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品花寶鑒 第 6 頁


一個已似海棠花,嬌艷無比,眉目天然。一個真是天上神仙,人間絶色,以玉為骨,以月為魂,以花為情,以珠光寶氣為精神。子玉驚得獃了,不知不覺把帘子掀開,凝神而望。那兩個妙童,也四目澄澄的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62)

一個已似海棠花,嬌艷無比,眉目天然。一個真是天上神仙,人間絶色,以玉為骨,以月為魂,以花為情,以珠光寶氣為精神。子玉驚得獃了,不知不覺把帘子掀開,凝神而望。那兩個妙童,也四目澄澄的看他;那個絶色的更覺凝眸佇望,對著子玉出神。時尚書屋

子玉覺得心搖目眩。那個絶色的臉上,似有一層光彩照過來,散作滿鼻的異香。
正在好看,車已過去。後頭又有三四輛,也坐些小孩子,恰不甚佳。子玉心裡有些模模糊糊起來,似像見過這人的相貌,好像一個人,再想不起了。
心裡想道:「這些孩子是什麼人?也像戲班子一樣,但服飾又不華美。那一個直可稱古今少有,天下無雙。他既具此美貌,何以倒又服禦不鮮,這般光景呢,真委屈了此人。當以廣寒宮貯之,豈特郁金堂、翡翠樓,即稱其美。時尚書屋
這麼看來,『有目共賞』的一句,竟是妄言了。把方纔這個保珠比他,做他的輿□,也還不配。」子玉一路想到了家;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魏聘才途中誇遇美王桂保席上亂飛花
話說子玉在車裡,一路想那所見的絶色美童。到了家,見門口一車三馬,認得王通政的家人,知道通政在此。便進來到書房,見他父親陪着王文輝在那裡說話,上前見了,說道:「方纔到舅舅處請安。」文輝笑容可掬的道:「我一早出來,還未到家。」
子玉站在一旁,見文輝說:「開春同年團拜,已定了聯錦班,在姑蘇會館唱戲。這回只怕人不多,現在放外任與出差的不少,大約不過三四桌人。」梅學士道:「袁海樓巡撫雲南,蘇列侯奉命山右。其餘學差者有二人,司道出京者三人,餘下不過此眼前數人,大約還不滿四席了。」

王文輝又到裡頭去見了顏夫人,彼此道了些家常閒話,即提起他次女瓊華十六歲了,尚未字人,托士燮留心物色。士燮答應,隨又說道:「擇女婿也是一件難事,盡有外貌甚好,內裡平常。也有小時聰明,大來變壞的。」顏夫人介面說道:“這總是各人的姻緣。時尚書屋
非但揀女婿難,就是要替你外甥定一頭親事也是不容易的。文輝道:「要像外甥這樣好的,那裡去選呢?」正說著,只見一個仆婦,手裡拿着兩個紅帖走進二門。士燮問道:「有誰來了?」
仆婦將帖呈上說道:「門上說是家鄉來的,現在二門外等回話。」
士燮看時,一個全帖上寫着:世愚侄魏聘才;一個寫着:門下晚學生李元茂。
士燮道:「這稱呼是小門生,不知那裡來的?這魏聘才又是誰呢?」王文輝道:「世愚侄,不要是魏老仁的兒子麼?」
士燮道:「只怕是的,今年夏間接着老仁的信,說要打發他兒子進京弄一小功名,托我收留照應的話。若論老魏人品,實在下作,惟在你我面上,還算有點真情。」文輝道:「若論老魏,原是個上等聰明人,要發科甲也很可發的,就是陰騭損多了,成了個潑皮秀才。 既是他兒子遠來投奔,老弟也是義無所辭的。」
士燮叫梅進進來問了,果然是他。一個是西席李先生之子。吩咐梅進:「請他們在花廳上坐,說我就出來。」文輝也就起身告辭,士燮送到門口,轉身到花廳垂花門首,即叫跟班的到書房去請少爺出來,遂即踱進花廳。時尚書屋
只見上首站的一個少年,身材瘦小,面目伶俐;下首一個身材笨濁,面色微黃,濃眉近視,懼約有二十幾歲光景。那上首的蹌步上前,滿面笑容,口稱老伯,就跪下叩頭。士燮還禮不迭,起來看道:「老世台的尊範,與令尊竟是一模一樣。」
聘才正要答應,李元茂已高高的作了一個揖,然後徐徐跪下,如拜神的拜了四拜。士燮兩手扶起,說道:「你令尊正盼望你來,一路辛苦了。」那李元茂掀唇動齒的咕嚕了一句,也聽不明白。士燮讓他們坐了,聘才道:“家父深感老伯厚恩,銘刻五內,特叫小侄進京來,給老伯與老伯母請安,還要懇求栽培。時尚書屋
“士燮問了他父母好。子玉出來,見過了禮,士燮即叫子玉引元茂去見他父親,子玉即同了元茂、聘才到書房去了。士燮吩咐家人許順,收拾書房後身另院的兩間屋子,給他們暫且住下。
又吩咐同了他們的來人,去搬取行李,才到上房去了。
這邊子玉引李、魏二人到了書房,性全已知道他兒子來了,等他叩見過了,然後與魏聘才見禮,問了姓名,性全讓他上坐,聘才只是不肯。子玉想了一想:「先生父子乍見,定然有些說話。」就引聘才到對面船房內坐下,雲兒與俊兒送了茶。聘才笑道、「世兄可還認得小弟麼?」子玉道:「面善的很,實在想不起了。」
聘才笑道:「從來說貴人多忘事,是不差的。那一年,世兄同着老伯母進京,小弟送到船上。世兄雙手拉住了腰帶,定要叫小弟同伴進京,老伯母好容易哄編,方纔放手,難道竟不記得了?」子玉笑道:「題起來卻也有些記得。那時弟只得五歲,似乎仁兄名字有個珍字。」
聘才道:「正是。 我原說像吾兄這樣天聰天明的人,既蒙見愛,定是忘不了的。」子玉問道:「仁兄同李世兄來,還是水路來的,還是起旱來的?」聘才道:「雖是坐船,還算水陸並行。說也話長,既在這裡叨擾,容小弟慢慢的細講。」
正說著,見雲兒走來請吃飯,遂一同到書房來。性全忙讓聘才首坐,聘才如何肯僭,仍讓先生坐了,次聘才,元茂與子玉坐在下面。席間性全問起一路來的光景,又謝聘才照應。聘才謙讓未逞,又讚了元茂許多好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