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躺着的愛情 第 1 頁


學會罵人,不然保不其就來一句「他真倒霉」之類的話,非得嚇我爸一跳不可。說起來這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怎麼就記得那麼清楚吶?也不見得印象有多深刻,哦,對了,肯定是宋樂天那廝在我耳朵根子底下成天念叨這事兒,我才記憶猶新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 / 71)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宋樂天看見我這小說題目的時候,齜牙咧嘴地說怎麼那麼黃色吶?我說也就你這有齷齪思想的人才往黃色上想。他說那你給我一個不黃色的解釋,我說我不給你一邊兒獃着去。
我猜我要是晚點兒遇上宋樂天,也不至于就早早地把這一輩子的愛情給斷送了,沒準兒還能遇上一有志青年什麼的,樂顛樂顛當個家庭主婦,享受享受人家說起過的天倫之樂。可我就這麼倒霉,偏就那麼早遇上了這個活冤家,貪上了個早戀的名聲不說,還白搭上了十多年的功夫,熬到人老珠黃了也沒實現當家庭主婦的夢想。
中考那會兒,我十五,雖說不是什麼乖孩子,成績也還過得去。中考那幾天下着狂大的雨,雨水漫過了半個自行車輪子,記得我那天穿一條白色長裙,到考場的時候全濕透了。好在那會兒我還是半個淑女,還沒學會罵人,不然保不其就來一句「他真倒霉」之類的話,非得嚇我爸一跳不可。說起來這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怎麼就記得那麼清楚吶?也不見得印象有多深刻,哦,對了,肯定是宋樂天那廝在我耳朵根子底下成天念叨這事兒,我才記憶猶新的。時尚書屋
說實話那會兒我是一心氣兒特高的丫頭,根本沒把中考擱眼裡,覺着自個兒閉着眼睛也能考上省重點。第1場考語文,那時候一百二十分滿吧好像,當時我翻了一遍捲子,覺着自己怎麼也能得個一百一。坐我前頭的是一瘦高瘦高的男生,白白淨淨跟沒見過太陽似的,往後傳捲子的時候我瞄了他一眼,還挺眉清目秀的。後來考數學的時候,那廝還坐我前頭,答得飛快,我一看就知道是一理科天才。時尚書屋
我數學不成,鼓搗了半天,估摸着能得個一百一,也就滿意了。第5場考英語的時候,那廝還是坐我前頭,細長條跟個圓規似的,讓我想起來魯迅先生筆下的「楊二嫂」。答了一半捲子,他忽然舉手說圓珠筆寫不出字了,監考老師想把自己的筆借給他,結果也是寫不出字的。我當時就犯合計,怎麼你一當老師的,連根兒好筆都沒有啊?後來我自告奮勇把我多餘的筆借給他了,他從老師手裡接過筆,連聲「謝謝」都沒說,真不知好歹!
我也不用多說了,明眼人看到這肯定知道這廝就是我前面說起過的那個「活冤家」宋樂天,要不是我看到他出現在高中開學報道的教室裡,我也不知道他就是總分全校第1、數學滿分的人,後來還嬉皮笑臉地總跟我叨咕,非說我考英語的時候偷看了他的答案,不然不能考到一百一十五那麼高的分數。他,我連我中考考了幾分都忘了,哪還記得英語考多少分吶?也就這小人,十多年了還唸唸不忘。
老師任命班幹部的時候,學習委員點了宋樂天,我看著仍然坐在我前頭的圓規晃晃悠悠站起來,嚇了一跳--他叫宋樂天啊?咋不叫送上天呢?那多吉利啊。這話要是我光在心裡念叨也就沒事兒了,偏我就給小聲嘟囔出來了。宋樂天那耳朵跟狗似的,一下子就聽見了,他回頭看了我一眼,面無表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自己知道,我要是能混上個班幹部,就肯定是語文科代表,因為除了語文成績,我在這個班上沒什麼可以拿得出手的。果不其然,我就當了語文科代表,成了宋樂天手下的一個跑腿兒。後來我一直管宋樂天叫「二嫂」,他反對了幾次無效之後,就任我叫了。
我們那語文老師叫劉海波,是一剛畢業沒多久的小伙子,頭一天我們班的語文課,他有點來晚了,站門口還沒等進來呢,坐第1排的大牛就衝他喊:「快進來,老師還沒來呢!」那會兒剛開學,大家還都不熟悉, 劉海波一張娃娃臉,怎麼看怎麼都不超過十八歲,讓大牛給當成咱班學生了。我心想沒見這麼一號人吶,新來的?正想著呢,劉海波進來了,怪不好意思地站到講台上說:「我叫劉海波,今年教大家語文課。」
一屋子人全傻了。劉海波頓了頓,又怪不好意思地問:「請問,哪位同學是語文科代表?」沒人吱聲。時尚書屋
坐我前頭的宋樂天扭頭大喝:「叫你吶,沒聽見?」他那一嗓子真叫一個響,跟呵斥他們家寵物似的。我也沒顧上回他一句,晃當着站起來。
「自我介紹一下吧。」
劉海波和顏悅色。
「荊盈。」
我說自己名字的時候着實有點打顫。頭一天點名讓我當語文科代表的時候,點完我的名字我站起來,宋樂天回頭掃了一眼,小聲嘟囔了一句:「操,我他媽還剔透吶!」這傢伙是睚眥必報,剛纔我說他一句「送上天」他不還回來誓不罷休。我只是沒想到他這麼斯斯文文一個書生模樣的人,居然粗口髒話張嘴就來,看來人真的不可以貌相。時尚書屋
「好,下課後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劉海波叫我坐下,開始講課。那第1課的課文是什麼我早忘了,只記得劉海波那一筆字可真夠爛的,爛的我都不忍心看。比起宋樂天那一手行書,差了個十萬八千里還不止。時尚書屋
後來我知道劉海波那年才二十二,剛從東北師範畢業。我那時候看了不少瓊瑤席絹,深受其害,滿腦子風花雪月,一肚子浪漫遐想。有時候給劉海波送作業的時候,就琢磨着,沒準兒能和這小老師擦出點火花來。真是大逆不道,那會兒我才十五啊,就這麼多念頭,給我姥姥知道了還不氣得進醫院吶?!順便說一句我姥姥。時尚書屋
老太太是滿清皇族後代,算起來也是一格格。我老覺得姥姥比那些個一身珠光寶氣的貴婦人都有氣質,宋樂天說那叫血統,「你說你怎麼就沒遺傳點兒你姥姥的高貴血統吶?瞅瞅你,一點兒教養都沒有,走哪兒都跟個賣烤地瓜的似的。要不是我撿了你,誰要你啊你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