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檮杌萃編 第 9 頁


起了這個念頭,第2天一早就同達怡軒說了,因為人少又約了一位同寓的候補佐親老爺馮吟舟、隔壁書鋪掌框的師父,還有前一回考寓的房東也是個讀書人,叫安小齋,約定晚上七點鐘,在六人子家雙鈴房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13)

起了這個念頭,第2天一早就同達怡軒說了,因為人少又約了一位同寓的候補佐親老爺馮吟舟、隔壁書鋪掌框的師父,還有前一回考寓的房東也是個讀書人,叫安小齋,約定晚上七點鐘,在六人子家雙鈴房裡吃酒,這幾位自然是都願意的。賈端甫又同馮吟舟談了一陣,問了問吃酒的規矩,同吃酒以後一切的規矩。時尚書屋

飯後兩點鐘,賈端甫就邀着達怡軒、馮吟舟同到六八子家打個茶圍。到了雙鈴房裡,雙鈴才起來,正在靠河窗口桌子面前坐著要梳頭,看見他們三人進來,笑着招呼大家坐了。泡了茶,賈端甫就向房裡高奶奶交代了一個六大、六小,六點鐘來吃,高奶奶出去吩咐了一聲,月紅頭上插着兩枝桃簪也過來,應酬了兩句,又說:「達老爺到我房裡去坐坐。」達怡軒口裡答應卻未起身。時尚書屋
月紅也就回房自去梳頭。時尚書屋
這時候天色尚早,嫖客未上市,所以甚覺清閒,三個人倒很坐了一會兒,雙鈴梳着頭無甚事,同着高奶奶也很同他們說笑了一陣。達怡軒說:「我們出去走走罷?」高奶奶說了一聲「晚上早些來」,雙鈴的頭還未梳完,望着賈端甫笑了一笑說:「我不送你了。」月紅也走出來招呼。時尚書屋
三人出門匆匆而去,馮吟舟走到路上說道:「在這雙鈴姑娘房裡能坐到這半天,雙鈴又肯這樣的招呼,端翁的面子真算是足極了。」賈端甫。心中也自暗暗的得意,覺得比昨天有趣了些。時尚書屋
三人回到寓中,坐了一會,又有人家送賀儀來。賈端甫、達怡軒忙着寫了詩帖交與來人,到了五點多鐘的光景,賈端甫就同了達怡軒、馮吟舟,又順便邀了隔壁的習師文一齊,走到六八子家。時尚書屋

此時雙鈴房裡無人,高奶奶就掀開帘子讓他四人進去、一看雙鈴不房裡,說是出局去了,只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敬了瓜子。問他名字說叫小金子,倒也是個小本家。一會兒月紅也來見了一個面。正盼着雙鈴回來,只聽見外頭打雜的喊了一聲:「高奶奶,金大人來了。」
這高奶奶連忙跑了出去。賈端甫在簾縫裡偷看,只見一位二十多歲圓方臉的少年,頭上戴了一頂緞棉小帽,面前釘着一塊避邪璽的帽花,臉上架着一個金絲墨晶外國眼鏡,身上反穿著一件雲狐犴尖的馬褂,青灰素緞的皮袍子,甚麼統子卻看不出,還有一位年紀約在四十左右,穿著也十分富麗,大約也是一位闊人,後頭跟着幾個跟班走了進來。高奶奶慌忙迎到院子裡,說道:「金大人、劉大人,請到對過房裡將坐一下罷。」金大人登時站住,臉上放出一種不願意的神氣出來,說道:「怎麼?房間裡有客麼!」高奶奶連忙陪笑道:「是個過路客人,來打茶圍,就要走的,好大人先在三寶房裡略微坐坐,已叫人催雙鈴去了。」
這金大人似乎還有不悅之色,幸虧同來的那位說道:「蔚翁,我們就在三寶房裡坐一坐,讓他趕緊就去收拾房間罷。」那三寶也立在對過房間門口,親自打着帘子喊道:「金大人、劉大人,請到我房裡坐一坐罷,雙鈴妹妹也就回來的。」這金大人卻不過情,才勉強走進去。時尚書屋
高奶奶趕緊進房拿了茶缸子過去,一面又叫打雜的快些到隔壁去,催雙鈴回來,說金大人來了。一面跑進房裡,向着賈端甫道:「賈老爺,對不住,只好請你讓一讓房間裡。」賈端甫望他愣了一愣道:「我們有酒呢,這回子讓了房間,回來酒在那裡吃呢?」高奶奶道:「這金大人來了,那是沒法的,不但此刻要請諸位讓讓,就是回來吃酒,也只好在對面客廳裡罷,實在是對不住。」賈端甫還在不肯答應,這高奶奶又說道:「諸位老爺是外路來的,大約不知道這位金大人是公子哥兒的脾氣,說聲翻了臉,不但我們吃不住,就是你老爺面子上也要下不來呢。」
賈端甫還要說話,達。治軒是隨遇而安的人,就說:「我們讓讓又何妨?同是一樣的吃酒,又何在乎這間那間,免得叫他們為難。」那馮吟舟聽見是金大人,更是早已嚇酥的了,也在旁苦苦相勸。賈端甫只得忍着氣把房間讓出。時尚書屋
高奶奶把他們讓到下手堂屋旁邊一個姑娘房裡。這房裡,一個姑娘頭上貼兩張頭風膏藥,躺在榻牀上。高奶奶向他說道:「鳳仙姑娘,這裡有幾位吃酒的老爺,借你房裡坐坐。」那鳳仙慢慢的抬起身來說了聲。時尚書屋
「請坐!」又一位一位的問了尊姓。看那鳳仙,有二十五六的光景,一臉的煙氣,又黑又瘦,雖是搽了些粉,也掩不住那一層的黑光。開出口來,喉嚨又粗又啞,那高奶奶把他們引到房裡就匆匆的走了,去招呼金大人。時尚書屋
約有五分鐘的時候,聽見高底小腳聲音咭格咭格的從外頭走進,料是雙鈴回來,只聽才到對面台階,口就喊道:「金大人,你怎麼這時候才來?」一面說著一面到那邊房裡去,以後說些甚麼便聽不見了。賈端甫滿望雙鈴到了對面應酬一會必要過來,誰知竟如空谷足音,不但雙鈴不曾見面,就連高奶奶也不過來。達怡軒同那習師文談些近來新出的書籍,馮吟舟同那鳳仙在炕上燒煙閒談,倒也不甚覺得。只有賈端甫意往神馳,有個一等也不來,二等也不來的光景,真個焦燥異常,卻又不好發作。時尚書屋
又等了一會,只見打雜的領了一位客人進來,卻是安小齋。賈端甫連忙起身讓坐,安小齋說:「舍間有些事,來遲來遲,勞候勞候。」又同大家招呼。賈端甫一看鐘上已有八點,就問打雜的說:「我們的酒擺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