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第 7 頁


厭這個男人。 看到她,殷羅眯起眼,一道光芒掠過眼底。 「師弟,你什麼時候金屋藏嬌了?」 「出去!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冷無赦淡聲說道,又恢復了模樣。 見冷無赦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殷羅的眼掠過一絲怒芒,
作者:元媛 / 頁數:(7 / 24)

她很有自知之明,除了輕功外,她其它功夫都是三腳貓,反正打不贏就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著她的碎念,冷無赦微微一笑,可笑容才勾起,眼神立即一冷,一手抱住她,一手朝門口輕輕彈指。「出來!」
「師弟,你出手還真狠。」
一名男人推開門,臉頰划過一道血痕,英俊的臉龐勾着一抹笑,可眼神卻有着跟俊龐不相襯的嗜血冷芒。「若不是我閃得快,命中的就是我的喉嚨了。」

冷無赦不語,只是冷着臉龐,用身影當住了身後的水娃兒,褐眸淡淡的看著男人。
他是誰?水娃兒探出頭,好奇地看抽男人,第1眼就注意到他眼中帶著浸血的侵略,讓人不喜歡。她皺眉直覺討厭這個男人。
看到她,殷羅眯起眼,一道光芒掠過眼底。
「師弟,你什麼時候金屋藏嬌了?」
「出去!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冷無赦淡聲說道,又恢復了模樣。
見冷無赦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殷羅的眼掠過一絲怒芒,可看向水娃兒的時候又一臉邪氣。
「小娃兒,你小心點,這傢伙可是妖怪,跟他太接近的人都會死的。」
他冷笑地注視着冷無赦的反應。
冷無赦斂眸不語,讓人摸不清他的思緒。
「你是他師兄吧?」水娃兒挑眉,不以為然地看著他。「那你跟他朝夕相處,怎麼還能活到現在?難道你也是妖怪?而且道行還很高,所以才沒被剋死?搞不好那些被剋死的人都是因你而死的也不一定,嘖嘖!原來真正造孽的人是你呀!」
殷羅眯起眼、冷冷地瞪着水娃兒,聲音陰冷。
「小娃兒,牙尖嘴利的,對你可沒好處。」

「沒辦法。」
水娃兒聳聳肩,笑得很甜。
「我對畜生之類的總是說不出什麼好聽話,還請你見諒。」

「你」她的話激得殷羅怒火一起,「找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快速地朝水娃兒射出一抹銀芒,可另一道銀光的動作更快,鏗地一聲,襲向水娃兒的銀針立即反射回去,掃過殷羅的右耳,射進牆壁之中。
霎時,一把冰冷的軟劍抵着殷羅的喉嚨。
殷羅立即頓住身子,不敢動彈。
冷無赦淡淡地看著他,手往前使力,軟劍在殷羅喉嚨抵出血痕。「師兄,你太過放肆了。」

他不悅地抿唇,居然有人敢在他的地盤動手,還想傷水娃兒?「若想逼我動手,你成功了,可是你有這個命來賭嗎?嗯?」右手勁再使,軟劍更陷入,鮮血流得更多。
「呃......」殷羅不敢說話,可眼睛卻一直看著冷無赦,注視着那張邪美的臉龐。
「喂!冷無赦......」水娃兒忍不住開口,他冷血的模樣讓她心驚,聲音怯怯的,「你......真的要殺他嗎?」
冷無赦看向水娃兒,察覺到她的害怕,撒手收回軟劍。「滾!再有下次,算算你是不是還有命能跟我賭。」

殷羅摀住流血的喉嚨,像是發現到什麼,得意地笑了。
「哈哈!師弟,竟然放我一馬?哈哈哈......」
大笑着的殷羅看向水娃兒,眼神奇異卻又複雜。「哼!沒有弱點的師弟、血樓樓主,你還真的無敵嗎?哈哈。」

水娃兒則怔怔地看著這一切,聽著殷羅謎似的話語,再看向一臉冷淡的冷無赦,她......究竟來到一個怎樣的鬼地方?

第3章

這地方還真的一點人氣都沒有!
在血樓待了幾天,水娃兒覺得自己快悶死了。
這裡的人全都陰陽怪氣的,就連僕人也安靜得跟鬼一樣,完全無聲無息。
還有那個殷羅,每次都用那種詭異的眼神遠遠地看著她,看得她全身髮毛。
這樣比起來,冷無赦可能還正常多了。
水娃兒夾了塊肉放進嘴裡,杏眸覦了身旁男人一眼。
冷無赦很安靜地一口一口吃着飯,偶爾會夾菜,可几乎是吃白飯比較多。
跟他相處這幾天,她知道他話很少,而且對旁人都冷淡得視若無物,只有對她,他會耐心地聽她說話,而且眼睛會一直看著她。無時無刻地注視着她。
就像現在,他雖然在吃飯,可那雙漂亮褐眸還是常常看向她,好像怎麼都看不膩似的。
發現她的注視,冷無赦停下筷子,褐眸與她對視,不過卻也不開口,只是靜靜看著她。
水娃兒受不了地放下筷子。「喂!你每天都這樣看著我,不會膩嗎?」而且,每次看著她的眼神都專注得讓她臉紅心跳,萬般不自在。
「膩?為什麼?」他反問,看著她,他覺得很好,一直看著她,心就暖暖的。
水娃兒忍不住翻翻白眼,每次問他話,他只會疑惑地反問她,最後往往都是她在說話,而他總是安靜地聽。
「你這樣一直看著我,有什麼好看的?」雙手環于胸前,她沒好氣地看著他。
「不知道。」
他只是想看她,沒有任何原因。
水娃兒忍耐地吐了口氣,深呼吸了下,再問:「你除了不知道、為什麼,還會說什麼?」
「娃兒。」
她的名字。
水娃兒被打敗了!瞪着他,可卻沒辦法對那張好看的臉龐生氣,只能無奈地嘆口氣。
「真不懂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她忍不住嘀咕。
觀察他幾天,她發現他和所有人都保持距離,像是有潔癖,完全不讓人靠近他:除了她之外。
她像是特例,可以靠近他、碰觸他,甚至跟他說話,他完全不會拒絶,甚至可以說是對她百依百順。
她是不討厭他這樣對她啦......好吧,根本可以說是喜歡,她也喜歡他看她的眼神,不排斥跟他相處
雖然,他的話真的好少。
執起筷子,水娃兒繼續吃飯,順手夾了一筷子菜抬他。「喂!你不要只吃白飯,那麼多菜乾嘛不吃?」她邊說邊夾了好幾種菜色到他碗裡。
冷無赦則怔怔地看著她,再看著碗裡滿滿的菜,都不動筷。
「怎麼了?」見他不吃,水娃兒挑眉,疑惑地看著他。「幹嗎不吃?還是這些菜你不喜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