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官場現形記 第 11 頁


一天到晚,不是鑽門子,就是找朋友,東也打聽,西也打聽,高的仰攀不上,只要府、廳班子裡,有能在上司面前說得動話的,他便極力巴結,天天穿著衣帽到公館裡去請安。後來就有人告訴他:現在支應
作者:www.39txt.com39txt小說網為您提 / 頁數:(11 / 331)

一天到晚,不是鑽門子,就是找朋友,東也打聽,西也打聽,高的仰攀不上,只要府、廳班子裡,有能在上司面前說得動話的,他便極力巴結,天天穿著衣帽到公館裡去請安。後來就有人告訴他:現在支應局①兼營務處的候補府黃大人,是護院的天字第1號的紅人。凡百事情託了他,到護院面前,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新近賑捐案內,又蒙山西撫院保舉了「免補②」,部文雖未回來,即日就要過班,便是一位道台③了。時尚書屋

向來司、道一體,便與藩、臬兩司同起同坐。所以他現在雖然還是知府,除掉護院之外,藩、臬卻都不在他眼裡,有些事情竟要硬駁回去。藩、臬為他是護院的紅人,而且即日就要過班,所以凡事也都讓他三分。時尚書屋
①支應局:官署名,主管軍餉。時尚書屋
②免補:候補官員免除經過本職的補缺階段,跳了一級。時尚書屋
③道台:省以下、府以上的官員,也叫觀察。時尚書屋
閒話休題。且說錢典史聽見這條門路,便一心一意的想去鑽。時尚書屋
究竟他辦事精細,未曾稟見黃大人,先託人介紹,認得了黃大人的門口同他門口,一個叫戴升的先要好起來,拜把子,送東西,如兄若弟,叫的應天響,慢慢的才把「省裡閒不起,想求大人提拔提拔」的意思說了出來。戴升道:「老弟,你為什麼不早說?這一點點事情,做哥哥的還可以幫你一把力。」錢典史聽了,喜的嘴都合不攏來,忙說:「既然如此,我明天一早就來稟見。」戴升道:「你別忙。時尚書屋
早來無用,早晨找他的人多,那裡有工夫見你,要來,明兒晚上來。」
錢典史忙說:「領都。倘能蒙老哥吹噓,大人栽培,賞派個把差使,免得妻兒老小捱餓,便是老哥莫大之恩。」說完之後,

便即起身告辭。時尚書屋
戴升說:「自家兄弟,說那裡的話。明晚再會罷,我也不送你了。」錢典史去後,齊巧上頭有事來叫戴升進去,問了兩句話。只因黃知府今日為了支應局一個收支委員虧空了幾百兩銀子,被他查了出來,馬上撤掉差使,聽候詳參。時尚書屋
心想,這些候補小班子時頭,一個個都是窮光蛋,靠得住的實在沒有。便與戴升談及此事。也是錢典史運氣來了,戴升便保舉他,說:「現在有個新選上饒縣典史錢某人,」如何精明,如何諳練,「而且曾任實缺,現在又從部裡選了出來,因為有人署事,暫緩赴任。如若委了這種有缺的人,他一定盡心報效,再不會出岔子的。」
黃知府道:「我沒有瞧見過這個人。」戴升道:「他可常常來稟見。小的為著老爺事忙,那裡有工夫見他,所以從沒有上來回。」黃知府道:「既然如此,叫他明天夜裡來見我。」
戴升答應了幾個「是」,又站了一會子,才退了出去。時尚書屋
到了第2天,錢典史那裡等到天黑,太陽還大高的,他穿了花衣補服①跑了去。只見公館外頭平放著兩乘轎子,他便趔趔趄趄,走到戴升屋裡,請安坐下。戴升把昨兒夜間替他吹噓的話告訴了他,還說「支應局出了一個收支差使,上頭一定要委別人,已經有了主了,是我硬替你老弟抗下來的。時尚書屋
停刻見了面就有喜信的。」錢典史又是感激,又是歡喜,忙問:「大人幾時回來的?」戴升道:「早晨七點鐘上院,九點下來;接着會審了一樁甚麼案子,趕十二點鐘到局裡吃過飯,又看公事,才回來抽不上三袋煙,又是甚麼局裡的委員來稟見,現在正在那裡會客咧。你且在這屋裡吃飯,等他老人家送過客,過了癮,再上去不遲。」錢典史無奈,只得暫且坐著等候。時尚書屋
停了一會子,只聽得裡頭喊「送客」,見兩個委員前頭走,黃知府後面跟着送。走到二門口,那兩個委員就站住了腳,黃知府照他們呵呵腰,就自己先進去了。兩個委員各自上轎回去不題。時尚書屋
①花衣補服:花衣,即莽袍,官服;補服,穿在莽袍外面的外套。時尚書屋
這裡黃知府踱進二門,便問管家:「轎子店裡催過沒有?」有個管家便回:「已經打發了三次人去催去了。」黃知府道:「今兒在院上,護院還提起,說部文這兩天裡頭一定可到。轎子做不來,坐了甚麼上院呢?真正這些王八蛋!我不說,你們再不去催的。」眾管家碰了釘子,一聲也不敢言語,一個個鴉雀無聲,垂手侍立。時尚書屋
黃知府說完了話,也踱了進去。等到上燈之後,錢典史在戴升屋裡吃過了夜飯,然後戴升拿着手本進去替他回過,又出來領他到大廳西面一間小花廳裡坐下。此時錢典史恭而且敬,一個人坐在那裡,靜悄悄的,足足等了半個鐘頭才聽見靴子響。還沒進花廳門,又咳嗽了一聲。時尚書屋
隨見小跟班的,將花廳門帘打起,便是大人走了進來:家常便服;一個胖脹面孔,吃煙吃的滿臉發青,一嘴的濃黑鬍子,兩隻眼睛直往上瞧。錢典史連忙跪倒,同拜材頭的一樣,叩了三個頭,起來請了一個安,跟手又請安,從袖筒管裡取出履歷呈上。黃大人接在手中,一面讓坐。錢典史只有半個屁股坐在椅子上,斜着臉兒聽大人問話。時尚書屋
黃知府把他的履歷翻了一翻,隨手擱下,便問:「幾時到的?」錢典史忙回:「上個月到的。」黃知府道:「上饒的缺很不壞?」錢典史道:「大人的栽培!但是一時還不得到任。」說到這裡,黃知府叫了一聲「來」。只見小跟班的拿着水煙袋進來裝煙。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