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品花寶鑒 第 11 頁


聘才袖了出來,到自己房裡,歪在炕上,取那本《花遜看了一會,記清了八個名氏。一面想道:「原來京裡有這樣好小旦,怪不得外省人說:『要看戲,京裡去。』相公非但好,個個有絶技,且能精通文墨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262)

聘才袖了出來,到自己房裡,歪在炕上,取那本《花遜看了一會,記清了八個名氏。一面想道:「原來京裡有這樣好小旦,怪不得外省人說:『要看戲,京裡去。』相公非但好,個個有絶技,且能精通文墨,真是名不虛傳。 這樣看起來,那琴官雖然生得天仙似的,只怕未必比得上這一班」。時尚書屋

忽又轉念道:「這書上說的,也怕有些言過其實。 若論相貌,我看世界上未必賽得過琴官。」重新又將這八個人的光景逐一摹擬一番,又牢牢的記了一記。只見四兒跑進來說道:「同路來的葉先生找少爺說話,現在賬房裡。」
聘才說:「這也奇了,他怎的到這裡來。」就將《花譜》在梳頭底下,帶上房門出來。
到了帳房,見葉茂林同着個白胖面生的人在那裡坐著,見聘才進來,都站起了,上前拉手問好。聘才道:「葉先生到此有何貴幹?」時茂林笑嘻嘻的道:「曉得尊駕在此,特來請安的。」聘才知道他是順口的話,便道:「我還沒有來奉拜,倒先勞你的駕過來。」又問:「那位貴姓?」葉茂林道:「這是我們大掌班金二爺,來請梅大人定戲的。」
聘才待再問時,只見許順從上頭下來說道:「大人吩咐,既是正月初五以前都有人定下,初六七也使得,就是不許分包。」那金二道:「不分包這句話,卻不敢答應。正月裡的戲,不要說我們聯錦班,就是差不多的班子,那一天不分三包兩包。許二爺勞你駕,再回一聲罷。」
許順道:「已經回過了,是這麼吩咐下來,再去回時,也是白碰釘子。要不然,到王大人那裡去商量罷。」金二道:「這日子呢?」許順道:「一發和王大人商量,不拘初六初七,定一天就是了。」葉茂林道:「到王大人宅子去回來,還要在此地經過。時尚書屋
不如我在此等一等,你同許二爺去說結了,回來同走罷。」金二道:「也好。」便同許順去了。葉茂林即問聘才:「可曾看過京裡的戲?」聘才回說:「沒有。」
茂林就說行頭怎樣新鮮,腳色怎樣齊全,小旦怎樣裝束好看,園子裡怎樣熱閙,堂會戲怎樣排場,說得聘才十分高興。問起同船的人來,知琴官在曹長慶處,現今患了幾天病,也漸漸好了。

琪官定於臘月初十日上台,其餘各自跟他師傅,也有在聯錦班的,也有過別班裡去的。聘才又問他的寓處,說在楊柳巷聯錦班總寓內。聘才道:「改日過來奉看。」茂林道:「這如何敢當,只好順便去逛逛。」
說著許顧已同了金二回來,已經說妥,定於正月初六日在姑蘇會館,不論分包不分包,只要點誰的戲,不短腳色就是了。許順上去回明,付了定銀各散。是晚子玉課期,未得與聘才閒談。
次日,聘才記着葉茂林的話,吃了早飯想去聽戲,叫四兒帶了錢,換了衣裳。因元茂在書房讀書,不好約他,獨自步行出門,不多路就到了戲園地方。這條街共有五個園子,一路車馬擠滿,甚是難走。遍看聯錦班的報子,今日沒有戲,遇著傳差,聘才心上不樂,只得再找別的班子。時尚書屋
耳邊聽得一陣鑼鼓響,走過了幾家鋪面,見一個戲園寫着三樂園,是聯珠班。進去看時,見兩旁樓上樓下及中間池子裡,人都坐滿了,台上也將近開戲;就有看座兒的上來招呼,引聘才到了上場門,靠牆一張桌子邊。聘才卻沒有帶著墊子,看座兒的拿了個墊子與他鋪了,送上茶壺、香火。不多一會開了戲。時尚書屋
沖場戲是沒有什麼好看的。
望着那邊樓上,有一班像些京官模樣,背後站着許多跟班。又見戲房門口帘子裡,有幾個小旦,露着雪白的半個臉兒,望着那一起人笑,不一會,就攢三聚五的上去請安。遠遠看那些小旦時,也有斯文的,也有伶俐的,也有淘氣的。身上的衣裳卻極華美。時尚書屋
有海龍、有狐腿,有水獺,有染貂,都是玉琢粉妝的腦袋,花嫣柳媚的神情。一會兒靠在人身邊,一會兒坐在人身旁,一會兒扶在人肩上,這些人說說笑笑,像是應接不暇光景,聘才已經看出了神。
又見一個閒空雅座內,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好個高大身材,一個青黑的臉,穿著銀針海龍裘,氣概軒昂,威風凜烈,年紀也不過三十來歲。跟着三四個家人,都也穿得體面。自備了大錫茶壺、蓋碗、水煙袋等物,擺了一桌子,那人方纔坐下。時尚書屋
只見一群小旦蜂擁而至,把這一個大官座也擠得滿滿的了。見那人的神氣好不飛揚跋扈,顧盼自豪,叫家人買這樣,買那樣,茶果點心擺了無數,不好的摔得一地,還把那家人大罵。聘才聽得怪聲怪氣的,也不曉得他是那一處人。
正在看他們時,覺得自己身旁,又來了兩個人。回頭一看:一個是胖子,一個生得黑瘦,有了微鬚,身上也穿得華麗,都是三十來歲年紀,也有兩個小旦跟着說閒話。小廝鋪上坐褥,一齊擠着坐下。聘才聽他們說話,又看看那兩個相公,也覺得平常,不算什麼上好的。時尚書屋
忽見那個熱閙官座裡,有一個相公,望着這邊,少頃走了過來,對胖子與那一位都請了安。這張桌子連聘才已經是五個人,況兼那人生得肥胖,又占了好多地方,那相公來時已擠不進去。因見聘才同桌,只道是一起的人,便向聘才彎了彎腰。聘才是個知趣的人,忙把身子一挪,空出個坐兒。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