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十二笑 第 12 頁


他兀坐繡房中,千籌百計,盡有打算出極利害的機謀,極慘毒的條律,要把來擺佈男人們。就斷送其性命,他也何曾叫痛?所以說男人行不得的,女人偏會得行。男人就要行一件極狠的事,若與人算計,必
作者:墨憨齋主人 / 頁數:(12 / 31)

他兀坐繡房中,千籌百計,盡有打算出極利害的機謀,極慘毒的條律,要把來擺佈男人們。就斷送其性命,他也何曾叫痛?所以說男人行不得的,女人偏會得行。男人就要行一件極狠的事,若與人算計,必有其慈悲心者,肯說幾句好話來相勸,到得女人要行一件極狠的事,若和女人們算計,斷沒有個具慈悲心者,肯把好話來相勸。況他若要在別人面上狠,女輩中尚有慈悲念頭,他若要在丈夫面上狠,女輩中必無肯慈悲丈夫者。時尚書屋

巴不得一家立法,千家做樣,同心合膽,算計得做丈夫的,人人毛骨竦然,才稱他們心意。難道還叫他不狠不成?」其人聞言大笑,道:「說話的,見太偏了!天下吃素唸佛齋僧佈施,肯發慈悲心者,無如女子。他巴不能逢人便勸慈悲,結個善緣,何況自家丈夫,反生惡念?畢竟你自家受了妻子之累,把天下好心婦女,一概抹殺。」
在下也不覺大笑道:「若是在下自家怕老婆,親遭毒手,則膽門已破,只好縮着頭,閉着嘴,戰兢兢坐在家裡,還敢出聲說道他們狠,我們不狠?而且形之紙筆,思量要刻將傳世,勸化普天下狠心的婦人,救度普天下受狠心婦人之累的男子,尚還把婦人們狠心作用一一描寫出來,也非口舌之過,只因憐憫此輩痴愚也。思想去救度他,共成慈悲正果,則不惟男人感激我肯說好話,並女人們亦感激我項門下針,病根盡拔。把極狠極惡的心腸,不難變做大福大量的受用,何等快活?」問者曰:「君之言豈有所見而然乎?」在下便道:「前面一段說話,句句實有所指,句句藏着根由。若不說明,葫蘆提要人猜,莫不是猶如醫人治病,只寫一個湯名引子,不知病屬何症,藥用何味,患者又不知是男是女,你道可不昏悶死也?如今在下卻對病用藥,專醫女人胸隔,不覺心偏氣急,肚腸生毒,一切惱怒吞酸等症,卻照古方四物湯加減,如沉香香附,陳皮 枳實,開氣平肝之劑,斷不可少。時尚書屋
服時,須要尋鴿庚肉煎汁,和藥同服,方能有效,切忌近房事,吃老醋。如能依方禁忌,包好,不受□文,蓋此方名為『調陰和氣湯』。漢高帝時,呂太后有此疾,曾以此湯進之,呂太后不肯服,傾之於地,其疾遂不能瘳。至今大笑其愚。」
如今說起有個愚婦人,叫做暴虎娘,是西山人氏。西山所在,通習匠作為業,其父暴向高,也是拿斧頭做木作的,並無什麼表號,人都叫他是暴匠人。其妻子小名叫做蒯阿滿,夫妻兩口成婚一年,便生下一個女兒。因系寅年所生,取名虎姐。時尚書屋
自小眉清目秀,伶俐豁達,不像小戶人家兒女。暴匠人自養了虎姐,家道漸好,算命的都說是此女的造化。後來還要興旺父母之家,因此暴匠人夫婦愛此女如活寶一般,美衣美食,扎手傳腳,養得嬌嬌滴滴,也不像小戶人家的兒女氣象。時尚書屋
不想此女果有造化,一日暴匠人在人家監造樓房,排立柱基,泥土不平,用鋤開掘,才掘下一尺有餘,只見一片大石板,藏在地底下。他便覺得有些好光景,忙把泥來遮蓋,直待更深夜靜,和着一兩個相厚匠作,悄悄向前去,掘鬆泥土,撬開石板。那石板下面取火觀看,原來是五個大罐,罐內都滿滿裝着金銀。喜得暴匠人滿地打滾,連忙抬將起來。時尚書屋

把一罐分給與眾匠,四罐盡歸於已 橐。正是:
別人造房屋,木匠偏發福。一宵成富翁,不求而自足。時尚書屋
只因命運通,無人種柳綠。奉勸世間人,莫討空勞碌。時尚書屋
自後,暴匠人便改頭換面,棄了木作行業,遷居洞庭東山,買了房子田園,討了幾房伴當,開張解庫,十分閙熱。東山人都稱他是暴老爹。只有城內主顧人家,背地裡依然叫他是暴匠人。其妻子的親戚,當初只叫他是滿小娘,如今奉他有錢,通改換了口,叫他是暴親娘。時尚書屋
還有上等肉麻人,見其豪華受用,指望他破慳照顧,只管連聲接聲奉承,叫道暴太太長,暴太太短。蒯阿滿被他們一朝抬舉得平升三級,做個樂極無量天尊,連女兒虎姐,因父母百依百遂,享用豐足,年方及笄,一發改變得裊娜娉婷,如花似玉,更兼時新打扮,好不齊整:
翹梁頭髮做牡丹頭,蘭花梳鬢;杜岫裙換着月華裙,金蓮高襯。五色宮妝都小袖,彈墨鮮新;四時背甲束汗巾,雲肩廝稱。更有紫金釵子嵌珠珍,飛蝶堪誇風韻。時尚書屋
合家人都稱他為大娘。父母親戚,通稱他為虎娘。蒯阿滿見虎娘長大,思想要完其姻事,又不捨得出配人家,卻與丈夫商議,要招贅個女婿。一則好照顧女兒,二則要靠托女婿,主持門戶。時尚書屋
暴匠人道:「你所見極為有理,明日是黃道吉日,可去請常往來的包媒婆到家,把女兒庚帖傳將出動,煩其尋一位好小官,也完了一樁大事。」
那日閒話不題,明早蒯阿滿便着人去請包媒婆。包媒婆得風隨來,蒯阿滿即將女兒姻事托之。包媒婆道:「親事盡多,但不知要何等樣人家子弟?」暴匠人道:「不才偌大傢俬,止生一子一女,兒子年幼,尚在襁褓,女兒年漸長大,作意要尋一位少年秀才相公,才有些體面,日後巴得他發達,亦可光輝門戶。只要人才出眾,肚內通透,聘禮毫不計論,但還有一說,如今秀才們若說有個發跡丈人要招他為婿,他便要拿班做勢,開口就道:『我們讀書君子,是個舉人進士坯兒,不值得扳這樣蠻牛』,一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