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鐵樹記 第 4 頁


於是孝明王仍以孝悌王所授金丹、寶鑒、銅符、鐵券、靈章,及正一斬邪三五飛步之術,悉傳與諶母,時有九鳳齊鳴,萬靈卒止。諶母得傳此道,如撥雲之見皓月,瑞雪之點洪爐,乃謂孝明王曰:「論昔日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5)

於是孝明王仍以孝悌王所授金丹、寶鑒、銅符、鐵券、靈章,及正一斬邪三五飛步之術,悉傳與諶母,時有九鳳齊鳴,萬靈卒止。諶母得傳此道,如撥雲之見皓月,瑞雪之點洪爐,乃謂孝明王曰:「論昔日恩情,我為母,君為子。論今日傳授,君為師,我為徒。」遂欲低頭下拜,孝明王曰:「只論子母,莫論師徒。」

乃不受諶母之拜。惟囑之曰:「此道老母宜深藏秘隱,不可輕泄。我領孝悌王之言,後世晉代有二人來學仙者,一人姓許名遜,一人姓吳名猛。二人皆名登仙籍,惟許遜得傳此道。時尚書屋
按玉皇玄譜仙籍品秩,吳猛位居元郡御史,許遜位居都仙大使,兼高明太史,總領仙部,是為眾仙之長。老母可將此道傳與許遜,又着許遜傳與吳猛,庶品秩不紊矣。」明三言罷,拜辭老母,飛騰太空而去。諶母感明王之教,保持此道,兢兢業業,以待後世真仙,親相授受。時尚書屋
有詩為證。時尚書屋
詩曰[
出入無車只駕雲,塵凡自是不同群。時尚書屋
明王恐絶仙家術,告誡叮嚀度後人。時尚書屋
第4回
 許琰許肅布陰德 許遜應泰運降生
卻說漢靈帝時,卞常侍用事,忠良受其黨錮,讒諂遇其擢用,毒流四海,政壞朝端。天下百姓,哪一個不咀咀嚼嚼,哪一個不嗟嗟怨怨。這一嗟怨不打緊,卻驚動了上界玉帝。玉帝見靈帝這等無道,遂降下兩場大災異,警着靈帝,使久雨之後,又是久旱。時尚書屋
且說那久雨如何?終朝不停的雨腳,徹夜不散的雲頭,一連就下了五個整整的月。有詩為證:
上天淫雨久漣漣,四海居民總可憐。時尚書屋
商市長高柴米價,民家用盡篋笥錢。時尚書屋
青山黯黯雲迷樹,白地茫茫水接天。時尚書屋
到處淒涼廚灶冷,晚來猶未爨朝煙。時尚書屋

淫雨已過,俗語道:「久雨必有久晴。」豈知普天之下,又大旱一年整整的。莫說是禾苗槁死,就是草木也乾枯了。又有詩為證:
詩曰[
旱魃為殃似火加,炎蒸鬱鬱實堪嗟。時尚書屋
郊原到處枯禾黍,田野何曾熟稻麻。時尚書屋
稚子悲號皆絶粒,黎民逃散已無家。時尚書屋
紛紛四海皆如此,縱是行軍亦唱沙。時尚書屋
不想靈帝無道,水旱相仍,可憐那一時的百姓,吃早膳,先愁晚膳。縫夏衣,便作冬衣。這裡去聞得有父母的,恓恓惶惶號寒。那裡去聞得有妻子的,悲悲切切啼饑。時尚書屋
正是朝有奸臣野有賊,地無荒草樹無皮。壯者皆散于四方,老者盡死於溝渠。時尚書屋
時許都有一人姓許名琰,字汝玉,乃穎陽許由之後,為人豁達大度,仁民愛物,深明醫道,擢太醫院醫官。你看這個醫官,名播着天門冬,性涵卻薏苡仁。懷厚樸之才,無邪無曲;典蓯蓉之職,醫國醫人。當時有好事者,贈以對聯,聯曰:
種董氏杏林,出心上化工敷春色;
濬蘇仙橘井,流性中恩澤沛泉源。時尚書屋
時許琰感饑荒之歲,死者莫計其數,乃罄其家貲,置丸藥數百斛,名曰救饑丹,散與四方食之。每食一丸,可飽四十餘日。於是饑餓之人,俱得不死。你看這等的陰功,豈無報應?於是琰妻張氏,身懷有孕。時尚書屋
妊娠滿足,生下一子,名曰許肅,字世為。自幼聰敏,遂不好弄。及長有高節,朝廷屢聘不仕。時尚書屋
及漢獻帝初平年間,許都又遭大荒。這一荒不打緊,鬥米十千錢,那米就貴如玉粒。三日一餐飯,那飯就勝似胡麻。人人萊色,個個鵠形,民真個好苦!況黃巾賊起,又遇大亂。時尚書屋
這一亂不打緊,干戈並起,到處烽煙。那室家分離的,不是夫哭妻,就是妻哭夫。那娘兒失散的,不是子尋母,就是母尋子。那昆弟逃走的,不是兄呼弟,即是弟呼兄。時尚書屋
擾擾攘攘,悲悲哭哭,有甚好處?真個是寧作太平犬,莫作離亂民。時尚書屋
彼時,許肅家尚豐盈,將自己倉中穀粟一概周給各鄉,遂摯家避亂於江南,擇居豫章之南昌。行不數日,因暑酷熱憩于槐陰樹下,偶拾得一襁褓,肅展開觀之,見有黃金百餘兩,謂家人曰:「此物不知何人所遺。汝等先行,吾坐于此處,以待失金人到此,將此金付還與他。」及至日暮,無有追尋者。時尚書屋
肅候至次日侵早,才有一客人號泣而至。肅問之曰:「客官因何悲泣?」客曰:「吾乃山西平陽人,困拋父母妻子,出往汴梁,游商三年,止趁黃金一百三十兩。昨日避暑于此,歇息片時,不意將金遺落。及至宿店,始覺行囊一空。時尚書屋
今日敬尋至此,諒此衝要大路,往過來續,安得此金尚在!若此金不見,吾亦無面目回見父母妻子,不如觸此槐樹而死,免得受此嘔氣。」言罷,即望樹而觸。肅急止之曰:「不可。汝拋父母妻子,出外經商。時尚書屋
倘汝輕生,教汝父母妻子所靠誰人?我昨日過此,此金是我拾得。等了一晚方等待汝來,吾將還汝。」遂出金還之。其人曰:「難得此等好意,吾願將金一半以謝厚恩。」
肅曰:「無勞而獲,身之災也。」固辭勿受。其人叩頭感謝而去。後人有詩嘆曰:
父施藥餌救饑荒,子棄黃金德性良。時尚書屋
可羡一家皆積善,致生仙■永流芳。時尚書屋
卻說太白金星見許氏世代積善,喚鑒察神謂曰:「汝在人間鑒察善惡,凡人有善,不可不賞。凡人有惡,不可不罰。今南昌許肅父子,父以濟饑丹藥數百斛救人甚多,子以倉粟賑貧、拾金還客,何不表奏天廷?」鑒察神從金星之言,商議具表,上奏玉帝。回至三天門下奏曰:
巨聞作善者天降之百祥,作不善者天降之百殃。是以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今南昌許肅父許琰普施藥丹,救濟饑荒,活命幾百萬人。肅有父風,佈施貧民衣食,拾金不取,種種可羡。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