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9 頁


廣種荷花。朝歡暮樂,簫管之聲,四時不絶。又因原先柳蓍卿「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這首詞,傳播于金,金主完顏亮便起南侵之思,假以通好為名,潛遣畫工入臨安,圖畫西湖山水,裱成屏風,並畫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9 / 162)

廣種荷花。朝歡暮樂,簫管之聲,四時不絶。又因原先柳蓍卿「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這首詞,傳播于金,金主完顏亮

便起南侵之思,假以通好為名,潛遣畫工入臨安,圖畫西湖山水,裱成屏風,並畫自己形像,策馬于吳山頂上,題詩屏
上道[
萬里車書合會同,江南豈有別疆封?時尚書屋
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1峰。時尚書屋
從此又為戰爭之端,幸而完顏亮旋遭弒逆之禍,中原方得平靖,所以當時有首詩道:誰把江南曲子謳?荷花十里桂
三秋。時尚書屋
那知卉木無情物,牽動長江萬里愁。時尚書屋
話說高宗即位三十六年,日受西湖之樂,後來禪位於孝宗,退居德壽宮,稱為「光堯壽聖太上皇帝」。把這個憂勞
辛苦的擔兒,交付與孝宗,一發得其所哉了。孝宗不是高宗之子,是太祖七世之孫、秀王之子。高宗無子,育以為子,
初封普安郡王,後即帝位,能盡人子之道,極其孝敬。凡奉養高宗之事,無所不至。因高宗酷愛西湖之景,遂於湖上建
造幾處園亭,極其華麗精潔。那幾處:聚景園清波門外 玉津園嘉會門外 富景園新門外集芳園葛嶺 屏山園錢湖門外
玉壺園錢塘門外這幾處園亭,草木繁蔚,勝景天成。孝宗每每起請太上皇兩宮游幸湖山,禦大龍舟,宰相諸官,各乘大
船,無慮數百,那時承平日久,與民同樂,凡遊觀買賣之人,都不禁絶。畫船小舫,其多如雲。至于果蔬、羹酒、關撲、
宜男、戲具、閙竿、花籃、畫扇、彩旗、糖魚、粉餌、時花、泥孩兒等樣,名為湖上土宜;又有珠翠冠梳、銷金綵緞、
犀鈿、漆窯、玩器等物,無不羅列,如先賢堂、三賢堂、四聖觀等處最盛。或有以輕橈趁逐求售者,歌妓舞鬟,嚴妝炫

賣,以待客人招呼,名為「水仙子」。至于吹彈舞拍、雜劇撮弄、鼓板投壺、花彈蹴踘、分茶弄水、踏滾木、走索、弄
丸、弄盤、謳唱、教水族飛禽、水傀儡、鬻道術戲法、吞刀吐火、煙火、起輪、走綫、流星火爆、風箏等樣,都名為
「趕趁人」。其人如蟻之多,不可細說。太上皇禦舟,四垂珠圍錦簾,懸掛七寶珠翠,宮姬女嬪,儼如神仙下降,天香
濃郁,花柳避其妍媚。太上命內侍買湖中魚鱉放生,又宣喚湖中買賣人等,內侍用小旗招引,各有賞賜。時尚書屋
那時有個宋五嫂,是汴京酒家婦人,善作魚羹,隨南渡來此,僑寓于蘇堤之上,賣魚羹為生。太上因是汴京故人,
遂召到禦舟上訪問來歷,念其年老,因而淒然有感舊之思,遂命宋五嫂進其魚羹。太上食而美之,遂賜金錢十文、銀錢
百文,絹十匹。自此之後,每遊湖上,必要宋五嫂烹的魚羹。因此杭人都來買食,其門如市,遂成富媼。有詩為證:
柳下白頭釣叟,不知生長何年。時尚書屋
前度君王游幸,賣魚收得金錢。時尚書屋
太上每每好游聚景園,以此處景緻更勝於他處也。一日,禦舟經過斷橋,太上見一酒肆甚是精雅,中有素屏風,上
書詞一首,調寄《風入松》道:一春常費買花錢,日日醉湖邊。玉驄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樓前。紅杏香中歌舞,
綠楊影裡鞦韆。暖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鬢雲偏。畫船載得春歸去,餘情付湖水湖煙。明日重攜殘酒,來尋陌上花鈿。時尚書屋
太上看了這詞,喜動天顏道:「這詞甚好,但末句不免酸寒。」因提御筆改「殘酒」為「殘醉」二字,就問酒保道
「這詞是誰人所作?」酒保跪奏道:「是個窮秀才于國寶醉後所作。」太上實時宣召于國寶前來,賜與金花烏幞角頭,
敕賜為翰林學士之職,即日榮歸鄉裡,驚動了天下。自此之後,歌樓酒館、庵院亭台粉壁之上,往往有文人才子之筆,
也有文理欠通之人,假學東坡姓蘇,希圖君王龍目觀看、重瞳鑒賞,胡謅亂謅,做幾句歪詩句在上,臭穢不堪,只好送
與君王一笑而已。時尚書屋
太上一日駕幸靈隱冷泉亭,觀風玩景。寺中一個行者捧着茶盤,跪而獻茶。太上龍目一看,就問這行者道:「朕觀汝意度,不像行者模樣,本是何等樣之人,可為細說。」那行者叩頭泣奏道:「臣本嶺南郡守,得罪于監司,因而誣奏臣有臓私,廢為庶人,貧無以為餬口之計,只得在此從師舅覓碗粥飯,以苟延殘喘耳。」
太上甚是哀憫,道:「朕當與皇帝言之,復爾原官可也。」行者叩謝而退。太上過了十餘日,又幸靈隱寺,那人仍舊出來獻茶,還是本等服色。太上
大驚道:「爾怎麼還在此間?」那人答道:「並不曾有恩命。」太上默然不悅,隨即起駕而去。次日,孝宗恭請太上、
太后游聚景園,太上也不言語,也不飲食,大有嗔怪之意。孝宗再三勸進飲食,太上只是不理。太后道:「孩兒好意招老夫婦飲酒,卻為何大有不悅之意?」太上大怒道:「朕今年老,人不聽我說話。」孝宗驚懼,跪請其故。時尚書屋

太上方纔說

道:「靈隱寺中行者,朕已言之而不效,使朕羞見其人。」孝宗答道:「昨承聖訓,次日便諭宰相。宰相說彼臓污狼藉,免死已幸,難以復用。然此小事,明日一依聖諭便是,今日且開懷一醉可也。」
太上方纔言笑飲食。次日,孝宗臨朝,
面諭宰相,宰相還執前說,孝宗道:「昨日太上大怒,朕幾無地縫可入,就是大逆謀反,也須放他。」遂盡複原官,仍
改一大郡。後數日,太上再往,那人已具冠服叩謝道:「臣已得恩命,專候聖駕到此。」遂叩頭謝恩而去。太上大喜,
從此益隆于父子之情。時尚書屋
八月十八日,孝宗請太上、太后觀潮,先期命修內司在浙江亭兩旁抓縛席屋五十間,都用五彩綉幕纏掛。十八日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