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檮杌萃編 第 1 頁


清·錢鍚寶又名《宦海鐘》版本[民國五1916年漢口中亞印書館排印本。十二編二十四回。題「誕叟着」。誕叟,本名錢鍚寶,字叔楚,浙江杭州人,約光緒二十1894年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13)



清·錢鍚寶

又名《宦海鐘》
版本[
民國五1916年漢口中亞印書館排印本。十二編二十四回。時尚書屋
題「誕叟着」。誕叟,本名錢鍚寶,字叔楚,浙江杭州人,約光緒二十1894年前後在世。時尚書屋
內容[
以反面人物賈端甫為中心,敘述了清末官場商場的黑暗與腐敗。本書結構完整,文筆辛辣。「檮杌」者,惡人也。
第1回
尤伯青湊趣開筵 賈端甫臨崖勒馬
第2回
贅煙富室大度能容 買笑秦淮酸懷難遣
第3回
流瀣相投高談道學 睚眥必報巧遇冤家
第4回
龍伯青忍辱紹箕裘 增朗之避風登仕服
第5回
戒懍四知正言規友 政成百里密疏薦賢
第6回

學步後塵苦心獨運 榮膺簡擢袒腹雙棲
第7回
甘小就正立知機 惡作偽才媛擇木
第8回
屈膝負荊終成佳偶 嚙臂斷袖別具賞音
第9回
助奩妝院司同擲錦 誤朝賀府縣共迷花
第10回
澄敘官方驚看白簡 褒崇勛績榮擢烏台
第10一回月夜看山魂銷羅綺 涼宵聽雨鄉戀溫柔
第10二回買軍火太守展長才 開綺筵欽差饒雅興
第10三回長袖善舞利益均霑 新學爭鳴譸張百出
第10四回會短離長蕭郎縈別夢 情深膽怯弱弟試靈丹
第10五回侍疾承恩正名有待 酬庸表績特薦頻邀
第10六回得色思財驚傳惡耗 以財易色細演奇談
第10七回祝融一炬熔盡銅山 飛燕重逢營成金屋
第10八回怙惡不悛遠戍榆塞 嗜痂成癖死殉蓮鈎
第10九回中萋菲飛章移柏座 執斧柯投刺訪蘭友
第2十回女償父債供狀分明 李代桃僵遺言慘切
第2十一回藥石誤投喪明抱痛 蒹葭幸托涼血甘居
第2十二回失貞節嬌女善承歡 吞巨款惡奴謀反噬
第2十三回六親同運幕燕分飛 一夢荒唐轅駒息轍
第2十四回甘偕隱海陵營別墅 結同心嵩岳訪名山

結束 

第1回
尤伯青湊趣開筵 賈端甫臨崖勒馬
抱真子便說道:「這賈端甫,不是做那甘肅臬台的賈廉訪麼?那是我認得他的。他是個有名的暮夜卻金,坐懷不亂的君子。怎麼也被這人編入小說裡頭?」誕叟道:「你到船上慢慢的看口虐,這書亦並未理沒了他的好處。」原來這賈端甫,名崇方,是南通州直隷州人,九歲上他父親就沒了,家裡光景極寒,幸虧他母親莫氏娘家尚可過得,按月貼補他些,才得混口飯吃,附在村學館裡讀書,天份卻甚聰明,十二歲上開了筆,做的破承題,先生說是很有意思。時尚書屋
二十歲上就進了學。誰知到了次年正月裡,他母親就死了,接着他的外公莫懷恩也就一病不起,他兩個娘舅,一個叫莫仁,一個叫莫信,都是市儈。他弟兄兩個看老子一死,就在爭奪家產,那肯再來照顧外甥。這賈端甫沒了靠傍,衣食更無着落。時尚書屋
過了母親的百日,就托親友替他找個館地。卻好州裡錢谷龍師爺,要請個西席替他的小兒子破蒙,有人推薦就請他過去,每月修洋四元。他好在單身人,也敷衍夠用了。時尚書屋
這龍師爺,名鐘仁,號實生,是浙江蕭山人,年紀有六十多歲,就了三十多年的州縣館,于百姓的脂膏上雖然不甚顧惜,于東家的面子上卻是十分恭維。所以,館運很好,積賺的幕囊也很不少,他的太太早已死了,大的兒子是太太生的,名叫玉年,號伯青,在衙門裡跟着學幕,也有二十多歲。小的兒子叫玉田,號研香,才七八歲,是姨太太生的。姨太太據說姓楊,東台人,有的說是花煙館裡的,有的說是一位東家收用過的丫頭,因為太太吃醋,送與這龍師爺的,卻也不知其底細。時尚書屋
但是這位楊姨太太,打得一手的好煙,能把煙絲拖到一尺多長,然後捲起上在斗內,又是一雙好小腳兒,進門就生了一位小姐,是夢見飛燕投胎生的,取名玉燕,又起了個號叫做夢飛。今年已十一歲,腳是他姐替他裹的,也甚校這賈端甫教的就是這姨太太的兒子龍玉田。這玉燕小姐每天早晨,也跟着識幾個字,讀兩句女兒經、千家詩。光陰迅速,在館裡不覺也就坐了兩年,與這龍師爺的大少爺及衙門裡的幾位師爺,也就混的很熟。時尚書屋
這一天是四月裡的天氣,正值通州城裡出會,衙門裡的書啟師爺文彬如、徵收師爺蓋子章、巴吉人、賬房師爺周德泉陪着州裡二少爺增郎之,一齊到龍師爺公館裡來,約龍伯青去看會,順便也就邀了賈端甫一同去。走了兩條街,街上男女老幼往來的,真如人山人海,擁擠不堪。又走了幾步,只見一群婦女,濃妝艷裹,在一家鋪內看會。看見他們來了,有一個穿雪青紡綢單衫,年約十六七歲的姑娘,連忙喊道:「二少爺到這裡來看!」這增二少爺望着他們,笑道:「你們全在這裡?」
跟手也有叫龍少爺的,也有叫巴師爺,也有叫老周的,咭咭叭叭,聽不清楚,大家就順步進去。賈端甫也就跟着過去,只見一個個妝研鬥眉,雖非王嬙鄭旦,態度亦自撩人。只恨自己一人不識。再細看這鋪子,是一丬洋貨店,掌柜的登時拿了一包香煙、一枝蜜蠟煙嘴送到增二少爺手裡,說道:「二少爺請用煙,好兩天不見了,今天天熱,開兩瓶荷蘭水吃吃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