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躺着的愛情 第 8 頁


,「叔叔阿姨你們就放心吧,我們仨學校離得那麼近,她打個噴嚏我都能聽見。」這話是大牛說的。我媽從打高一的時候就喜歡大牛,說這孩子老實,好。大牛他們家就住我們家樓下,當初我爸買了新房子我來看的時候嚇了一跳――這不是大牛
作者:待考 / 頁數:(8 / 71)

那天真是一個亂七八糟,男生差不多都喝大了,女生就一個一個把他們塞進出租車,然後自己再分頭回家。大牛酒量好,算是最清醒的一個,我千叮嚀萬囑咐,讓他把劉海波和宋樂天送回去,自己才跟一個女孩搭伴騎車回家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高中時代就這麼轟轟烈烈地結束了,如果讓我說出兩個於我而言最最深刻的場景,我會說那兩個十年來我連做夢都會常常夢見的景象。一是高二那年宋樂天受處分以後形削骨立的臉,二是散夥飯那天他死命箍着我的腰說的那句話:「以後啊,比我小的叫大嫂,比我大的叫弟妹。就是她了。」

人家上大學都有人送,我沒人送。臨上北京之前宋樂天和大牛拍着胸脯跟我爸我媽保證說,一定照顧好我,「叔叔阿姨你們就放心吧,我們仨學校離得那麼近,她打個噴嚏我都能聽見。」
這話是大牛說的。我媽從打高一的時候就喜歡大牛,說這孩子老實,好。時尚書屋
大牛他們家就住我們家樓下,當初我爸買了新房子我來看的時候嚇了一跳――這不是大牛他們家麼?後來放假的時候我幾點出門幾點回家宋樂天都知道得清清楚楚,都是大牛說的。
我爹媽不知道我和宋樂天的事兒,我可不想讓他們說我早戀。可是宋樂天他們家倒是大方,我頭一回上他們家門兒,他媽就跟接待兒媳婦似的,拉著我的手問長問短,還給我講宋樂天小時候的事兒。這回我可真是受寵若驚來着。我從來沒見過宋樂天他爸,他爸成天開會,不開會就吃飯,反正見不着人。時尚書屋
在宋樂天和大牛的遊說下,我爸我媽沒去北京送我入學。火車開了的時候,我看見我媽哭了,一個沒忍住,我眼圈也紅了。我就這麼離開家了。長這麼大我還從來沒離開過我媽呢。時尚書屋
要不怎麼說年輕好呢,才一會兒功夫,仨人就開始胡吃海塞,把離家的愁緒扔一邊兒去了。我指着他倆的鼻子小聲說:「你倆給我注意點兒啊,好歹也是大學生了,別不罵人張不開嘴,讓人家以為咱們是小流氓。」
北方男生就這點不好,張嘴就罵人,粗口髒字像是生下來就會似的。瞅宋樂天一副書生樣兒,說起髒話來一點兒不含糊,我估計要是有一個什麼說髒話奧林匹克,他也照樣兒拿冠軍。時尚書屋
上回來北京還是三歲的時候,我爸出差帶我來的。三歲以後再也沒到過北京。那趟車上不少去上學的學生,秦皇島那站下了一批,其中有一個是我們原來五班的同學,是去燕山大學念電器自動化的。到了北京站,已經是傍晚了,站門口海海的人,好多都站在插着的橫幅後面,上邊兒寫着各個大學的名字。時尚書屋
「喏,你們清華在那兒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牛一捅宋樂天,朝前邊努了努嘴。
三個人都找到了組織,約定第2天中午在人大門口見。那年頭兒email還不時興,我們仨沒有傳呼沒有手機,誰也不知道誰的地址,想見面只有這麼一招了。
我的寢室編號306,因為大一那年數次衛生不合格和寢室中美女四名,被老大譽為「亂室佳人」,還堂而皇之地讓懂書法的老三寫了掛在門上,大言不慚。
我睡靠窗的上鋪,下鋪是我大學時代的知交海燕。海燕是煙台姑娘,毫不誇張地說,那是我這輩子所親眼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孩。人家不都說天妒紅顏麼,海燕就是。海燕有哮喘病,一生氣就犯病。時尚書屋
心臟也不好,所以雙頰總是紅撲撲的,開始我還以為那是健康,後來海燕說是因為心臟不好,我驚愕了半天。京工是理科學校,男多女少最正常不過。人文系的美女最多,我們工商的由於文理兼招,男女比例還不算失調。海燕絶對算是系花,可她從來不肯跟男生多說一句話。時尚書屋
大一過後,海燕就有了一個綽號:冰美人。
真是的,我又把話扯遠了。
第2天我想去人大門口見宋樂天和大牛,轉來轉去找不着大門了,結果一轉轉到了家屬區,跟一老大爺打聽大門在哪兒,老大爺告訴我讓我從菜市場後面繞,有一偏門,出去就是友誼賓館。我點着頭道謝。這當口兒,看見一四十左右的婦女大嫂左手叉腰,右手指着一彪形大漢大吼:「我拆了你小丫挺的!」她那不是一般的指,一般的指也就是用食指,人家那大嫂是用中指。我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氣――人家都說天津婦女潑辣,這北京嫂子也不差啊。時尚書屋
那時那刻我懷疑我是不是在京工家屬院裡,怎麼就橫殺出來這麼一神仙嫂子呢?
人大門口不遠有一立交橋,我剛走到橋底下就有一個模樣猥瑣的男人走過來,「小姐,要畢業證麼?」我嚇了一哆嗦。那時候剛到北京,哪領教過這個啊?後來可不了。後來我和宋樂天大牛倆在一起要碰上這事兒,宋樂天肯定也壓低聲音說:「我這兒也有,你要麼?」對方立馬撒鴨子就跑。
老遠就看見大牛冬瓜一樣立在人大門口,跟個門神似的。宋樂天還沒來,他路遠,我走過來十分鐘,他得坐車。
「丫的遲到了,等會兒讓他請客。」
大牛剛來北京一天就把北京男生掛嘴邊兒上的詞學會了,還真有天賦。
宋樂天從車站跑過來,T恤衫都濕透了,「我操,太熱了,這他媽哪是人獃的地方啊!」
「你他媽少廢話,找地兒吃飯去。」
大牛招呼我,往理工那邊走。
「你們倆嘴給我乾淨點兒,知道的你倆一個人大一個清華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領倆流氓上派出所自首吶!哎,大牛,上哪兒啊?」
「我對鋪是一北京的,跟我說魏公村兒那邊兒東西挺好吃的。」
魏公村裡面有一個小市場,幾個小店的菜還都不錯,我們班的男生曾經戲言,「借問酒家何處有,書僮遙指魏公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