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官場現形記 第 10 頁


⑥長班:隨從的仆役。⑦別敬:送人銀錢,為字眼好聽,不同人有不同的叫法。他盟弟把臉一紅道:「這個卻不曉得,或者另外多送,我們也瞧不見,再不然,大概同鄉都是四兩。他們做大員的,
作者:www.39txt.com39txt小說網為您提 / 頁數:(10 / 331)

⑥長班:隨從的仆役。時尚書屋

⑦別敬:送人銀錢,為字眼好聽,不同人有不同的叫法。時尚書屋
他盟弟把臉一紅道:「這個卻不曉得,或者另外多送,我們也瞧不見,再不然,大概同鄉都是四兩。他們做大員的,怎好厚一個,薄一個,叫別位同鄉看著吃味兒。」錢典史道:「這個我們不去管他。時尚書屋
但是我的事情怎麼樣呢?」他盟弟道:「你別忙。停一會子我到隔壁,化上百把銀子,找這徐都老爺寫封信,替你疏通疏通,這不結了嗎。」錢典史道:「一封信要這許多銀子?」他盟弟道:「你別急。你老哥的事情,就是我兄弟的事情。時尚書屋
你沒有這一點子,我兄弟還效勞得起。」當時錢典史再三拜託而去。原來他盟弟姓胡名理,綽號叫做狐狸精。人既精明,認的人又多,無論那裡都會溜了去。時尚書屋
今番受了盟兄之托,當晚果然摸到隔壁,找到徐都老爺,說明來意,並說前途①有五十金為壽,好歹求你賞一封信。徐都老爺道:「論起來呢,同鄉是同鄉,不過沒有什麼大交情,怎麼好寫信;就是寫了去,只怕也不靈。」胡理道:「那裡管得許多,你看銀子面上,隨便拓幾句給他就完了。」徐都老爺一想,家裡正愁沒錢買米,跟班的又要付工錢,太太還閙着贖當頭,正在那裡發急,沒有法子想,可巧有了此事。時尚書屋
心下一想,不如且拿他來應應急。遂即含笑應允,約他明早來拿信。又問:「銀子可現成?」胡理說:「怎麼不現成!」隨即起身別去。徐都老爺還親自送到大門口,說了一聲「費心」,又叮嚀了幾句,方纔進去。時尚書屋
①前途:舊時與人接洽事情時,對方的代稱。時尚書屋
到了第2天一早,徐都老爺就起身把信寫好。一等等到晌午,還不見胡理送銀子來,心下發急說:「不要不成功!為什麼這時候還不來呢?」跟班的請他吃飯也不吃。原來昨日晚上,他已經把這話告訴了太太和跟班的了。時尚書屋

大家知道他就有錢付,太太也不閙着贖當,跟班的也不催着付工錢了。誰知第2天左等不到,右等不到,真正把他急的要死。好容易等到兩點鐘,嘭嘭敲門。徐都老爺自己去開門,一看是胡理,把他喜的心花都開了,連忙請了進來,吩咐泡茶,拿水煙袋,又叫把煙燈點上。時尚書屋
胡理未曾開口,徐都老爺已經把信取出,送到他面前。胡理將信從信殻裡取出,看了一遍。胡理一面套信殻,一面嘴裡說道:「真正想不到,就會變了卦。」徐都老爺聽了這話,一個悶雷,當是不成功,臉上顏色頓時改變,忙問:「怎麼了?可是不成功?」胡理徐徐的答道:「有我在裡頭,怕他逃到那裡去。時尚書屋
不過拿不出,也就沒有法子了。」徐都老爺道:「可是一個沒有?」胡理道:「有是有的,不過只有一半。對不住你老,叫我怪不好意思的,拿不出手來。」徐都老爺道:「到底他肯出多少?」胡理也不答言,靴掖子①裡拿出一張銀票,上寫「憑票付京平銀二十五兩正」,下面還有圖書,卻是一張「四恆②」的票子。時尚書屋
徐都老爺望着眼睛裡出火,伸手一把奪了去。胡理道:「就這二十五兩還是我墊出來的哩。你老先收着使,以後再補罷。」徐都老爺無奈,只好拿信給他。時尚書屋
胡理也不吃煙,不吃茶,取了信一直去找錢典史。告訴他,替他墊了一百兩銀子,起先徐家裡還不肯寫,後來看我面上卻不過,他才寫的。時尚書屋
①靴掖子:皮或緞子做的夾子,放在靴筒裡。時尚書屋
②四恆:清末四大銀號,都以「恆」字為名。時尚書屋
錢典史自是感激不盡,忙着連夜收拾行李,打算後天長行,一直到省。結算下來,只有他盟弟胡理處,尚有首尾未清。他盟弟外面雖然大方,心裡極其嗇刻,想錢典史同他算清,面子上又不好露出。因見錢典史有一個翡翠的帶頭子,值得幾文,從前錢典史也說過要賣掉他。時尚書屋
胡理到此就心生一計,說有主顧要買,騙到手,估算起來還可多賺幾文,滿心歡喜。次日便推頭有病,寫了一封書信,叫做飯的拿來替他送行。信上還說:「帶頭子前途已經看過,不肯多出價錢,等到賣去之後,即將款項匯來。」事到其間,錢典史也無可如何,只得自己算完了房飯帳,與趙溫作別,坐了雙套騾車而去。時尚書屋
有話便長,無話便短。他到了天津,便向水路進發,海有海輪,江有江輪,不消一月,便到了江西省城,找到下處。齊巧那位藩司又是護院①,他一時也不敢投信,候準牌期②,跟着同班一大幫走進二堂,在廊檐底下朝着大人磕了三個頭,起來又請了一個安。那大人只攤攤手,呵呵腰兒,也沒有問話就進去了。時尚書屋
錢典史來的時候手裡捏着一把汗,恐怕問起前情,難以回話;幸虧大人不記小人過,過了此關,才把一塊石頭放下。時尚書屋
①護院:藩台暫時代理撫院職務為護院。時尚書屋
②牌期:督、撫台官署接待屬員的日期。時尚書屋
但是他選的那個缺,現在有人署事,到任未及三月。時尚書屋
這署事的人也弄了甚麼大帽子的信,好容易署了這個缺。上司看了寫信人面上,總要叫他署滿一年,不便半路上撤他回來。好在姓錢的是實缺,就是閒空一年半載也不打緊:上司存了這個意見,所以竟不掛牌叫他赴任。卻不想這位錢太爺只巴巴的一心想到任,叫他空閒在省城,他卻受不的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