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官場現形記 第 5 頁


等到行完了禮,一同送出大門,騎上牲口,順着大路,便向城中進發。原來幾天頭裡,王鄉紳有信下來,說趙世兄如若上省填親供,可便道來城,在舍下盤桓幾日。所以趙溫同了王孝廉,走了半天,一
作者:www.39txt.com39txt小說網為您提 / 頁數:(5 / 331)

等到行完了禮,一同送出大門,騎上牲口,順着大路,便向城中進發。時尚書屋

原來幾天頭裡,王鄉紳有信下來,說趙世兄如若上省填親供,可便道來城,在舍下盤桓幾日。所以趙溫同了王孝廉,走了半天,一直進城,投奔石牌樓而來。王孝廉是熟門熟路,管門的一向認得,立時請進,並不阻擋;趙溫卻是頭一遭。時尚書屋
幸虧他素來細心,下驢之後,便留心觀看。只見:
門前粉白照牆一座,當中寫着「鴻禧」兩個大字,東西兩根旗杆。大門左右,水磨八字磚牆。兩扇黑漆大門,銅環擦得雪亮。時尚書屋
門外掛着一塊「勸募秦晉賑捐分局」的招牌。兩面兩扇虎頭牌,寫着「局務重地」「閉人免進」八個大字。還有兩根半紅半黑的棍子①,掛在牌上。大門之內,便是六扇藍漆屏門,上面懸着一塊紅底子金字的匾,寫着「進士第」三個字。時尚書屋
兩邊貼著多少新科舉人的報條,也有認得的,也有不認得的,算來卻都是同年。兩邊牆上,還掛着幾頂紅黑帽子,兩條皮鞭子。時尚書屋
門上的人因為他是王孝廉同來的人,也就讓他進去。轉過屏門,便是穿堂,上面也有三間大廳,卻無桌椅檯凳。時尚書屋
兩面靠牆,橫七豎八擺着幾副銜牌;甚麼「丙子科舉人」、「庚辰科進士」、「賜進士出身」、「欽點主政」、「江西道監察御史」。趙溫心裡明白,這些都是王鄉紳自家的官銜。另外還擺着兩頂半新不舊的轎子。又轉過一重屏門,方是一個大院子,上面五間大廳。時尚書屋
①半紅半黑的棍子:原為衙役使用的水火棍,一半紅一半黑,掛在門外以示為威嚴。時尚書屋
其時已是十月,正中掛着大紅洋布的板門帘。前回跟着王鄉紳下鄉,王孝廉給他兩個銅錢買燒餅吃的那個二爺,正在廊檐底下,提着一把溺壺走來;一見他來,連忙站住,虧他不忘前情,迎上來朝着王孝廉打了一個千,問他幾時來的,王孝廉回說「才到」。時尚書屋

那二爺瞧瞧趙溫,也像認得,卻是不理他,一面說話,一面讓屋裡坐。時尚書屋
趙溫也跟了進去。原來居中是三間統廳,兩頭兩個房間,上頭也懸着一塊匾,是「崇恥堂」三個字,下面落的是汪鳴鑾的款。趙溫唸過「墨卷①」,曉得這汪鳴鑾就是那做「能自疆齋文稿」的柳門先生,他本是一代文宗,不覺肅然起敬。當中懸着一副御筆,寫的「龍虎」兩字,卻是石刻朱拓的,兩邊一副對聯,是閻丹初閻老先生的款;天然幾上一個古鼎、一個瓶、一面鏡子,居中一張方桌,兩旁八張椅子、四個茶几。時尚書屋
上面樑上,還有幾個像神像龕子的東西,紅漆描金,甚是好看。趙溫不認得是什麼東西,悄悄請教老前輩。王孝廉對他說:「這是盛『誥命軸子』②的。」
①墨卷:即考生墨寫的捲子。時尚書屋
②誥命軸子:誥命,皇帝對五品以上的官員的封典;把誥命裱成的錦軸。時尚書屋
趙溫還不懂得什麼叫「誥命」,正想追問,裡頭王鄉紳拖着一雙鞋,手裡拿着一根旱煙袋,已經出來了。王孝廉連忙上前請了一個安,王鄉紳把他一扶。跟手趙溫已經爬在地下了,王鄉紳忙過來呵下腰去扶他。時尚書屋
嘴裡雖說還禮,兩條腿卻沒有動,等到趙溫起來,他才還了一個楫。分賓坐下。趙溫坐的是東面一排第2張椅子,王孝廉坐的是西面第2張椅子,王鄉紳就在西面第3張上坐了相陪。王鄉紳先開口問趙溫的爺爺、爸爸的好。時尚書屋
誰知他到了此時,不但他爺爺臨走囑咐他到城之後,見了王鄉紳替他問好的話,一句說不上來,連聽了王鄉紳的話,也不知如何回答。面孔漲得通紅,嘴裡吱吱了半天,才回了個「好」字。王鄉紳見他如此,也就不同他再說別的了,只和王孝廉攀談幾句。時尚書屋
言談之間,王鄉紳提起:「有個舍親,姓錢號叫伯芳,是內人第2胞兄,在江南做過一任典史。時尚書屋
那年新撫台到任,不上三個月,不知怎樣就把他『掛誤①』了。卻不料他官雖然只做得一任,任上的錢倒着實弄得幾文回來。你們一進城,看見那一片新房子,就是他的住宅。做官不論大小,總要像他這樣,這官才不算白做。時尚書屋
現在他已經託了人,替他謀幹了一個『開復②』,一過年,也想到京裡走走,看有什麼路子,弄封把『八行③』,還是出來做他的典史。」王孝廉道:「既然有路子,為什麼不過班④,到底是正印。」王鄉紳道:「何嘗不是如此。我也勸過他幾次。時尚書屋
無奈我們這位內兄,他卻另有一個見解。他說:州、縣雖是親民之官,究竟體制要尊貴些,有些事情自己插不得身,下不得手,自己不便,不免就要仰仗師爺同着二爺。多一個經手,就多一個扣頭,一層一層的剝削了去,到得本官就有限了;所以反不及他做典史的,倒可以事事躬親,實事求是。老侄,你想他這話,是一點不錯的呢。時尚書屋
這人做官倒着實有點才幹,的的確確是位理財好手。」王孝廉道:「俗話說的好,『千里為官只為財』。」王鄉紳道:「正是這話。現在我想明年趙世兄上京會試,倒可叫他跟着我們內兄一路前去,諸事托他招呼招呼,他卻是很在行的。」
王孝廉道:「這是最好的,還有什麼說得。」當下王孝廉見王鄉紳眼睛不睬趙溫,瞧他坐在那裡沒得意思,就把這話告訴他一遍。趙溫除了說「好」之外,亦沒有別的話可以回答。王孝廉又替他問:「錢老伯府上,應該過去請安?」王鄉紳道:「今天他下鄉收租去了。時尚書屋
我替你們說好,明年再見罷。」當下留他兩人晚飯,就在大廳西首一間,住了一夜。次日一早起身,往省城而去。於是,曉行夜宿,在路非止一日,已經到了省城,找着下處,安頓行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