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海角遺編 第 9 頁


義陽王既擒嚴子張,百姓聞之號泣,隨至福山,在軍前稱冤訴枉者,三五日間絡繹不絶,每日以千計。且有敢死之輩二十餘人,如曹行素、陸四等時刻不離左右,甘心代子張受笞。義陽王喝令要砍時節,齊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2)

義陽王既擒嚴子張,百姓聞之號泣,隨至福山,在軍前稱冤訴枉者,三五日間絡繹不絶,每日以千計。且有敢死之輩二十餘人,如曹行素、陸四等時刻不離左右,甘心代子張受笞。義陽王喝令要砍時節,齊聲叫喊,甘代他斬首。於是李太傅等恐怕激變,惟責以糜費錢糧、略無寸功,姑吊取通縣比簿,勘閲私征有無,軟監于廣善庵中,以子張為質,要常熟縣錢糧解到軍前而已。時尚書屋

子張臥廣善庵中五六日,身上傷痕漸漸平復,監押者看守亦少少疏懈,遂陰謀脫身之計。有薦此地比近瞿舍地方,錢沖宵膽智豪俠,可托此事者。時尚書屋
沖霄諱飛,崇禎朝曾為守備,鎮守靖江縣,身軀壯偉,膽略過人。子張因遣人暗通之。福山至莊窠錢沖宵家不上十餘里,是塘東內地小路。沖霄設計備小竹轎,抬轎人三番共六人,每番相去三四里伺候,先令親識棋師陳敏卿侄懋功輩往來,陰相通知,初八日巳時,子張出庵閒走,防範者但在東門及南門大路緊緊看守,子張故意步過新橋,探視之人已飛奔南門,把住總路。時尚書屋
子張見其已去,急轉身仍過新橋,若將原到庵中者,不提防他竟打從庵前經過。時尚書屋
庵東就是曹大人墳旁,小路林木隱處,悄悄乘轎,飛也似瞬息間到窠莊。莊窠之南去瞿舍不遠,瞿舍東南即是耿涇塘,湯家橋南通四丫口,水路可達大東門。沖霄預備快船于此,比及看守人知覺,四面追尋,連子張跟隨之人皆各東西走散,不見蹤影,而子張早已登舟如飛鳥之脫樊籠矣。時尚書屋
第2十五回 受冤歸百姓拈香 講和議鄉紳設宴
嚴公遭折辱,常熟重淒涼。品是黃金煉,讒同貝錦張。時尚書屋
墮珠嗟按劍,刑璞嘆罹殃。幸遘同心彥,引歸安樂鄉。時尚書屋
俄焉捐虎吻,忽已訝雲翔。義士伸冤忿,仁人履吉祥。時尚書屋
黃童欣愛戴,赤子奉趨蹌。公道終難掩,天心亦可量。時尚書屋
歡呼聲載道,恭敬競拈香。時尚書屋
為國無端受折磨,軍機重務反蹉跎。時尚書屋
今朝釋憾憑杯酒,終是言和意不和。時尚書屋
子張既達城外,次早百姓知之,一人傳十,十人傳百,只見人人頂祝,戶戶拈香,抬轎進城時,都來迎接。自城外至跨塘橋嚴府門首,百姓們塞巷填街,歡呼動地。早有人將前日來貢原取軍器、火炮之類搬運回來,胡來貢聞之,內不自安,急整兵立營,人情洶洶。眾鄉紳議曰:「師克在和,胡鎮與嚴官勢如水火,不祥孰甚。」

乃議訂于十一日設宴大察院中,講和歡好,協力同心,邀二人聯席禮飲,各無猜忌。於是子張退而仍修戰守之具,終已無及矣。時尚書屋
第2十六回 授火器時敏失機 燒西莊子張出戰
敵人壓境反移兵,此是奸臣規避精。時尚書屋
火器一時咸藉寇,子求難免失機名。時尚書屋
西莊火起敵雲屯,壯士操戈氣欲吞。時尚書屋
可恨龍光懷異志,反教急急閉城門。時尚書屋
自嚴子張被擒而後,胡龍光招的兵,自號胡家營。時子求亦招兵,號時家營。將及半月間,子求所部亦不下千人,立營于南門外二圖地方,當敵來要衝。然子求心上不論清朝與明朝,惟要乘此機會報昔年之怨,名為拒敵,實欲延敵。時尚書屋
是月十三日早上,他先曉得清朝大兵將至,自己預率麾下八百餘人齊上快船,以出巡為名,實則袖手旁觀。為規避狡計,本營只留百餘人看守。及清兵到,亂箭射來,一哄潰散,凡營中所備大銃、火藥、軍資、器械,盡為敵有。長驅至南門,城中人方知覺,而城南民死鋒鏑如亂麻矣,悲哉!
西莊在豐樂橋西堍,清兵首先燒之。嚴子張率民兵拒住,陳學士橋首打一仗,殺傷相當。既而見敵兵勢大,龍光援又不至,欲退入城而南門反為龍光堅閉,因此且戰且走,至南社壇得何飛九兵接戰,遂巡小東門,至大東門外華圩口莊上屯紮。時尚書屋
第2十七回 何練兵南社壇交鋒 杜典史通河橋拒敵
舉石持刀膂力勁,平生俠烈喜談兵。時尚書屋
南壇血劍橫相向,壯士從茲顯姓名。時尚書屋
卑卑典史未知名,國亂辭官亦甚輕。時尚書屋
橋下奮戈思抗敵,始知忠義本天生。時尚書屋
何練兵諱雲鵬,字飛九。本太倉籍,久住常熟,為武生,諳習韜略,力舉五百斤石,使八十斤大刀,邑中勇士也。崇禎末與弘光初,現任本縣練兵官,極得兵民心者。至是隷子張部下,子張令其率民兵打二陣為策應,正遇敵逼子張父子于南社壇。時尚書屋
壇下地方寬廣,矢銃交發,既而短兵相接,飛九爭先,手刃甲首兩顆而返。時尚書屋
杜典史,明朝官也。兵戈阻絶不得還鄉,眾百姓因推為領兵之首,亦在子張部下。子張令其率民兵守通河橋,為何飛九策應,交鋒于橋堍下,斬其衝鋒甲首,士氣俱奮。俄而銃箭雨集,所部多傷,朱千斤船上開炮,又被敵人躲過,竟打不着。時尚書屋
杜典史力不守橋,乃由甘泉衙退過迎春橋。是役也,三人所部皆戰,氣百倍之,民兵卒不能取勝,何也?良由西莊至社壇通河橋,雖系城外,俱是民居稠密之處,即古城中巷戰也。巷戰之法,伏兵屋內,惟用火燒屋,斯人不能藏身,又可以助威,火烈之處,人不敢近,則冒煙以精鋭突之,矢刃交下,必能取勝,所謂勢如烈火也。清帥得之。時尚書屋
子張雖曉其故,然既藉民兵之力,自然體恤民情,無燒民房之理;更兼訓練日淺,終不比紀律之師,所以不能得志耳。時尚書屋
第2十八回 胡龍光火燒東倉巷 大清兵銃打九萬圩
常熟黎元當受災,懦夫胡鎮守城來。時尚書屋
惟知畏敵如熊虎,豈顧民居化作灰。時尚書屋
火炮西城聲震天,邑中男女似熬煎。時尚書屋
龍光一技無施處,坐待城垣頃刻穿。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