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十二笑 第 2 頁


秀士雖雖談笑,心中卻暗想道:「泥塊尚然有靈,為人豈可懵懂。」因此豁然了悟,益加修煉,後證仙果,自後項王亦不復顯應,但兩行眼淚到今歲久年深,再不收干。人甚以為異,雲可見泥像又沒有血氣
作者:墨憨齋主人 / 頁數:(2 / 31)

秀士雖雖談笑,心中卻暗想道:「泥塊尚然有靈,為人豈可懵懂。」因此豁然了悟,益加修煉,後證仙果,自後項王亦不復顯應,但兩行眼淚到今歲久年深,再不收干。人甚以為異,雲可見泥像又沒有血氣,又不會講話,又不是真面目,不過捏成的土塊,尚且不落痴愚,見人嘲他笑他,便放出幾分烈性,眼中流淚,做出活人的模樣;堪笑活人,而有同泥塊者一味痴愚迷□不悟,把自己有知有覺的身軀,卻被那無知無覺的女子顛倒簸弄,如醉如狂,雙目炯炯,卻認泥人為活人,而不知已之活人直似泥人也,以供明眼人作笑話。而今把這笑話試演將出來,點醒世上痴愚漢,切不可嘲笑在下是泥人勸泥人,辜負我一片婆心。時尚書屋

這話出在弘治年間,有個河南進士,姓花名樞,表字中垣,娶過正夫人郝氏,夫婦卻喜同庚,極其相愛。但郝氏秉性端嚴,年至四旬之外,子息杳然,不容夫君蓄一婢一妾,以分糟糠之寵。花中垣口不敢言,心裡每抑鬱不快。一日,獨坐書房中,獃獃痴想,飯也不思吃,茶也不思飲,連話也懶得開口。時尚書屋
閉着雙眼,惟有長吁納悶,比着那泥塊人只多這一絲氣兒。因口占四句題于壁上,以寫心事云:
四十無兒心罔然,鄰嬰偶過見猶憐。時尚書屋
他年塚上泥三尺,錢紙何人掛墓邊?時尚書屋
題罷,不覺汪汪淚下。正在那里納悶,只見一個管家走進書房,稟話道:「有京報人在外邊,報老爺高升了。」即把報單呈上。花中垣取過一看,乃是吏部推補司道官員,推花中垣補授福建驛傳道,已經命下,憑限甚促,即日便着赴任。時尚書屋
花中垣看畢,分付管家犒賞報人,留在外廂酒飯,隨即起身到內,向郝氏說道:「我雖叨補方面,官職榮耀,人以為喜,我卻仔細想來,年已逾壯,膝下尚無丁男半女,行將為無祀之鬼,做官也是枉然。不如棄官削髮,倒也無牽無掛。」郝氏聽罷,怒氣直衝上太陽,口裡亂嚷道:「你說話好來得蹊蹺,做官不做官,憑你心上的事,就做官,也與我沒相干。就不做官,也與我沒相干。時尚書屋
我總則個孤苦之命,你要削髮,難道我不會削髮的?我曉得你肚裡,無非怨我不曾許你蓄些婢妝,稱心狂放,所以說出許多懊恨之語。我且喚醒了你,你命裡若該有子嗣,就不蓄婢妾,自然有後。你若命裡不該有子嗣,任君討了金釵十二行,只恐原作黃梁一夢。我今日便與你賭咒,自此誓不來拘管,也不隨你去赴任,聽憑你娶二位養子的夫人,日後做個有羹飯吃的鬼。時尚書屋
我睜開眼兒看著。」閙吵了一回,氣吁吁走進內房,倒身便睡。嚇得花中垣面如土色,搓手頓腳,沒個理會,也去和衣而睡。所謂:

人逢樂境增煩惱,話不投機半句多。時尚書屋
說起花中垣與郝氏,原是個恩愛夫妻,只因花中垣平日做人多執着,少靈變,昏昏悶悶,被夫人拘管了半生,死守規矩,一毫動彈不得,恰與泥人一般。今忽地要作非分之想,指望打動夫人通融的念頭,誰知如水投石,一言不合,大傷和氣。諺云:江山易改,秉性難移,以致郝氏執定偏見,再難輓回。過一宵,明日早起痛哭一場,竟把烏雲般的發兒,盡根剪下,收拾些箱籠,徑往那無相庵中一個老尼處出家去了。時尚書屋
那時弄得花中垣單身只影,掃盡宦興,不隔半月,福建迎接上任的又到家中,只得草草收拾行裝,帶了幾個家僮,又延請了兩位幕賓,陪伴赴任。內中一個幕賓,叫做裴肖星,做人十分伶俐,善於湊趣獻勤,吹彈伎曲,無所不能。為此□于大老之門,皆喜愛之。平昔與花中垣相厚,故邀其同到任所,以解寂寞。時尚書屋
正是[
蔑片行中他第1,幫閒隊裡號先鋒。時尚書屋
法時出外傳衣鉢,願把粗臂奉主翁。時尚書屋
卻說花中垣喜得裴肖星,朝夕陪伴,一路上說說笑笑,□其寂寞。行過十餘天,早已到揚州地面。那淮揚所在,真個是繁華去處,令人遊玩不盡。只見:
處處香風馥郁,家家錦帳飄搖。歌樓舞榭倚多嬌,品竹彈絲奇妙。更羡人山貨織,王孫公子連鑣。揮金買笑駐征軺,比寒食元宵熱閙,廣陵不讓五陵豪。時尚書屋
那時正值暮春天氣,燕舞花香,更添一倍景緻。花中垣泊舟河下,同着裴肖星上崖散步。只見酒館座人如蟻,茶坊飲客如雲,車東馬西,有幾隊人向前指引的,又有幾隊人在後追趕的。花中垣問裴肖星道:「這些人忙忙奔走,不知作何勾當的?」裴肖星道:「這班人叫做牽頭引線,凡往來仕宦或公子王孫,要在此地娶妾討婢,畢間要用着他們,才有熟腳。時尚書屋
他們靠此為生。上中下三等女子,通在他肚子裡,所以終日在街坊招攬主顧,卻與媒婆一般。」花中垣點點頭兒,又信步而行。閒游半日,回到舟中,家僮稟道:「趁此順風,老爺可就開船了罷。」
花中垣道:「且慢,我明日還有些小事。」家僮不解其意。直至夜膳已畢,花中垣帶幾分酒興,向着裴肖星道:「老裴,你方纔說的牽頭,明日你可去找他來,我有話分付他。」裴肖星早解其意,即忙應聲湊上去道:「老先生內裡無人奉侍,正該在此地娶一位夫人,同去赴任。時尚書屋
一則主持中饋,二則生個公子,蟬聯科第,天相吉人,極是美事。該,該,該。」一連說了七八個「該」字,說得花中垣滿臉堆笑,撫着裴肖星的背曰:「知我心者,兄也。妙人,妙人。」
裴肖星又加意獻勤道:「晚生明日清早便去,把老先生台旨傳諭他們,刻下着他們尋個上號的來說,管教春風得意馬蹄疾,紫燕雙雙到玉堂就是了。」是夜,花中垣說動了心,再睡不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