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檮杌萃編 第 2 頁


」增二少爺道:「也好,只是擾你不當。」掌柜的道:「二少爺好說,只要二少爺多照顧些,就是了。」周師爺向掌柜的道:「劉子經你前一回送到衙門裡的荷蘭水,可不好,是來年陳,走了氣的,我們東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13)

」增二少爺道:「也好,只是擾你不當。」掌柜的道:「二少爺好說,只要二少爺多照顧些,就是了。」周師爺向掌柜的道:「劉子經你前一回送到衙門裡的荷蘭水,可不好,是來年陳,走了氣的,我們東家很生氣,你可趕緊帶些好的來。」劉掌柜忙道:「前期到的貨,原不是頂好的,因為衙門裡要的急,慌忙湊着送進去就是現在開的味兒也不好,師爺們請嘗嘗看,再過兩天,就有老德記的帶來了,一到就送兩打過去。」

一面說一面叫小伙計開了幾瓶,倒在玻璃盅裡。劉掌柜拿了一杯,用新手巾擦了擦口,恭恭敬敬的送到增二少爺手裡。只見增二少爺懷裡坐的穿雪青紡綢的姑娘,劈手把杯子奪了去,就喝。增二少爺望他說道:「小銀珠,你怕喝不得呢!」小銀珠把眼睛一斜,伸手在增二少爺臉上一摸,說道:「我倒是怕你喝不得罷,好意替你搶過來,你倒要說人。」
龍伯青在旁拍手道:「只怕你們兩個都喝不得。」劉掌柜慌忙又拿了一杯過來笑着說道:「這是董荷蘭,不要緊的。」還未送到增二少爺跟前,只見小銀珠把二少爺的頭一掰,把喝剩下的半盅,送到二少爺的嘴裡喝了。時尚書屋
文彬如、龍伯青齊聲喝采道:「好一個交懷盞!」二少爺也笑了。小銀珠望他們瞧了一眼。劉掌柜把這一杯遞與二少爺,然後拿了兩杯敬周師爺、龍少爺,又招呼小伙計到各人面前分送。時尚書屋
龍伯青的一杯,也是與一個穿玄色綢衫的姑娘分喝的。增二少爺就向那穿玄色的問道:「文卿,你肚子疼的毛病可好了麼?」
文卿道:「有時夜裡也還要發,那丸藥吃了也還斷不了根。」
增二少爺道:「只要龍少爺夭天替你捺着肚子,就好了。」
文卿聽說,就把手裡未吃完的荷蘭水,望增二少爺身上酒來。時尚書屋

龍伯青用手一欄,只聽邦郎一聲,玻璃盅子砸得粉碎。巴師爺道:「文卿,這遭你要賠了。」劉掌柜忙說:「不要緊的。」
又叫小伙計遞過手巾來擦手。可憐賈瑞甫在旁看的眼饞心熱,只恨沒人理他,自己低頭看了一看穿的衣服,也實在配不過,惟有暗暗的自己嘆了一口窮氣。不一時聽見鑼聲響亮,說是會已到了。小銀珠站在杌子上,一手扶着增二少爺的肩頭,一手拿一塊湖色熟羅手帕,微掩香唇。時尚書屋
還有一個小姑娘不過十歲左右,拉著周師爺說:「姨夫,你抱著我看。」旁邊坐的一個穿湖色熟羅裌襖的姑娘,約有二十多歲了,說道:「十二寶,你留心你的腳,不要碰臟了老周的衣裳。」周德泉真個把這小姑娘抱起來看。這小二寶看見門口有個賣紙做的小龍的,又叫:「阿姨!我要買個小龍玩呢。」
文卿回過頭來說道:「桂雲姊姊,我說不要帶這小東西來,你看只是吵。」巴吉人站在門口趕緊買了一個遞與小二寶。旁邊一個十二三歲、梳雙丫髻的小姑娘也就牽住巴吉人道:「我也要呢,你敢不買給我?」巴吉人只得又買了一個,遞與他道:「蘭仙,我看你這麼點點年紀,就會吃醋要強,將來大了不曉得要害多少人呢?」蘭仙把那龍望地下一甩,說道:「甚麼叫吃醋!我吃哪個的醋,你倒說說看?」巴吉人忙彎腰拾起來,送與蘭仙道:「怪我說的不好,我的寶貝不要生氣。」說的大家都笑了。時尚書屋
文卿說道:「真真作怪,這點點小東西也會撒嬌。」龍伯青低低的說道:「恐怕是跟你學的。」文卿在他肩上打了一下,說:「你拿我開心,回來再同你算帳。」說著,外頭一對一對的燈牌花傘,又是鑼鼓、棚秋、千架紛紛過去。時尚書屋
賈端甫躲在人家背後,也看得不甚清楚。時尚書屋
約有半個多時辰,會已過完,小銀球又買了一面玻璃磚的鏡檯,一盒香水。文卿等也買了些洋粉、洋胰、香水、頭繩等類。自然是記在這班少爺師爺帳上的。小銀珠拉著增二少爺,要他同去。時尚書屋
文卿也同龍少爺咬耳朵。大家本來都有去的意思,自然一齊答應。賈端甫是同來的,大家也不好意思撇他,他也不好意思單走,只得跟着同行出了店門。幾位姑娘在前,究竟大街上,這些少爺師爺不好過于放浪,只得稍為退後幾步,走了兩個彎子,已快到西南營了,這裡地方較為僻靜,銀珠就站着,等增二少爺走到跟前,一手扯住說:「我走不動了,你攙攙我嘗。」
巴吉人道:「我看不如爬在二少爺身上,叫二少爺掬着走罷。」小銀珠嚷道:「小巴你不要油嘴滑舌的,回來要你的好看!」龍伯青道:「他這麼大了,你還說他是小巴,你究竟要多大的巴,才夠你吃呢?」文卿把他打了一下道:「你這人,他們說話幹你甚事,要你多嘴。」小銀珠向着文卿說道:「姊姊,你再不管管姊夫,他更要無法無天的了。」文卿道:「我管得住他麼?除非花家的愛寶來,那就制得他服服貼貼的。」
龍伯青道:「阿彌陀佛,一百零一個局的也要吃醋。」
文卿道:「你該叫他的局麼?還要嘴犟。」說著,已到門口,大家一擁而進。打雜的忙招呼:「陳奶奶,快打帘子,二少爺來了」一面又喊:「李奶奶、大楊奶奶、小楊奶奶!拿文卿姑娘、桂雲姑娘、蘭仙姑娘的茶碗!」只見銀珠、文卿、桂雲的都是菜缸子,蘭仙的是茶碗,余外的都是客茶碗。打雜的送進一碟瓜子,小銀珠免不得分敬一回。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