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品花寶鑒 第 248 頁


浣蘭牌起得不好,尚差了十數字,瓊華將牌攤出,那邊蓉華等也過來看時,只見斗的是:餞別春光已半年,小春天氣最堪憐。 酒分捭闔縱橫策,人比瑤池閬苑仙。 任說朝朝依玉樹,終應步步讓
作者:待考 / 頁數:(248 / 262)

浣蘭牌起得不好,尚差了十數字,瓊華將牌攤出,那邊蓉華等也過來看時,只見斗的是:餞別春光已半年,小春天氣最堪憐。

酒分捭闔縱橫策,人比瑤池閬苑仙。
任說朝朝依玉樹,終應步步讓金蓮。
彩雲明月如相妒,照徹樓台分外鮮。
那五位佳人同聲讚道:「這首詩倒像做成的,那裡像鬥出來的?真是字字穩當,且切今日之事。」綺香又笑道:「我最愛是:『任說朝朝依玉樹,終應步步讓金蓮』這一聯,為我輩閨閣吐氣。不然,這個園幾成了那幾個名旦的梨園了。」蓉華道:「姐姐,那幾個名旦你見過沒有?聞得二哥天天帶他們在園裡。」
綺香道:「若說這幾個名旦,倒也生得很好,我也只見過五六個,到年節下,他們也過來賀節。不是我說,我們今日這一班人,倒有幾個像他們。」這句話,就有紫想不出是誰, 其餘皆聽得人說過。浣蘭、瓊華恐綺香說出來,便不約而同的將閒話攔住他。時尚書屋
又看將近三更,也要各散。綺香輓留不住,只得同散,便說道:「殘月未盡,妹妹們可高興,能走到園門口不能?」眾佳人情願都走,一對對的手燈相照,眾姊妹你攜我,我攜你,一路說說笑笑,穿過了好些石門竹徑。正是:衣香鬢影留余艷,拾翠尋芳趁此時。
到了園門,各自上車,在車裡又各相辭謝了幾句,方纔坐了綉□,碾動雙輪,群婢各登車隨後,綺香也與十二紅各上車而回。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5十八回

奚十一主僕遭惡報潘其觀夫婦閙淫魔

話說眾佳人怡園一敘,正如群花齊放,百鳥爭鳴,香留數日。後來彼此唱和了許多詩,傳為佳話。這回又有幾個下作人,做幾件下作事出來。
卻說奚十一選了廣西一個知州,是個極苦的地方,十分不樂,心上想告病不去。又因近着他家鄉,且菊花是廣西人,藉此可以回家看看,因此竭力唆成。奚十一近來得了家信,洋行倒了,鹽場又為海水沖了,家事不好。又聽得老太翁得了腿疾,也要告玻又想家內兄弟都已回去,也輪不到他作主,不如且到廣西走走,看看局面怎樣。時尚書屋
但此時已經盤費全無,而且又欠了潘三四千銀子,急於要還,日來催逼,把個揮金如土的奚十一閙得走頭無路起來。潘三是個大帳局,一天之內往來的保家不少,聽說奚家的洋行倒了,鹽場漂了,人口如風,已傳遍了。
別的帳局更不用說。奚十一竟至告貸無門。思前想後,不得主意。此時十月天氣,日短夜長,日裡在外頭張羅,夜間開了燈,惟以吃煙為事。時尚書屋
吃迷了,睡着不醒。一連幾夜,把個菊花熬得清水直流。且自三月內修腎之後,雖然壯觀了些,其實不中用。
一來疙疙瘩瘩,皮肉粗了,而且周圍不甚平整,兼之頭重腳輕,雖見頭腦猙獰,其實根株疲軟,只好停頓多而縱送少。菊花才二十幾歲,火盆似的,如何能常吃那粗糲東西?一日,奚十一帶了胡八出門去了,與唐和尚商量。一輪晴日,滿照明窗,菊花梳了頭,好不納悶。無意之間到外邊來散步,走到跟班房門 口,見關着門,裡面有笑聲。時尚書屋
菊花輕輕的在門縫裡一張,見春蘭彎着腰在炕邊,看有四隻腳站在一處。菊花一見,即把袖子掩了口,聽巴英官說道:「你倒會長,怎麼他不會長,總是這樣的?」春蘭道:「也覺長了些,沒有你的長得快就是了。你人雖短,他倒長呢,與老爺的差不多了。」英官道:「老爺如今的還不及我了。」
說話之間,兩人的腳步又翻了轉來,在前的此時在後,在後的忽又在前。菊花看得軟洋洋的,牙齒咬得扎喇喇的響起來,心中受不得了。欲要罵他們幾句,又不好意思,只得回房。心裡想道:「倒不料這兩個小狗□的也會閙鬼。時尚書屋
人還賺我說兔子不起陽的,誰曉得一爐的好燒餅。既然會這樣,那樣想必也會的了。」想得臉紅紅的。老婆子送了飯進來,菊花吃了飯,開了燈。時尚書屋
忽然將那枝槍看了一會,把雙指圍了一圍,足足有一虎口粗細,放下夾在腿間,把煙挑了一盒子出來,剪了燈煤,慢慢的一口一口吹了幾口,星眼朦朧的像要睡着。覺得有人伏在他身上來,親了一個嘴,慢慢的睜開眼來,見是奚十一回來了。菊花笑了一笑,只見奚十一臉有笑容,就到那邊躺下吹煙。菊花問道:「你今日為何回來得快?」奚十一嘆口氣道:「人情勢利,早知如此,我若省儉些,非但不欠帳,而且還有餘,何必要受人這些氣!今日若不是唐和尚、張仲雨做保,這潘三準不肯借錢,還要逼還欠帳。時尚書屋
就是潘三,他也借過我的錢,我何嘗要過利錢?不料此時將對扣的帳來借給我,你想,這個交情可嘆不可嘆。我本來零零碎碎使了他三千銀子,他如今加上利錢,就算四千。再借給我二千兩做盤纏,就要我寫了一萬銀子的欠票,到江南太爺任上先還五千,到廣東再還五千。他叫兩個夥計同了去,我此時無法,只好依他。時尚書屋
到了江南就好了,能一齊還了便更好,省得一路供養他們。帶著兩個帳主回家,也不好看。」菊花道:「那個潘三原不是個東西,怪 不得人家要摳他的屁股,我就恨他那個討人嫌的嘴臉。」奚十一嘻嘻的笑。時尚書屋
菊花道:「銀子呢,拿回來了?」奚十一道:「拿回來了。」菊花道:「我聽得有個九香樓是相公們新開的,賣些花綉東西,你與我買一樣東西。我要兩雙花袖,一雙要刻絲的,一雙要拉鎖的。」奚十一道:「我們此去,正在蘇州路過,到蘇州去買罷,這裡也是蘇州來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