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品花寶鑒 第 3 頁


見俗優濫妓,油頭粉面,無恥之極,則可恨。你想,凡目中所見的,去了這些,還有那一種人?”子玉正猜不着他所說什麼,只得說道:「既然娛悅不在聲色,其唯二三知己朝夕素心乎?」仲清大笑。南湘
作者:待考 / 頁數:(3 / 262)

見俗優濫妓,油頭粉面,無恥之極,則可恨。你想,凡目中所見的,去了這些,還有那一種人?”子玉正猜不着他所說什麼,只得說道:「既然娛悅不在聲色,其唯二三知己朝夕素心乎?」仲清大笑。南湘道:「豈有此理!朋友豈可雲娛耳悅目的?庾香設心不良。」說罷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子玉被他們這一笑,笑得不好意思起來,臉已微紅,便說道:「你們休要取笑。我是這個意思:揮麈清淡,烏衣美秀,難道不可娛耳,不可悅目? 醇醪醉心,古劍照膽,交友中難道無動心蕩魄處麼?」南湘笑道:「你總是這一間屋子裡的說話,所見不廣,所游未化。」
即從(靴)裡取出一本書來,送與子玉道:「這是我近刻的,大約可以娛耳悅目,動心蕩魄者,要在此數君。」仲清笑道:「你將此書呈政于庾香,真似蘇秦始見秦王,可保的你書十上而說不行。他非但沒有領略此中情味,且未見過這些人,如何能教他一時索解出來?」子玉見他們說得鄭重,不知是什麼好書,便揭開一看,書目是《曲台花遜,有好幾篇序,無非駢四儷六之文。南湘叫他不要看序,且看所選的人。時尚書屋
子玉見第1個題的是:瓊樓珠樹袁寶珠寶珠姓袁氏,宇瑤卿,年十六歲。姑蘇人。隷聯錦部。善丹青,嫻吟詠。時尚書屋
其演《鵲橋》、《密誓》、《驚夢》、《尋夢》等出,艷奪明霞,朗涵仙露。正使玉環失寵,杜女無華。纖音遏雲,柔情如水。《霓裳》一曲,描來天寶風流。時尚書屋
春夢重尋,譜出香閨思怨。平時則清光奕奕,軟語喁喁,勵志冰清,守身玉潔。此當於郁金堂後築翡翠樓居之。因贈以詩:舞袖輕盈弱不勝,難將水月比清澄。時尚書屋
自從珠字名卿後,能使珠光百倍增。
瘦沈腰肢絶可憐,一生愛好自天然。
風流別有消魂處,始信人間有謫仙。
子玉笑道:「這不是說戲班裡的小旦麼?這是那裡的小旦,你讚得這樣好?」仲清道:「現在這裡的,你不見說在聯錦班麼?」于玉道:「我不信,這是竹君撒謊。我今年也看過一天的戲,幾曾見小旦中有這樣好人?」南湘道:「你那天看的不知是什麼班子,自然沒有好的了。」子玉再看第2題的是:瑤台璧月蘇惠芳惠芳姓蘇氏,字媚香,年十七歲。姑蘇人。時尚書屋
本官家子,因飄泊入梨園,隷聯錦部。秋水為神,瓊花作骨。
工吟詠,尚氣節,善權變。慧心獨造,巧奪天工,色藝冠一時。
其演《瑤台》、《盤秋》、《亭會》諸戲,真見香心如訴,嬌韻欲流。吳絳仙秀色可餐,趙合德寒泉浸玉,蘇郎兼而有之。嘗語人曰:「余不幸墜落梨園,但既為此業,則當安之。誰謂此中不可守貞抱潔,而必隨波逐流以自苦者。」
其志如此。而遙情勝概,罕見其匹焉。為之詩曰:風流林下久傳揚,蘇小生來獨擅長。
一曲清歌繞樑韻,天花亂落舞衣香。

簫管當場猶自羞,暫將仙骨換嬌柔。
一團絳雪隨風散,散作千秋兒女愁。

再看第3題的是:

碧海珊枝陸素蘭素蘭姓陸氏,宇香畹,年十六歲。姑蘇人。
隷聯錦部。玉骨冰肌,錦心繡口。工書法,雖片紙尺絹,士大夫爭寶之如拱壁。善心為窈,骨逾沉水之香;令德是嫻,色奪瑤林之月。時尚書屋
常演《制譜》、《舞盤》、《小宴》、《絮閣》諸戲,儼然又一楊太真也。就使陳鴻立傳,未能繪其聲容;香山作歌,豈足形其彷彿。好義若渴,避惡如仇。真守白圭之潔,而凜素絲之貞者。時尚書屋
豐致之嫣然,猶其餘韻耳。為之詩曰:芙蓉出水露紅顏,肥瘦相宜合燕環。
若使今人行往事,斷無胡馬入撞關。
此曲只應天上有,不知何處落凡塵。
當年我作唐天寶,願把江山換美人。

再看第4題的是:

山兼山艷雪金漱芳漱芳姓金氏,字瘦香,年十五歲。姑蘇人。隷聯珠部。秀骨珊珊,柔情脈脈。時尚書屋
工吟詠吹簫,善弈棋,楚楚有林下風致。其演戲最多,而尤擅名者,為《題曲》一出。
真檀口生香,素腰如柳。比之海棠初開,素馨將放,其色香一界,幾欲使神仙墮劫矣。其餘《琴姚》、《秋江》諸戲,情韻如生,亦非他人所能。而香心婉婉,秀外慧中。時尚書屋
是真女郎掌書仙,豈菊部中所能□耶?為之詩曰:纖纖一片彩雲飛,流雪迴風何處依。
金縷香多舞衣重,只應常着六銖衣。
芙蓉輸面柳輸腰,恰稱花梁金步遙
就使無情更無語,當場窄步已魂消。

再看第5題的是:

玉樹臨風李鬰林鬰林姓李氏,字仙,年十五歲。揚州人。
隷聯珠部。初日英蕖,曉風楊柳。嫻吟詠,工絲竹、圍棋、馬弔皆精絶一時。東坡《海棠》詩云;”嫣然一笑竹籬間,桃李漫山總粗俗。”
溫柔旖旎中,自具不可奪之志,真殊艷也。其演《折柳陽關》一出,名噪京師。見其婉轉嬌柔,哀情艷思,如睹霍小玉生平,不必再談《賣釵》、《分鞋》諸曲,已恨黃衫劍容,不能殺卻此負情郎也。再演《藏舟》、《草地》、《寄扇》等戲,情思皆足動人。時尚書屋
真瓊樹朝朝,金蓮步步,有臨春、結綺之遺韻矣。為之詩曰:舞袖長拖艷若霞,妝成□□髻雲斜。
侍兒扶上臨春閣,要斗南朝張麗華。
慧絶香心酒半酣,妙疑才過月初三。
動人最是《陽關》曲,聽得征夫恨不堪。

再看第6題的是:

火樹銀花王蘭保蘭保姓王氏,字靜芳,年十七歲。揚州人。
隷聯錦部。翩若驚鴻,婉若游龍。通詞翰,善武技,性尤烈,不屈豪貴,真玉中之有聲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