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躺着的愛情 第 9 頁


。怎麼著,你還怕我飛了啊?」 「德行,你飛得了麼你,就你那小樣兒的,除了我誰要你啊。」 我一聽這話來勁了,我最煩宋樂天這種不把我放在眼裡的口氣,好像他自個兒是個空前絶後的帥哥似的。「宋樂天你別得意,這話你說的你
作者:待考 / 頁數:(9 / 71)

那天我們仨在進入眼帘的第1家飯店吃了一頓,開了啤酒,乾杯慶祝我們大學生涯的開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酒足飯飽之後,宋樂天讓大牛先回人大了,他偏要送我回宿舍不可。我們就沿著長長的圍牆往南門走,進校門的時候,他忽然捉住我的手,緊緊握著。我當時特緊張,因為那是第1次有男孩子牽我的手。南門邊上倆樓都是男生樓,里奇外外都是男生,宋樂天牽着我的手低頭走路,也不說話。時尚書屋
「你幹嘛?」我憋不住問了他一句。
「我聽人家說,你們學校男女生比例七比一?」喲呵,敢情跟這兒吃醋啊?有意思。
「我可沒聽說你們學校男女生比例多少。」

「擔心我幹嘛呀你,你沒聽說過清華自古無美女麼?」頓了頓,宋樂天問我:「你們寢室有電話麼?」
「還沒安呢,聽說要連電話綫,現在沒有。怎麼著,你還怕我飛了啊?」
「德行,你飛得了麼你,就你那小樣兒的,除了我誰要你啊。」

我一聽這話來勁了,我最煩宋樂天這種不把我放在眼裡的口氣,好像他自個兒是個空前絶後的帥哥似的。「宋樂天你別得意,這話你說的你記住了,你給我看著,看看有沒有人追我!」說話間到了我們宿舍樓底下,我甩手就要上樓。你還別說,別看我沒談過戀愛,這耍脾氣使性子我可是天生就會。
宋樂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我,「生什麼氣啊你,這不鬧著玩兒呢麼。」

「荊盈,誰啊?」正說著話,海燕從後面過來了,看見宋樂天拉著我的手,笑眯眯地問我。
我真沒有在人前介紹男朋友的心裡準備,看見海燕和老三我就犯觸了。倒是宋樂天,不緊不慢地對海燕和老三說:「我叫宋樂天,二位一看就知道我倆啥關係了吧?我甭說了。二位美女怎麼稱呼啊?」我當時又羞又窘,當着海燕和老三的面就在背後狠狠給了宋樂天一腳。「您看,我說您是美女她還不樂意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得,下回再見吧。荊盈,我禮拜六上午來找你,晚上早點睡。美女們拜拜啊!」我心裡這個氣啊,你說宋樂天怎麼就這麼貧呢?我這才上大學第2天,他就開始來給我攪局,這往後的四年怎麼過啊我。
宋樂天一走,海燕和老三走過來,暴三八地一左一右夾住我,問:「行啊你,高中就糊弄回來一小男朋友?哎,是咱學校的麼?哪個系的?」
我無辜地看著她們倆,只好把宋樂天的基本情況如實交代。不出所料地,那以後,在班級和系裏的同學漸漸互相熟悉後,男生女生都知道我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小男朋友。「青梅竹馬」這樣的詞兒用在我和宋樂天身上實在是太讓我噁心了,不行,以後再也不能用了。
真是的,我又把話扯遠了。時尚書屋
軍訓的日子我是連滾帶爬地過來的,要不是我打小兒就對當兵的有特殊的好感,可能那幾個星期我都撐不過來。老天也照顧我,我們教官挺帥的。海燕說我色迷心竅,我說:「宋樂天那德行你也看見了,我什麼迷心竅也不敢色迷心竅。」
海燕說宋樂天是我的剋星。時尚書屋
沒錯。
我曾經主動要求要去清華找宋樂天來着,可宋樂天說在他把我培養成基本能看的女生之前,還不准備讓我去清華丟他的臉。他說:「我要在清華找一個你這樣兒也就完了,可你偏是我打家裡帶來的,要還跟清華的一水準,以後我還混個屁啊我!」他這話虧了是在理工說的,要擱在清華,肯定被亂棒打死。
大一下半年我們裝了電話,結束了在樓下電話亭排隊的日子。那一整年我沒去過清華,就為了宋樂天跟我說的那句不知道真假的話。海燕說宋樂天是我的剋星,其實還不准確,他就是我命中一劫,怎麼也躲不過的一劫,
大二那年五一,我接到了一個把腦袋想掉了也想不到的電話。電話是劉海波打來的,他說,他在我們學校一食堂門口。
「瞎扯!今兒五月一啊,不是四月一。」
我哪能信他這話啊,劉海波什麼人我還不知道麼?編瞎話都不用打草稿,要不怎麼教語文的呢?
劉海波在電話那邊兒急了,「你們學校一食堂是不是白色的扁,紅色的字,上邊兒寫着『第1食堂』?食堂門前倆公用電話,桔紅色的亭子。」

我一聽不對啊,丫真在我們學校啊?!這不是閙呢麼,他來幹嘛來了?「你幹嘛來了?」
「看看你們這幾個天殺的不肖學生!順道來北京玩一趟。你倒是來不來接我啊?我這背着行李怪沉的。」

我扔下啃了一半的蘋果,從上鋪蹦了下來,「你等着你等着,我先給大牛二嫂他們打個電話,我們學校女生樓不讓男生上,你等着啊,別動地方啊。」
我叮嚀着,好像劉海波是個五六歲的孩子,生怕他讓人販子拐跑了。
宋樂天一聽劉海波來了,電話那邊就跟踩了耗子尾巴一樣,「怎麼著?怎麼沒言語一聲就來了?你跟他跟你們一食堂那兒等着啊,我這就過來。哎你別給大牛打電話了,趕緊把劉頭兒招呼了,我告訴大牛成了。」

那是上午八點,還有點涼。操場上沒什麼人,我三步兩步跑到了一食堂門口,看見了劉海波。「劉頭兒,怎麼一年不見你這麼顯老啊?讓你帶畢業班了?」其實劉海波一點沒老,那張臉還是那麼年輕,混在大學生堆里根本分不出來。可我就覺得劉海波滄桑了許多,肯定跟他當老師勞心勞力有關。時尚書屋
「別廢話了你,有吃的麼?」
我一看表,食堂應該還有早點。我把劉海波領進食堂,刷卡買了二兩稀飯仨大包子。
「你就給我吃這個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