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檮杌萃編 第 8 頁


反借事把這白小官攆掉,又密密的找了些好藥把這姑娘肚子裡的怪病醫好。老夫婦兩個做的卻甚秘密,以為外人一些不知。不料這種事體最易傳揚出去,無風尚要生浪,況是真藏實證的事。不多見時,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13)

反借事把這白小官攆掉,又密密的找了些好藥把這姑娘肚子裡的怪病醫好。老夫婦兩個做的卻甚秘密,以為外人一些不知。時尚書屋

不料這種事體最易傳揚出去,無風尚要生浪,況是真藏實證的事。不多見時,親戚鄰友早已都知,只不好意思當面說笑。他老夫婦兩個所以屢次託人做媒,曉得些的人家不是說八字不合。時尚書屋
就是說齋方非偶,以致耽誤到二十四歲。時尚書屋
這回媒人替賈端甫提親,賈端甫也是個本城的秀才,這些事那有一些不知的道理。只因自己一想,是個上無片瓦,下無立錐的寒儒,現在又失了飯,莫講沒人肯拿女兒給我,就有人肯拿女兒給我,我又拿甚麼來養活呢?難得這麼一位富翁文人可以招贅上門,不但目前免了孤單,日後也還有個倚靠。而且那個白小官聽說已不知流落何處,這事有無也還沒有甚麼實在的憑據,怎好因旁人蜚語誤了這美滿良緣,想定主意也就欣然應允。那周敬修見他是個新補的廩生,覺得面子也還好看,倒也不計較他的光景寒微。時尚書屋
這賈端甫就拿那替人代槍得的謝儀三百元,打了一頭的包金壓發荷花、別子一對、點翠環子一副、煮金手鐲兩個、戒指做了一套、寧綢的披風棉襖一條、大紅湖縐裙子還有些小襖褲之類送了過去,算是過禮。那邊也回敬了一套抱褂靴帽。賈端甫又自己買了一項新小帽子、一雙新緞靴子、一件新棉襖、一件玉湖縐棉袍子、一件金醬寧綢軍機馬褂、一雙茶青湖縐棉套褲、一件藍寧綢背心,也要算是煥然一新。時尚書屋
就在九月裡挑了一個日子,招贅到周家門上。這天周老頭請了幾個讀書進學的親友子弟,陪着新郎拜堂見禮坐牀撒帳。以後這幾位陪新郎的就邀着新郎到府上坐席,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輪流着勸酒,散席之後,擁着新郎到新房裡來閙房。逼着新郎同新娘對吃兩碗酒,新娘的兩碗是在嘴面前抿了一抿由兩個伴婆代吃了,新郎的兩碗卻是不准代,大家看著他幹了方纔肯散。時尚書屋
賈端甫酒量本不過好,到這光景竟有八九分的酒意,眾客散後,伴婆伏侍新郎新娘卸了大妝,關了房門出去。這時候洞房深掩,畫燭高燒,賈端甫看了這位新娘子,一表人才,風流富艷,當此酒醉花迷,也就如身入廣寒宮裡遇著了奔月嫦娥。但求親搗元霜無暇問他的曾偷靈首了。那位新娘也還遮遮掩掩,伸伸縮編的做出許多難禁難推的態度,究竟是否原壁無瑕,賈端甫既不甚考究,做書的更無從懸瑞,從此賈端甫在這溫柔鄉裡,靠着泰山、伴着矯妻也十分安樂。時尚書屋

更喜得是時來運來,到了第2年就生了一位千金,取名靜如。時尚書屋
這年正逢科場,丈人幫了盤川,到南京應考,考費不多,不敢久住,出了場就搭了輪船回到家裡,到了十月裡發榜。這天他翁婿母女四人正在盼望,直到夜裡天快亮的時候,忽聽見一棒鑼聲,接着就聽得那敲得震天的響。他丈人連忙披衣起來,心中又驚又喜,那賈端甫同那周似珍姑娘也都起來。開門一看,果是報子來了,心中不歡喜。時尚書屋
當時他丈人周敬修開發了報子的喜錢,在菩薩祖宗面前點了香燭,領着女婿磕了。天亮以後就有許多的親友前來道喜,不但他丈人面上光彩非凡,就是這位周似珍姑娘,平日親戚中曉得他那件事體,本不大瞧得起他,現在看見他的姑爺中了舉,指日就是位誥命太太,那些姑姨妹妹、遠親近鄰也就不由的同他親熱起來。可見,人生只要富貴,有時一長可蓋百短。成敗論人賢者不免,何況這些婦女們呢?時尚書屋
忙了幾天周敬修預備了盤川,叫他女婿賈端甫約了他那新科同年達友仁號怡軒,一同動身到蘆經港搭了船,不多一會功夫就到了江陰。上岸到學台衙門去填了親供,玩了兩日,又同上輪船到南京去拜老師。刻朱卷打托勢,住在狀元境一家客棧裡頭。時尚書屋
這南京是六朝金粉勝地,十二朱樓雖成陳跡,然中興以後,曾文正公當那戎馬倥傯之際,力持大體,首複舊觀,使那荒涼禾黍之場,一易而成內藉鶯花之地。後來,薛慰農先生又為之提倡風雅,鼓吹聲華,也就不減于《板橋雜記》所載的頓老琵琶五京顏色。當那夏秋之交,紅袖憑軒,畫船近岸,記得有一位先生做的竹枝詞有兩句道:「郎君來時你太早,晚風齊倚玉欄杆。」真是描寫得神。時尚書屋
就是這嚴冬的時候,暖閣紅爐也不殊那黨家的銷金帳裡,這兩位孝廉應酬了幾天,空了下來皆想領略領略這秦淮的風景,而且這狀元境離鈎魚巷又不遠。賈端甫還未啟口,這達怡軒是個曠達不覊的人,就先開口相邀。賈端甫想:我如今是個新科舉人,與從前教書的時候寒酸氣不同,大約到窯子裡去,他們也應該巴結巴結。就一口應承。時尚書屋
兩人裝束齊整,把人家送來的賀敬折了兩對,各人揣在身邊,一同前去到了六八子家。偏偏這賈端甫卻賞識了一位最紅的姑娘,名字叫做雙鈴的。達怡軒也賞識一個叫月紅的。那本家及房裡奶奶看沒熟人領着來,又摸不着這兩人的底細,雖不敢十分冷落,也不敢十分兜搭。時尚書屋
兩人坐了工會,先是雙鈴有人叫局,隨後月紅也有人來叫,兩人只得站起身來要走。開銷了兩塊錢。那房裡奶奶淡淡的留了一句,也就讓他們去了。時尚書屋
兩人回到寓中閒話一會各自就寢。賈端甫細想,這雙鈴態度風騷神情淫蕩,真不愧綽號叫做「活鯽魚」,比那通州的小銀珠要高得多。今兒初見無怪他不甚彩理,明天我去擺抬酒,大約總可親熱親熱。好在是人家送來的賀儀,就花掉些也還不心疼。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