韋后不能卻,只得發誓道:「我若回去,不差官來迎接,當瞽吾目。」說畢升車。回來見高宗並無迎
接之意,韋后心中不樂,遂兩目俱盲。有道士應募入療,金針一撥,左目豁然。韋后大喜,要道士再醫右目,自有重賞。時尚書屋
道士笑道:「太后以一目視足矣,以一目存誓可也。」韋后說著心事,起拜道:「吾師真聖人也,知吾之隱。」倏
忽之間,道士不見。所以韋后只得一目能視,蓋高宗之過也。不思迎接徽、欽回來,只是燕雀處堂,一味君臣縱逸,耽
樂湖山,無復新亭之淚,所以忠臣洪皓從金而回,對秦檜道:「錢唐暫都之地,而宮殿、太廟,土木皆極華侈,豈非示無中原之意乎?」秦賊默然不悅。這誤國賊臣豈不可恨。時尚書屋
說話的,不知從來做天子的,都是一味憂勤,若是貪戀嬉遊,定是亡國之兆。只看我洪武爺百戰而有天下,定鼎金
陵,不曾耽一刻之安閒。夜深在於宮中,直待外邊人聲寂靜,方纔就枕,四更時便起,冠服拜天后,即往拜奉先殿,然
後臨朝。敬天敬祖,無一日而不如此,所以御製一首詩道:百僚未起朕先起,百僚已睡朕未睡。時尚書屋
不如江南富足翁,日高三丈猶披被。時尚書屋
若飲食之時,思量得一事,就以片紙書之,綴於衣裳之上;或得數件事,便纍纍懸于滿身。臨朝之時,一一施行。時尚書屋
把起兵時盔甲藏在太廟,自己御用之槍置在五鳳樓中,以示子孫創業艱難之意。又因金陵是六朝建都風流之地,多

有李後主、陳後主等輩貪愛嬉遊,以致敗國亡家、覆宗絶祀,所以喜誦唐人李山甫《金陵懷古詩》,吟哦不絶,又大書
此詩,揭于門屏道:
南朝天子愛風流,盡守江山不到頭。時尚書屋
總為戰爭收拾得,卻因歌舞破除休。時尚書屋
堯將道德終無敵,秦把金湯不自由。時尚書屋
試問繁華何處在,雨花煙草石城秋。時尚書屋
聖心儆惕,安不忘危,其創業貽謀之善如此。後來又虧永樂爺這位聖人,是玄天聖帝下降,所以建都北京之時,有
五色瑞光,慶雲瑞靄,氤氳流動,爛徹雲霄,彌滿殿間,慶雲內又出五色瑞光,團圓如日,正當禦座,終日如此,官軍
人等萬目共見。那時神威遠震,九夷八蠻無不臣服,都率領妻子頭目,打造金葉表文,雖數千萬里之遙,不憚辛苦,梯
山航海,盡來朝貢,真從古以來未之有也。共四十餘國:于闐國在肅州西南六千三百里。 渤泥國國王及妃來朝。 滿
剌加國王妻子陪臣入朝。 呂宋國 西洋古裡國 蘇門答剌國榜葛剌國 合貓裡國 把力國 碟裡國 打回國 日羅夏
治國 麻林國 婆羅國 忽魯母恩國 占裡班卒國甘把裡國 彭亨國 小葛蘭國 鄰魯國 須文達那國 拂麻國 柯枝
國 麻剌國 阿哇國溜山國 忽魯謨斯國 沿納撲兒國 加異勒國 南巫裡國 忽蘭丹國奇剌泥國 夏剌北國 窟察泥
國 烏涉剌錫國 阿丹國魯密國 彭加那國 舍剌國 左法兒國 齊八可意國坎巴夷替國 墨葛達國 八答黑陽國 日
落國 哈烈國東至肅州一萬一千里,即漢之大宛也。 火州國東南至肅州一月程,即漢車師前後王地,唐之高昌也。時尚書屋
亦力國在肅州西北三千七百里,即古龜茲國也。時尚書屋
凡這四十餘國,從古來未常曾通中國,今都來屈膝稽顙,豈不是從前所無之事?永樂爺雖然如此,卻又體洪武爺安
不忘危之意,率領將士親征,五出漠北,三犁虜廷,搗其巢穴,殺得韃靼東倒西歪,落荒而走,直至南望北斗,連那元
太祖始興之地斡難河邊,都造一行宮于其地,以示神武。又于玄石坡、擒胡山、清流泉都刻銘于其上,以紀千秋萬世不
朽之功。玄石坡銘道:
維日月明,維天地壽。玄石勒銘,與之悠久。時尚書屋
擒胡山銘道:瀚海為鐔,天山為鍔。一掃胡塵,永清沙漠。時尚書屋
清流泉銘道:于鑠王師,用殲醜虜。山高水清,永彰我武。時尚書屋
直殺得一望數千里沙漠之地,並不見一個韃靼影兒。又感得神人託夢,再三道「上帝好生」,方纔班師而回,豈不
是萬古一帝?所以後來並無虜患,真是聖主神謀,可見帝王是斷貪不得安樂的。時尚書屋
那宋高宗耽樂湖山,便是偏安之本了。自南渡以來,建宮殿于鳳凰山,左江右湖,曲盡湖山之美,沿江數十里,風
帆沙鳥,煙靄霏微,一覽而盡。不則一日,造成宮殿,非常華麗,與汴京一樣。又點綴名山,敕建廟宇。因當初封康王
之時,常使于金,兀朮每欲加害,夜中常見四個極大之神,身長數丈,手執器械護衛,金兀朮遂下手不得。登位之後,
訪問方士,方士道:「紫微座旁有大將四名,曰天蓬、天猷、翊聖、真武,護陛下者即此四將也。」後來韋太后還自沙
漠,高宗大喜,感四將護衛之德,遂敕封四聖延祥觀,以沉香刻四聖像,並從者二十人,飾以大珠,備極工巧,為園曰
「延祥」,亭館窈窕,麗若畫圖,水潔花寒,氣象幽雅,為湖上極盛之處。從此一意修飾佛剎,不計其數,多栽花柳,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