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鐵樹記 第 2 頁


赤龍下迎,名列鬥中。」人知其必仙也。一日蘭公憑幾而坐,忽有一人頭上戴一頂逍遙巾,身上披一領道袍,腳下穿一雙雲履,手中拿一個魚鼓簡板兒,瀟瀟灑灑,移步而轉過台階。從從容容,舉手而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5)

赤龍下迎,名列鬥中。」人知其必仙也。時尚書屋

一日蘭公憑幾而坐,忽有一人頭上戴一頂逍遙巾,身上披一領道袍,腳下穿一雙雲履,手中拿一個魚鼓簡板兒,瀟瀟灑灑,移步而轉過台階。從從容容,舉手而推開竹牖。蘭公一見,觀其仙風道氣,必神仙中人也,慌忙下階迎接。揖讓而進禮畢,分賓主坐定,進一盂香茗。時尚書屋
此茗非是泛常的,乃武夷洞中之種,蒙山頂上之苗。帶霧摘來,雀舌乍含三月雨。連雲春處,龍芽先作一團春。即此一盂之獻,而蘭公敬客意甚厚了。時尚書屋
茶畢,遂問曰:「貧道山野鄙夫,有勞仙翁過訪,不識仙翁高姓貴名,幸垂清教。」其人謂曰:「吾乃鬥中之仙,孝悌王是也,本姓衛名弘康,自上清下降,遨遊人間。久聞先生精修孝行,善及天下。身雖落在塵世,名已錄于天府,故此相訪,特陳孝悌之道,化汝三生。」
蘭公聞言,即低頭拜曰:「貧老自分凡骨,敢望仙班。況貧老修身之道以孝為主,止可以淑一身,而不能淑萬民。可以來一家,而不能率四海。今仙翁曰化我三生,瑣瑣貧老,有何德根功果,以感動仙靈乎?」孝悌王曰:「汝視人已不為兩物,參天地本於一心,功德大矣。」
遂以手扶起蘭公,曰:「居,吾語汝孝悌之旨。」蘭公乃欠身起曰:「願聽仙翁指教。」
孝悌王曰:「始炁為大道于日中,是為孝仙王。元炁為至道于月中,是為孝道明王。玄炁為孝道于鬥中,是為孝悌王。夫孝至于天,日月為之明。時尚書屋
孝至于地,萬物為之生。孝至於民,王道為之成。是故大舜至孝,鳳凰鳴于虞廷。姬文至孝,鳳凰儀于岐山。時尚書屋
姜詩至孝,鯉魚出之舍傍。王祥至孝,黃雀入于幕內,即此論之,上自天子,下至庶人,孝道所至,異類皆應,孝之義大矣哉!先生修養三世,行滿功成,當得元炁于月中,而為孝道明王。四百年後,晉代有一真仙許遜出世,傳吾孝道之宗,是為眾仙之長,得始炁于日中,而為孝仙王也。」遂成絶句一律,
孝乃人之百行原,功成名秩可登仙。時尚書屋
笑看今世庸夫輩,妄把陰陽顛倒顛。時尚書屋

自是孝悌王悉將仙家妙訣及金丹寶鑒、銅符鐵券,並上清靈草、飛步斬邪之法,一一傳授與蘭公。又囑蘭公曰:「此道不可誤傳,惟丹陽黃堂者,有一女真諶母,德性純全,汝可將此道傳之,可令諶母復將此道傳授與晉代學仙童子許遜,使許遜得傳吳猛諸徒,則淵源有自、超凡而入聖者,不患其無門路也。」孝悌王言罷辭去,蘭公遠送孝悌王,乃口占一詞贈雲。時尚書屋
詞曰[
孝悌兮人之大閒,心田兮誰無孔顏。得道兮剖破籬藩,飛昇兮生彼羽翰。造化為爐兮煉金丹,天地為室兮坐蒲團。心有猿兮緊拴,意有馬兮牢關。時尚書屋
此妙訣兮,活潑如瞿塘瀾。此盟誓兮,重大如須彌山。叮嚀子兮非等閒,深秘藏兮方寸間。時尚書屋
卻說孝悌王贈詞畢,足下起一朵祥雲,直衝霄漢而去,蘭公拜而送之。及回家中,將金符、鐵券、秘訣逐一參悟,遂擇地修煉仙丹。其法云:
黑鉛天之精,白金地之髓。黑隱水中陽,白有火之無炁。黑白往來蟠,陰陽歸正位。二物俱含性,丹經號同類。時尚書屋
黑以白為天,白以黑為地。陰陽混沌時,朵朵金蓮翠。寶月滿丹田,霞光照靈慧。休閉通天竅,莫泄混元氣。時尚書屋
精奇口訣功,火候文武意。凡中養聖孫,萬般只此貴,一日生一男,男男各有配。時尚書屋
蘭公煉丹已畢,遂得仙宗,舉家服之,老者發白返黑,少者辟榖無饑。遠近聞之,皆知其必飛昇上清也。時有火龍者,系洋子江心孽畜,神通廣大,知其法教流傳,後來子孫必遭其殲滅,乃統其黨類,令着黿帥蝦兵蟹將等,身披甲冑,手執鋼叉,一齊奔出潮頭,將蘭公宅上圍得重重疊疊,周周匝匝,聲聲叫道要奪金丹寶鑒、銅符、鐵券之文。蘭公聽得,竟不知災從何處來,禍從何處起,同家人開門看著。時尚書屋
只見一片猛火,焰騰騰燒將過來,好驚人哩!那火呵:
紅喇喇炎威着林木,黑漫漫煙氣蔽乾坤。卻似紅孩兒身中四十八萬毛孔一齊迸出,又似華光將手裡三十六塊金磚一併燒輝。此火比炎漫照着的更加十倍,此火比蕭丘燒燬的更烈幾分。咸陽遭之烽焰三月不絶,崑山遇之玉石一旦俱焚。時尚書屋
也不問年少周郎赤壁鏖兵,也不問智謀諸葛博望燒屯。也不問江逌鷄尾長連短絆,也不問田單牛尾直撞橫奔。雖有佛圖澄佛法無邊噀酒莫能撲滅,雖有張虛靖道法至顯傾茶難以消瀹。此不比葛仙翁吐出的虛焰,此不比關雲長虛設煙燉。時尚書屋
任你焦頭爛額,莫救此火燒空燎原。時尚書屋
卻說那火也不是天火,也不是地火,也不是人火,也不是鬼火,也不是雷公霹靂火,卻是那洋子江中一個火龍吐出來的。那蘭公家人看見了這個勢子,大的搖兩下頭,小的伸兩下舌,男男婦婦,痴痴獃獃,半晌不會做聲。蘭公知是火龍為害,問曰:「你這孽畜,無故火攻我家,卻待怎的?」火龍道:「我只問你取金丹、寶鑒、銅符、鐵券,並靈章等事。你若獻上與我,萬事皆休。時尚書屋
不然,我做一個火燒新野哩。」蘭公曰:「金丹、寶鑒、銅符、鐵券之文,乃鬥中孝悌王新授我的,我怎肯胡亂與你?」
只見火光中閃出一員黿帥,你看他:
四爪棱棱鋒快,背負一麵糰牌。揚威耀武撞將來,真個是形容古怪。時尚書屋
那黿帥道:「你若不早早送出仙書,我叫你個片瓦無留。」蘭公睜仙眼一看,原來是個黿鼉,卻不在意下。又有蝦兵跳將出來,則見他:
頭似龍頭模樣,棕須一把交加。手持兩個大鋼叉,真個是得人驚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