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官場現形記 第 231 頁


每逢兄弟上衙門,省得帶人,總是叫他跟着,或是拿拿衣帽,或是拜客投投帖。這些事情還做得來。」老頭子一面說,一面回頭吩咐兒子道:「你在這裡站着聽什麼!還不拿鞋來給我換!」小狗子聽說,立
作者:www.39txt.com39txt小說網為您提 / 頁數:(231 / 331)

每逢兄弟上衙門,省得帶人,總是叫他跟着,或是拿拿衣帽,或是拜客投投帖。這些事情還做得來。」老頭子一面說,一面回頭吩咐兒子道:「你在這裡站着聽什麼!還不拿鞋來給我換!」小狗子聽說,立刻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布包,把鞋取出,等他爸爸換好。老頭子亦一面把衣裳脫下折好,同靴子包在一處,又把申守堯的包裹、靴子、帽盒,亦交代兒子拿着。時尚書屋

申守堯先還不肯,老頭子一定要好,只得隨他。無奈小狗子兩隻手拿不了許多。幸虧他人還伶俐,便在大堂底下找了一根棍子,兩頭挑着,又把他爸爸的大帽子合在自己頭上,然後挑了衣包,籲呀籲呀的一路喊了出去。眾人至此方曉得老頭子拿兒子是當跟班用的。時尚書屋
閒話少敘。單說秦梅士打發兒子把申守堯的衣帽送到他的寓處,只見那老媽正坐在堂屋裡哭罵哩,氣得申守堯要立刻趕他出去。老媽坐著不肯走,口稱:「要我走容易,把工錢算還了給我,我立刻走。還有老爺許我的,天天跟着上衙門拿衣帽,另外加錢給我的。」
申守堯道:「那時說明白,有了差使再貼補你,如今我老爺並沒有得什麼差使,你怎好問我要呢?」老媽道:「這個不貼,送禮的腳錢總應該給我的了。」申守堯道:「送禮也有限得幾注。」老媽道:「不管他多少,總是我名分上應得的錢。老爺,你是做官做府的人,難道還吃我們這幾個腳錢不成?我記得清清楚楚,自從去年五月到如今,大大小小,也有三塊多錢的腳錢。時尚書屋
從前你老爺說過,這筆錢要提給太太六成,餘下的替我們收着一塊兒分。如今多算點,太太名下算扣掉兩塊大洋,還有一塊多錢的多餘。連着十三個半月的工錢,一個月八角洋錢,八得八,三八兩塊四,再加半個月四角洋錢,一共是十元八角。加上腳錢。時尚書屋
老爺,我就再讓些,你一共給我十二塊洋錢罷。」
申守堯一聽老媽要許多錢,急得頭裡火星直迸,恨不得伸手就要打他,嘴裡嚷着罵:「混帳王八蛋!豈有此理!我老爺那裡欠你這許多工錢?我有數的,也不過還該你三個月沒有付,如今倒賴我說是有十三個半月沒付,真正豈有此理!就是送禮的腳錢,我也是筆筆有帳,通共不到一塊錢。除掉太太的六成,所餘不過三四角洋錢,那裡有這許多?明明訛人罷哩!本來這錢我是要立刻給你的,因為你會訛人,如今把腳錢罰掉,我不給了。」老媽道:「還有工錢呢?」申守堯道:「依我算三個月工錢就拿了去。時尚書屋

彼此一刀兩斷,永遠不准進我的大門!」老媽道:「好便宜!你倒會打如意算盤!十三個半月工錢,只付三個月!你同我了事,我卻不同你干休!還有送禮的腳錢,也不能少我半個的!老爺,你試試!你如果少我一個錢,我同你到江夏縣打官司去!賴了人家的工錢,還要吃人家的腳錢,這樣下作,還充什麼老爺!」申守堯不聽則已,聽了他這番議論,立刻奔上前來,一手把老媽的領口拉住,要同他拚命。老媽索性發起潑來,跳罵不止,口口聲聲「老爺賴工錢!吃腳錢」!
他主僕拌嘴的時候,太太正在樓上捉虱子,所以沒有下來,後來聽得不象樣子,只得蓬着頭下來解勸。其時小狗子還未走,亦幫着在旁邊拉申守堯的袖子。小狗子一手拉,一面說道:「申老伯,你不要去理那混帳東西。時尚書屋
等他走了以後,老伯要送禮,等我來替你送,就是上衙門,也是我來替你拿衣帽,這些事情我都會做。不稀罕他,取他的寶!」申守堯道:「世兄,你是我們秦大哥的少爺,我怎麼好常常的煩你送禮拿衣帽呢?」小狗子道:「這些事我都做慣的,況且送禮是你申老伯挑我嫌錢,以後十個錢我亦只要四個錢罷了。」申守堯聽了他的話,又是好笑,又是好氣,心想:「我們當佐班的竟不曉得是些什麼東西,養出來的兒子都如此的下作!」
正想著,齊巧太太亦下來了,見是老爺同老媽嘔氣,太太心上是明白的,曉得老爺這兩天是沒有錢,不要說是十二塊,就是三塊亦拿不出;面子上只得勸老爺不要生氣,卻丟了個眼色把老媽召呼到後面窩盤①他,叫她不要生氣,仍舊做下去,「老爺一時氣頭上說的話是不好作準的。」起先老媽還一口咬定不答應,禁不住太太左說好話,右說好話,面情難卻,也只好住下來再說。時尚書屋
①窩盤:哄騙。時尚書屋
當時,秦小狗子把申守堯拉開之後,即便把衣帽等等一一點交清楚。申守堯留他吃茶也不要,留他吃飯也不要,嘴裡雖說不要,兩隻腳只是站着不肯走。申守堯摸不着頭腦,問他:「有什麼話說?」他說:「問申老伯要八個銅錢買糖山查吃。」
可憐申守堯的搭連袋那裡有什麼銅錢!但是小狗子開了口,又不好回他沒有,只得仍舊進去同太太商量。太太道:「構前天當的當,只剩了二十三個大錢,在褥子底下,買半升米還不夠。今日又沒有米下鍋,橫豎總要再當的了。你就數八個給他。時尚書屋
餘下的替我收好,我還要用兩天呢!」一霎時申守堯把錢拿了出來。小狗子爬在地下給申老伯磕了一個頭,方纔接過銅錢,一頭走,一頭數了出去。時尚書屋
小狗子去了,申守堯聽了聽後面沒有聲息,曉得太太已經把老媽窩盤好了,不至于問他要錢,於是一塊石頭放下。這天仍是太太叫老媽出去當了當買了米來,才有飯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