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官場現形記 第 8 頁


卻說他主僕三人,一路曉行夜宿,在河南地面上,又遇著一場大雪,直至二月二十後,方纔到京。錢典史另有他那一幫人,天天出外應酬,忙個不了。這裡趙溫會着幾個同年,把一應投文複試的事,都
作者:www.39txt.com39txt小說網為您提 / 頁數:(8 / 331)

卻說他主僕三人,一路曉行夜宿,在河南地面上,又遇著一場大雪,直至二月二十後,方纔到京。錢典史另有他那一幫人,天天出外應酬,忙個不了。時尚書屋

這裡趙溫會着幾個同年,把一應投文複試的事,都託了一位同年替他帶辦,免得另外求人,倒也省事不少。不過大幫複試已過,直好等到二十八這一天,同着些後來的在殿廷上復的試,居然取在三等裡面,奉旨準他一體會試。趙溫便高興的了不得,寫信稟告他爺爺、父親知道。這裡自從到京,頭一樁忙着便是拜老師。時尚書屋
趙溫請教了同年,把貼子寫好,又封了二兩銀子的贄見,四弔錢的門包。他老師吳贊善,住在順治門外,趙、錢二位卻住在米市衚衕,相去還不算遠。這天趙溫起了一個大早,連累了錢典史也爬起來,忙和着替他弄這樣,弄那樣,穿袍子,打腰折,都是錢典史親自動手。又招呼賀根:「貼子拿好,車叫來沒有。」
一霎時,簇新的轎車停在門前。趙溫出外上車,錢典史還送到門口。這裡掌鞭的就把鞭子一灑,那牲口就拉著走了。一霎時到了吳贊善門前,趙溫下車,舉眼觀看,只見大門之外,一雙裹腳條,四塊包腳布,高高貼起,上面寫着甚麼「詹事府示:不准喧嘩,如違送究」等話頭。時尚書屋
原來為時尚早,吳家未曾開得大門。門上一副對聯,寫着「皇恩春浩蕩,文治日光華」十個大字。趙溫心下揣摩,這一定是老師自己寫的。就在門外徘徊了一回,方聽得呀的一聲,大門開處,走出一位老管家來。時尚書屋
趙溫手捧名貼,含笑向前,道了來意。那老管家知道是主人去年考中的門生,連忙讓在門房裡坐,取了手本、贄見,往裡就跑。停了一會子,不見出來。趙溫心下好生疑惑。時尚書屋
原來這些當窮京官的人,好容易熬到三年放了一趟差,原指望多收幾個財主門生,好把舊欠還清,再拖新帳。那吳贊善自從二月初頭到于今,那些新舉人來京會試的,他已見過不少。見了張三,探聽李四,見了李四,探聽張三。如若是同府同縣,自然是一問便知;就是同府隔縣,問了不知便罷,只要有點音頭,他見了面,總要搜尋這些人的根底。時尚書屋
此亦大概皆然,並不是吳贊善一人如此。時尚書屋
目下單說吳贊善,他早把趙溫的傢俬,問在肚裡,便知道他是朝邑縣一個大大的土財主,又是暴發戶,早已打算,他若來時,這一分贄見,至少亦有二三百兩。等到家人拿進手本,這時候他正是一夢初醒,臥床未起;聽見「趙溫」兩字,便叫「請到書房裡坐,泡蓋碗茶」。老家人答應着。時尚書屋

幸虧太太仔細,便問:「贄見拿進來沒有?」話說間,老家人已把手本連二兩頭銀子,一同交給丫環拿進來了。太太接到手裡,掂了一掂,嘴裡說了聲「只好有二兩」。吳贊善不聽則已,聽了之時,一骨碌忙從床上跳下,大衣也不及穿,搶過來打開一看,果然只有二兩銀子。心內好像失落掉一件東西似的,面色登時改變起來。時尚書屋
歇了一會子,忽然笑道:「不要是他們的門包也拿了進來?那姓趙的很有錢,斷不至于只送這一點點。」老家人道:「家人們另外是四弔錢。姓趙的說的明明白白,只有二兩銀子的贄見。」吳贊善聽到這裡,便氣得不可開交了,嘴裡一片聲嚷:「退還給他,我不等他這二兩銀子買米下鍋!回頭他……叫他不要來見我!」說著賭氣仍舊爬上床去睡了。時尚書屋
老家人無奈,只得出來回覆趙溫,替主人說「道乏」,今天不見客。說完了這句,就把手本向桌上一撩,卻把那二兩頭揣了去了。時尚書屋
趙溫撲了一個空,尤精打采,怏怏的出門坐車回去。錢典史接着,忙問:「回來的為什麼這般快?可會見了沒有?」趙溫說:「今兒老師不見客。」
錢典史說:「就該明兒再去。」到了明日,又起一個早跑了去。那老家人回也不替他回一聲,讓他一個人在門房裡坐了老大一會子,才向他說道:「我看你老還是回去罷,明日不用來了。」趙溫聽了這話,心上不懂。時尚書屋
正待問他,老家人便說:「我就要跟着出門,你老也不用坐了。」趙溫無奈,只得依舊坐車回寓。錢典史知道他又不曾見着,曉得這裡頭有點不對,便把從前要靠趙溫走他老師這條門路的心,也就淡了下來。時尚書屋
過了幾天,恰是初八頭場。時尚書屋
趙溫進去,狠命用心,做了三篇文章,又恭恭敬敬的寫到捲子上。聽見人說,三場試卷沒有一個添注塗改,將來調起墨捲來,要比別人沾光,他所以就在這上頭用工夫。誰知到了初十那一天,落太陽的時候,他還有一首詩不曾寫,忽然來了許多穿靴子,戴頂子的,嚷着「搶捲子」。還有一個人,手裡拿着一個大喇叭,照着他嗚嗚的吹,把他閙急了,趕忙提起筆來寫。時尚書屋
偏生要好不得好,一首八韻詩,當中脫落掉四句,只好添注了二十字,把他惱的了不得。匆匆忙忙,收拾了考籃,交了捲子出去。自己始終不放心,直到第2天「藍榜①」貼了出來,沒有他的名字,方纔把心放下。接連二場、三場,他一連吃了九天辛苦。時尚書屋
出場之後,足足困了兩日兩夜,方纔困醒。以後就是門生請主考,同年團拜。因為副主考請假回家修墓,尚沒有來京,所以只請了吳贊善一個人。時尚書屋
①藍榜:用藍筆寫的榜。時尚書屋
鄉會試時寫作不合規定者,取消參加考試資格,並公佈出榜。時尚書屋
趙溫穿著衣帽,也混在裡頭。錢典史跟着溜了進去瞧熱閙。只見吳贊善坐在上面看戲,趙溫坐的地方離他還遠着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