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五鳳吟 第 2 頁


此是生乎一快。」琪生道:「適間鄒老是何等人?」君讚道:「他諱廉,曾領鄉薦,做過一任縣尹,為人迂腐不會做官,壞了回來。聞知他有一令嬡,適纔所見想必就是。難道世間有此尤物,真令我心醉欲
作者:待考 / 頁數:(2 / 40)

此是生乎一快。」琪生道:「適間鄒老是何等人?」君讚道:「他諱廉,曾領鄉薦,做過一任縣尹,為人迂腐不會做官,壞了回來。聞知他有一令嬡,適纔所見想必就是。難道世間有此尤物,真令我心醉欲死。」

二人正在雌黃,忽聞殿外甚喧嚷,忙跑出來。時尚書屋
只見山門外三四十人圍着一個漢子,也有上前去剝他衣服的,也有口裡亂罵不敢動手的,再沒一個人勸解。琪生定睛看那漢子,只見面如鍋底,河目海口,赤髯滿腮,雖受眾侮卻面不改容,神情自若。因問他人道:「是什緣故?」中間一人道:「那漢子賭輸了錢,思量白賴,故此眾人剝他衣服,要他還分。」琪生道:「這也事小。時尚書屋
怎沒人替他分解?“那人道:“相公不要管罷。這干人懼是無賴光棍,惹他則甚。」君贊也道:「我們進去罷,不必管他閒事。」琪生正色道:「凡人在急迫之際,不見則已,見而不救於心何安?」
遂走進前分開眾人道:「不要亂打。他該你們多少錢俱在我身上。你們只着兩個隨我進來。」遂一手攜着那漢子同進書房,也不問他名姓,也不問他住居,但取出一包銀子,約有十二三兩,也不去稱,打開與眾人道:「此銀是這位兄該列位的,請收了罷。」
眾人接着銀子,眉歡眼笑謝一聲,一哄而散。時尚書屋
琪生對那漢子道:「我看足下一表人才,怎麼不圖上進,卻與這班人為伍,非兄所為。」那漢子從容答道:「咱本是山西太原人,姓焦,名熊,字伏馬,綽號紅須。幼習武藝,舊年進京指望圖個出身。聞知嚴嵩弄權,遂轉過來,不想到此盤費用盡。時尚書屋
遇見這些人賭錢,指望落場贏它幾貫,做些盤纏。誰想反輸與他,受這些個的凌辱。咱要打他又沒理,咱要還分又沒錢。虧得相公替咱還他,實是難為了。」
因問:「相公姓什名誰?」琪生就與他說卻姓名,又取三兩銀子送他作路費。紅須也不推辭,接在手中,也不等琪生送他,舉手一拱叫聲「承情了」,竟大踏步而去。時尚書屋
君贊埋怨道:「這樣歹人盟兄也將禮貌待他,又白白花去若干銀子。可惜可惜。」琪生笑道:「人各有志,各盡其心而已。若能擴而充之,即是義俠。時尚書屋

豈可惜小費哉。」兩人說了一會,卻又講到美人身上。你誇她嫵媚,我讚她娉婷;你說她體態不同,我說她姿容過別。直摹寫到晚,各歸書房。時尚書屋
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2回

題佛贊梅香沾惠

詞曰[
佳人纖手調丹粉,圖成大士。何限相思恨,無端片偈心相印,楊枝灑作蓮花信。侍兒銜命來三徑,柳嫩花柔,風雨渾無定。連城返趙蒼苔冷,殘紅褪卻餘香藴。時尚書屋

右調《蝶戀花》

說這君贊別了琪生到自己書房,思思想想,醜態盡露,自不必說。這琪生亦忽忽如有所失,日日拿着鳳釵,鼻兒上嗅一回,懷兒中摟一回,或做詩以消悶,或作詞以致思,日裡做衣襯,夜間當枕頭,一刻不離釋。讀書也無心去讀,飯也不想去吃,只是出神稱鬼的,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且說這鄒澤清,年及五旬,夫人戴氏已亡。只生一女,小字雪娥,年方十六,貌似毛施,才同郗衛,尤精於丹青。家中一切大小事務俱是她掌管。鄒公慎于擇婿,尚未見聘。時尚書屋
房中有兩個貼身丫鬟,一個喚輕煙,年十七歲,一個喚素梅,年十六歲,俱知文墨,而素梅又得小姐心傳,亦善丹青。二人容貌俱是婢中翹楚。雪娥待以心腹,二人亦深體小姐之意。時尚書屋
那日,雪娥自庵中遇見琪生,心生愛慕,至晚卸妝方知遺失鳳釵。次早着人去尋不見,一發心中不快。輕煙與素梅亦知小姐心事,向小姐道:「小姐胸中事料不瞞我二人,我二人即使粉骨碎身,亦不敢有負小姐。但為小姐思量,此事實為渺茫,思之無益,徒自苦耳,還勸小姐保重身體為上。」
雪娥道:「你二人是我心腹,我豈瞞你。我常操心礪志,處已恆嚴,既不肯越禮又焉肯自苦?只是終身大事也非等閒,與其後悔,無寧預謀。」說罷唏噓似欲墮淚。時尚書屋
輕煙見小姐愁悶不解,便去捧過筆硯道:「小姐,我與你做首詩兒消遣罷。」雪娥道:「我愁腸百結滿懷怨苦,寫出來未免益增惆悵,寫它則甚。」素梅又道:「小姐既不做詩,我與你畫幅美人玩耍何如?」雪娥道:「我已紅顏命薄,何苦又添紙上淒涼?就是描得體態好處,總是愁魔筆墨,俱成孽障,着手傷心,縱多淚痕耳,畫它何用?」二人見小姐執性,竟沒法處。時尚書屋
雪娥手托香腮悶悶地坐了一會,忽長嘆道:「我今生為女流,當使來世脫離苦海。」遂叫素梅去取一幅白綾來。少頃白綾取到,雪娥展放桌上,取筆輕描淡寫,圖成一幅大士,與輕煙着人送去裱來。又吩咐二人道:「如老爺問時,只說是小姐自幼許得心願。」
輕煙捧着大士出來,適遇鄒公,問道:「是什物件?」輕煙道:「是小姐自幼許得的大士心願,今日才圖完的。」
鄒公取來展開一看,見端嚴活潑,就如大士現身。遂拿着聖像笑嘻嘻地走進女兒房中道:「孩兒這幅大士果然畫得好。」雪娥笑道:「孩兒不過了心願而已,待裱成了,送與爹爹題贊。」鄒公笑道:「不是找誇你說,若據你這筆墨,雖古丹青名公,當不在我兒之上。時尚書屋
若是題贊,必須一個寫作俱佳的名儒方可下筆,不然,豈不塗抹壞了。只是如今哪裡去尋寫作俱佳的人?」遂躊躇半晌,忽大笑道:「有了,有了。前日在庵中題詩的人,寫作俱佳,除非得他來才好。裱成之時待我請他來一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