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鐵樹記 第 10 頁


真君將此詩付與悖德兄弟,且叮嚀勸諭。悖德、悖禮悔悟前非,再拜泣曰:「某等愚民,不沾德化,以致如此。自此以後,永遵德教。」兄弟遂相和睦,諸干證聞言,俱各嘆息,再拜叩謝而去。蜀民忻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5)

真君將此詩付與悖德兄弟,且叮嚀勸諭。悖德、悖禮悔悟前非,再拜泣曰:「某等愚民,不沾德化,以致如此。自此以後,永遵德教。」兄弟遂相和睦,諸干證聞言,俱各嘆息,再拜叩謝而去。時尚書屋

蜀民忻喜謡曰[
雍雍睦睦,吾民有福。時尚書屋
穆穆雍雍,和氣春風。時尚書屋
春風和氣,惟吾許公。時尚書屋
卻說真君未到任之初,蜀中饑荒,民貧不能納租。真君到任,上官督責甚嚴。真君乃以靈丹點瓦石為黃金,暗使人埋于縣衙後圃。一旦拘集貧民未納租者,盡至階下。時尚書屋
真君問曰:「朝廷糧稅,汝等緣何不納?」貧民告曰:「輸納國悅,乃理之常,豈敢不遵?奈因饑荒,不能納爾。」真君曰:「既是如此,吾罰汝等在於縣衙後圃鑿池塘,以作工數。倘有所得,即來完納。」民皆大喜,即往後圃開鑿池塘,遂皆拾得黃金,都來完納。時尚書屋
百姓遂免流移之苦。鄰郡聞風者,皆來依附,遂至戶口增益。時尚書屋
又真君初到任時,民家起大瘟疫,百姓死者無數。真君以所傳神方治之。符咒所及,即時痊癒。他郡病民猶甚,真君插竹為標,置於四境溪上焚符于其中,使病者就其下而飲之,無不痊可。時尚書屋
其老幼婦女,尫羸不能自至者,令人汲水,歸家飲之,亦復安痊。蜀人有詩美曰:
百里桑麻知善政,萬家煙井沐仁風。時尚書屋
明懸藻鑒秋陽暴,清逼冰壺夜月溶。時尚書屋
符置江濱驅痼病,金埋縣圃起民窮。時尚書屋
真君德澤于今在,廟祀巍巍報厥功。時尚書屋

卻說成都府有一人姓陳名勛,字孝舉,丰姿俊逸,因舉孝廉,官居益州別駕。聞真君在旌陽具布德行仁,遂來拜謁,跪于公庭之下,再拜言曰:「念勛久聞明公傳授吳猛道法,今治旌陽恩及百姓,願投明公案下,充為書吏,使朝夕得領玄教。」真君見其人氣清色潤,遂嘉納之,付以吏職。既而見勛有道骨,乃引勛居門下為弟子,看守藥爐。時尚書屋
陳勛因此遂聞仙道之妙。時尚書屋
又有一人姓周名廣,字惠常,廬陵人也,乃吳都督周瑜之後。游巴蜀雲台山,粗得漢無師驅精剪邪之法。至是聞真君深得仙道,特至旌陽縣來,投拜于階下。真君問曰:「公是何處,自何而來,今見許某意欲何如?」周廣曰:「念廣廬陵人也。時尚書屋
近游巴蜀雲台山,聞尊師深得仙道,今治旌陽,惠及百姓,故來投拜為師,願垂教訓。」真君納之,職掌雷階,自是得聞仙道之妙。真君任旌陽既久,弟子漸眾。每因公餘無事,與眾弟子講論道法,不知後去如何。時尚書屋
第8回
 許旌陽棄職歸回 真君為男女完娶
卻說晉朝承平既久,外有五胡強橫,混亂晉朝。五胡是甚麼人?匈奴劉淵居晉陽,羯戎石勒居上黨,羌人姚弋仲居扶風,氏人符洪居臨渭,鮮卑慕容廆居昌黎。先是漢魏以來,收伏夷狄諸朝,多居塞內。太子洗馬江統勸武帝徙于邊地,免後日夷狄亂華之禍,武帝不聽。時尚書屋
至是果侵亂晉朝了。太子惠帝愚蠢,賈后橫恣,殺戮大臣。索靖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銅駝而言曰:「會見汝在荊棘中耳。」真君乃謂其弟子曰:「吾聞君子,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遂解官東歸。時尚書屋
百姓聞知,扳轅臥轍而留,號泣之聲震動天地。真君亦泣下,謂其民曰:「吾非肯舍汝而去,奈今外有夷狄亂華,內有賈后弄權。天下不久大亂,吾是以辭官東歸尋隱避之地,以為保身之計。爾等子民各務生業,聖諭有曰:“孝順父母,尊敬長上。時尚書屋
和睦鄉裡,教訓子孫。各安生理,毋作非為。此數句言語,各要遵守。」百姓皆曰:「謹奉善教。」
真君辭百姓起行,百姓不忍,遂脫下真君一靴為記,立以生祠祀之。家家戶戶傳寫畫像,敬事如神明一般。百姓遠送皆賫糧食,送至數百里之外回者,有送至千里之外回者,內有送真君至家,不肯回者。此不在話且說真君至其家,拜見父母妻子,合家相慶,喜不自勝。時尚書屋
即于宅東空地,結茅為屋。狀如營壘,令蜀民居之。蜀民多改其氏族,從真君之姓,故號許氏營。時尚書屋
卻說真君之妻周夫人,對真君謂曰:「自大人離家數年,今有女仙姑,年已長大,當擇佳配。」真君曰:「吾亦久思在心,眾弟子中,有一人姓黃名仁覽,字紫庭,建城人也,乃御史中丞黃輔之子。吾觀其人忠信純篤,有受道之器,吾欲以女妻之,不知汝意若何?」周夫人曰:「如此卻好。一任大人張主。」
真君遂令弟子周廣作媒。時尚書屋
周廣見仁覽具說其事,仁覽遂同周廣來,稟真君曰:「覽以匪材,今投尊師門下,幸蒙收錄,又蒙牽絲之命,其實不稱,請辭。」真君曰:「昔孔子以女配公冶長者,蓋以公冶長為人有賢德,可妻之道,子無辭焉。」仁覽曰:「既如此,覽有父母在堂,不告而娶,恐人議議。」真君曰:「告而後娶,乃理之常,汝可即歸,稟明尊父母得知。」
仁覽即與周廣拜辭真君,歸家稟于父母,黃輔喜不自勝,擇吉日,備禮來真君宅中,成就親事。周廣同仁覽呈上禮儀,真君見其豐盛,乃曰:「婚姻論財,夷虜之道。」悉退還不受,遂以仙姑與仁覽成婚。時佳客紛紛,有詩稱賀□。時尚書屋
詩曰[
君家好事近今宵,畫錦堂中喜氣饒。時尚書屋
虞美人穿紅衲襖,賀新郎着皂羅袍。時尚書屋
真珠簾卷光光乍,紅綉鞋移步步嬌。時尚書屋
滿座集賢賓宴罷,醉扶歸去月兒高。時尚書屋
卻說仁覽與仙姑成親之後,乃稟于真君,欲歸省親,真君許諾。於是令其女仙姑于歸,克盡婦道。仁覽同其妻歸,見父母已畢,住信宿,乃分付其妻在家事奉公姑,和順妯娌,復拜辭父母,敬來相從真君求仙學道。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