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官場現形記 第 3 頁


等到放榜的那一天,文昌老爺穿戴着紗帽圓領,坐在上面;底下圍着多少判官,在那裡寫榜。陰間裡中的是誰,陽間裡的榜上也就中誰,那是一點不會錯的。到這時候,那些中舉的祖宗三代,又要到陰間裡
作者:www.39txt.com39txt小說網為您提 / 頁數:(3 / 331)

等到放榜的那一天,文昌老爺穿戴着紗帽圓領,坐在上面;底下圍着多少判官,在那裡寫榜。陰間裡中的是誰,陽間裡的榜上也就中誰,那是一點不會錯的。到這時候,那些中舉的祖宗三代,又要到陰間裡看榜,又要到玉皇大帝跟前謝恩,總要三四夜不能睡覺哩。大相公,這些祖先熬到今天受你的供,真真是不容易呢。」

-
①龍門:指鄉試考場的二門,也有指第3門,其意是跨過這門就可一舉成
爺兒兩個正在屋裡講話。忽然外面一片人聲吵閙。問是甚麼事情,只見趙溫的爺爺滿頭是汗,正在那裡跺着腳罵廚子,說:「他們到如今還不來!這些王八崽子,不吃好草料的!停會子告訴王鄉紳,一定送他們到衙門裡去!」嘴裡罵著,手裡拿着一頂大帽子,借他當扇子扇,搖來搖去,氣得眼睛都發了紅了。正說著,只見廚子挑了碗盞傢伙進來。時尚書屋
大家拿他抱怨。廚名,取「鯉魚跳龍門」的意思。時尚書屋
子回說:「我的爺!從早晨到如今,餓着肚皮走了三十多里路,為的那一項!半個老錢沒有瞧見,倒說先把咱往衙門裡送。城裡的大官大府,翰林、尚書,咱伺候過多少,沒瞧過他這囚攮①的暴發戶,在咱面上混充老爺!開口王鄉紳,閉口王鄉紳,像他這樣的老爺,只怕替王鄉紳拴鞋還不要他哩!」一面罵,一面把炒菜的杓子往地下一摜,說:「咱老子不做啦,等他送罷!」這裡大家見廚子動了氣,不做菜,祠堂祭不成,大家坍台,又虧了趙溫的叔叔走過來,左說好話,右說好話,好容易把廚子騙住了,一樣一樣的做現成了,端了去擺供。時尚書屋
當下合族公推新孝廉主祭,族長陪祭,大眾跟着磕頭。雖有贊禮先生旁邊吆喝着,無奈他們都是鄉下人,不懂得這樣的規矩,也有先作揖,後磕頭的,也有磕起頭來,再作一個揖的。禮生見他們參差不齊,也只好由着他們敷衍了事。一時祭罷祠堂,回到自己屋裡,便是一起一起的人來客往,算起來還是穿草鞋的多。時尚書屋
送的分子,倒也絡續不斷;頂多的一百銅錢,其餘二十、三十也有,再少卻亦沒有了。時尚書屋
-

①囚攮:罵人語。時尚書屋
看看日頭向西,人報王鄉紳下來了。趙老頭兒祖孫三代,早已等得心焦,吃喜酒的人,都要等着王鄉紳來到方纔開席,大家餓了肚皮,亦正等的不耐煩。時尚書屋
忽然聽說來了,賽如天上掉下來的一般,大家迎了出來。原來這王鄉紳坐的是轎車,還沒有走到門前,趙溫的爸爸搶上一步,把牲口攏住,帶至門前。王鄉紳下車,爺兒三個連忙打恭作揖,如同捧鳳凰似的捧了進來,在上首第1位坐下。時尚書屋
這裡請的陪客,只有王孝廉賓東兩個。時尚書屋
王孝廉同王鄉紳敘起來還是本家,王孝廉比王鄉紳小一輩,因此他二人以叔侄相稱。他東家方必開因為趙老頭兒說過,今日有心要叫王鄉紳考考他兒子老三的才情,所以也戴了紅帽子、白頂子,穿著天青外褂,裝做斯斯文文的樣子,陪在下面;但是腳底下卻沒有着靴,只穿得一雙綠梁的青布鞋罷了。時尚書屋
王鄉紳坐定,尚未開談,先喊了一聲「來」!只見一個戴紅纓帽子的二爺,答應了一聲「者」!王鄉紳就說:「我們帶來的點小意思,交代了沒有?」二爺未及回話,趙老頭兒手裡早拿着一個小紅封套兒,朝着王鄉紳說:「又要你老破費了,這是斷斷不敢當的!」王鄉紳那裡肯依。趙老頭兒無奈,只得收下,叫孫子過來叩謝王公公。時尚書屋
當下吃過一開茶,就叫開席。時尚書屋
王鄉紳一席居中;兩傍雖有幾席,都是穿草鞋,穿短打的一班人,還有些上不得台盤的,都在天井裡等着吃。這裡送酒安席,一應規矩,趙老頭兒全然不懂,一概託了王孝廉替他代作主人。當下,王鄉紳居中面南,王孝廉面西,方必開面東,他祖孫兩個坐在底下作陪。時尚書屋
一時酒罷三巡,菜上五道。王鄉紳叔侄兩個講到今年那省主考放的某人,中出來的「闈墨①」,一定是清真雅正,出色當行。又講到今科本縣所中的幾位新孝廉,一個個都是揣摩功深,未曾出榜之前,早決他們是一定要發達的,果然不出所料:足見文章有價,名下無虛。時尚書屋
-
①闈墨:新中舉人、進士的在考試時寫的文章。時尚書屋
兩人講到得意之際,不知不覺的多飲了幾杯。原來這王鄉紳也是兩榜進士出身,做過一任監察御史,後因年老告病回家,就在本縣書院掌教。現在滿桌的人,除王孝廉之外,便沒有第2個可以談得來的。趙溫雖說新中舉,無奈他是少年新進,王鄉紳還不將他放在眼裡。時尚書屋
至於他爺爺及方必開兩個,到了此時,都變成「鋸了嘴的葫蘆」,只有執壺斟酒,舉箸讓菜,並無可以插得嘴的地方,所以也只好默默無言。時尚書屋
王鄉紳飲至半酣,文思泉湧,議論風生,不禁大聲向王孝廉說道:「老侄,你估量着這『制藝』①一道,還有多少年的氣運?」王孝廉一聽這話,心中不解,一句也答不上來,筷子上夾了一個肉圓,也不往嘴裡送,只是睜着兩隻眼睛,望着王鄉紳。王鄉紳便把頭點了兩點,說道:「這事說起來話長。國朝諸大家,是不用說了,單就我們陝西而論:一位路潤生先生,他造就的人才也就不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