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躺着的愛情 第 6 頁


我來了這麼一出,我正愁怨氣沒處發,抹了抹眼睛,哀怨地看了他們倆一眼,一言不發地上樓了。 過了一會大牛跟着上來,遞給我一條不知道哪兒弄來的毛巾――估計是劉海波他們辦公室的――見我不接,就給我擦脖子裡面的雪水。我揚手一擋
作者:待考 / 頁數:(6 / 71)

每次掃雪結束我都腰酸背痛的,回到教室剛扔下鐵鍬,就聽廣播裡面叫我的名字,說教學樓南門有人找。我心裡奇怪呀,這時候誰找我來着?沒和誰約啊。我「噔噔」跑下樓,南門口沒人。推門出去,立時小鷄一樣被人拎了起來,「忽悠」一下就扔雪地裡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埋在一米多深的雪裡了。那會兒雪不是剛停麼?操場上的雪還沒清,乾淨得一個腳印兒都沒,不知道哪個挨千刀的這麼幹!我好不容易爬出來,已經是一身一臉的雪,脖子裡也都是雪,冰涼冰涼的。沒顧上把身上的雪拍乾淨,我就看見大牛和宋樂天倆人捂着肚子蹲在台階上笑得像倆個不倒翁,我猜我那時候的樣子一定狼狽到了極點。
那天該他們倆倒霉。要擱在往常,這樣的玩笑我指着鼻子罵他們幾句也就完了,可那天月考成績剛出來,我比上一次退了十名,心裡正在憋屈,他們倆就給我來了這麼一出,我正愁怨氣沒處發,抹了抹眼睛,哀怨地看了他們倆一眼,一言不發地上樓了。
過了一會大牛跟着上來,遞給我一條不知道哪兒弄來的毛巾――估計是劉海波他們辦公室的――見我不接,就給我擦脖子裡面的雪水。我揚手一擋,「少碰我。」
我知道宋樂天巴巴在門口等着呢,就是不給他們好臉色。
那一整天我再沒跟大牛說過一句話,大牛一見有人要跟我說話,就趕緊擋着說:「別,這位姑奶奶讓我給惹毛了,你可別引火燒身。」

高三那會兒我們早上七點到學校,晚上八點半才放學,等到要回家的時候,天早已經黑透了。通常我是和大牛一起騎車回家,那天當然是沒理,背起書包就走了。天寒地凍,又剛下過雪,我的自行車車鎖給凍住了。我左開右開就是打不開,心裡一急,眼淚就出來了。時尚書屋
大牛站我身後一直沒敢言語,忽然有人把我一把拉開,手裡拿一隻打火機,點着了在車鎖上烤了烤,「啪嗒」,鎖開了。我看著哪個背影就知道是宋樂天,心下忽然一陣難以名狀的溫暖。「好了。」
他轉過身,「回家吧。」
那是我這輩子見過宋樂天最最溫柔的時候,我發誓,如果讓這廝再這麼溫柔一回,我少活幾年也樂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仰着頭,光顧着委屈,光顧着盯着宋樂天好看的眼睛看,忘了要回家這碼事。多虧我們是站在圍牆底下,不然得被放學回家的同學看個遍。「你要是不生我氣,以後我都這麼照顧你。」
靠,虧他說的出口,大牛還在旁邊兒吶!怎麼那以後就沒聽見他說過一句這樣兒的人話吶?!
就這麼著,我就如此沒出息地做了宋樂天的女朋友,甚至連一句稍微動聽點兒的情話都沒聽見。
我跟宋樂天高中那會兒其實不能叫談戀愛,我老覺着那時候我跟他的關係還沒有他跟劉海波近,更別提大牛了。他只是告訴我,他大姐比他大五歲,二姐比他大三歲,家裡有隻京巴,名叫「奔兒頭」。我連他爸在市委幹什麼的還是上大學以後才知道的。那會兒我老跟他抱怨,說我在你心裡的地位還不如你們家奔兒頭吶。時尚書屋
他說:「那哪兒能啊,你怎麼也比狗強吧?」
說起高三,有件事兒,雖然是跑題,我也不得不講。
那次我們班和宋樂天他們班一起上語文課,因為要看錄像,似乎是《紅樓夢》之類的東西,我忘了。沒看之前,劉海波在前面口沫橫飛地白話,一邊兒白話還一邊兒板書,宋樂天那天坐第1排,我和大牛坐他後面。從打一開始他就盯着黑板上面劉海波腦袋頂上一隻正在結網的蜘蛛看,神情無比專注,就好像在盯着劉海波認真聽講一樣。那蜘蛛也邪了,拉著一根絲,死活就是不下來。時尚書屋
宋樂天足足盯了它五分鐘,實在不耐煩了,情不自禁地就罵了一句:「我操,你快下來啊!」劉海波當場不言語了。
那是在電化教室,一百好幾的人吶,靜悄悄地都聽課呢,宋樂天這麼一句,全聽見了。劉海波不慌不忙地,用教鞭指着宋樂天說:「這位同學,你罵人?」
宋樂天慌了,趕緊搖頭,「老師,我沒罵人,我罵…罵蜘蛛。」

劉海波搖頭晃腦拿腔拿調,「罵誰也不行……」

話音剛落,教室裡就炸了,一百來號人笑得前仰後合,宋樂天的臉憋得雪青,恨不得把劉海波和那天殺的蜘蛛活吃了。
正因為我和宋樂天不像是在談戀愛,所以高三後半年也沒被誰找去談話過。我曾問他有沒有把我們的事兒跟劉海波說,宋樂天說劉海波沒準兒是打入我軍內部的黨國特務,不能掉以輕心。軍事機密還是不告訴他為妙。想起來也真夠喪氣的,說了我是他女朋友,可高中時代他連我的手都沒牽過,也不知道是不敢還是不想。時尚書屋
快報高考志願的時候,宋樂天指使我考北京理工,他的理由是我幾次模擬考試成績都不穩定,上上下下的,報人大沒準兒就歇菜了。還是撿個理工科院校的文科系保險點兒。他還振振有詞地說:「我查了北京地圖了,理工離清華特近。」
當時高考在即,我不好說「你怎麼就一定能考上清華」這樣不吉利的話,所以當時也就斜了他一眼,沒搭理。時尚書屋
宋樂天說的沒錯,我四次模擬考試成績忽上忽下,考北大沒戲,人大挺玄。回家跟爸媽一說,他倆也同意讓我考理工,說尊重我的意見。那哪兒是尊重我的意見吶,純粹尊重宋樂天的意見!
這麼著,宋樂天報了清華計算機,大牛報了人大新聞,我報了理工工商。我們仨第1志願都是北京,期待着能在北京繼續廝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