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十二笑 第 30 頁


那晚溫阿四歸家,便喚堵伯來押着傢伙,搬運到城外。明日早起,夫婦出了通濟門,上了車子,行到土關,進房安歇。新遷之後,重開賭場,土關地面淺薄,沒有大老官下場,拈頭生意甚是冷淡。不覺秋盡
作者:墨憨齋主人 / 頁數:(30 / 31)

那晚溫阿四歸家,便喚堵伯來押着傢伙,搬運到城外。明日早起,夫婦出了通濟門,上了車子,行到土關,進房安歇。新遷之後,重開賭場,土關地面淺薄,沒有大老官下場,拈頭生意甚是冷淡。不覺秋盡冬來,家中寒氣逼人。時尚書屋

溫阿四向着堵伯來愁眉蹙額,要商個度活之計。堵伯來道:「開賭生意還算我們熟徑,但在此新開場局,必須有個甜頭,才引得人上門,入了圈套。不怕不起發幾位大財。」溫阿四道:「我心上也是這個念頭,但不好對娘子說得。時尚書屋
就是娘子肯時,要我吃這碗衣飯,覺得沒有臉皮。」堵伯來笑道:「新到此地,那個曉得是你娘子?不是你娘子,若有人問及,你竟推在我身上,你落得原做個乾淨漢子。」溫阿四道:「你肯承受其名,極妙的了。但許有其名,不許有其實。時尚書屋
或藉此為由,或者要想占我妻房,這斷成不得的。」堵伯來道:「我一片好意相商,你卻多疑多慮。就不做此事也由你,三冬已到,大家忍餓為上策。」兩人唧唧噥濃,娘子卻伏在板壁後,一一聽得明白。時尚書屋
聽見丈夫說出只許有其名的一句,心上好生不快,故意變了臉,走將出來,嚷罵道:「死烏龜,你做男子漢的,沒本事尋飯養家,要靠着老婆過活,羞也不羞?我寧可自家去討飯度日,斷不服氣挈帶你的。」溫阿四惟恐隔牆有耳,只管帶笑告求:「我與老堵在這裡閒,並不曾說要你養家,休得發惱聲張。若不信時,你去問老堵便明。」一頭說,一頭飛走出門,以避其閙炒。時尚書屋
分明放一條活路,好教堵伯來從中打和局。果然一背了溫阿四的眼,娘子便與堵伯來商議道:「你的算計,無非要弄渾了水,好捉魚的意思。我豈不知之?但我不刁頓他一番,要把謀占二字,刻刻在胸中籌畫,如今且奈何他幾日,少不得肚裡饑餓,自然又來和你計較。你那時便說,必要求告得娘子回心轉意,才有可生之計。時尚書屋
讓他再三來求告我。我便向他道:『只怕我願做時,你又要疑慮我與別人相好,不與你親密,在家中聒噪。那時和你分辯,可不遲了。若畢竟要逼我做這營生,須寫一張你來求逼的照票與我,我拼喪了名節,後來才不受氣。時尚書屋

』」堵伯來道:「娘子定計,賽過張良,我當依計而行便了。」
過了四五日,家中七件事件件都缺。溫阿四急得面黃饑瘦,果然又來和堵伯來商議。堵伯來依着娘子的言語,教他去告求尊閫。溫阿四依言求告,娘子回言不肯,急得他兩眼淚流,娘子才把前面的說話,逼他上釣。時尚書屋
溫阿四那時莫叫做饑不擇食,人貧志短,不要說寫一張照票,就要他寫下一千張,通是情願的了。提起筆來,就寫一張,付與娘子收執。此就是逼人身契的現報。照票既寫,堵伯來便去各處兜攬賭客,娘子在家搽粉點脂,打扮得異樣妖嬈,勾引得賭客們神魂飄蕩,日日到他家賭錢鬼混。時尚書屋
那婦人說要米,就有人送米,就要錢,就有人送錢,就要綢緞,就有人送綢緞。日間賭錢,加一拈頭,是留宿,分外私送。不上一月,家裡好不熱閙。銀錢酒米,百件豐足。時尚書屋
也有人問溫阿四道:「宅上這位娘子,什麼相稱?」溫阿四:「這是老堵的令政,小弟與他是舊日相知,借弟房屋,也住在這裡。」眾人信以為實,然老堵居之不疑。一個烏龜,美名開着眼,替他擔受。時尚書屋
那娘子偷閒捉忙,便與堵伯來大抽大弄,並不迴避着溫阿四。溫阿四有時也去撩撥,反被他亂推亂抓,竟把親丈夫貶入孤陽宮去。一日,溫阿四多飲幾杯酒,乘了幾分酒意,在家裡夾七夾八羅唣嚷罵,又要打這婦人,又要趕逐老堵。把身契一事,重新提起,聲聲叫他是奴才。時尚書屋
老堵便與他廝挺,問其身契在那裡。溫阿四忙走婦人房中去,搜尋不見,乃與婦人取討。那婦人劈面一啐罵道:「野賊囚,什麼身契,敢是見鬼了。」溫阿四欲要聲張,不覺酒湧上來,頭輕腳重,跌倒便睡。時尚書屋
那娘子向堵伯來:「他寫了執照票,尚然這等發狂。倘日後只管聲聲張張,被人識破,究竟要斷我還他。你落得干替他做了多時的燒湯,可不被人笑死?我想將起來,不如尋一個了當的道路,你我方纔穩做長久夫妻。」堵伯來道:「這樣死烏,若算計結果他性命,忒覺狠毒。時尚書屋
我少時曾傳一個啞獃藥的神方,待我到藥鋪裡去,依方買料,合就此藥,調在茶湯之內,乘他吃醉,灌將下去,若果然有效,迷了心竅,講不出話,變做個朦懂漢,雖生猶死,豈不是了當的良法?」那婦人道:「既有此方,向來何不早做?你快些去合就,休得延他酒醒。」堵伯來連忙走到藥鋪中,置買完備,袖回家裡。恰好溫阿四睡中酒渴,討湯水吃。婦人便將藥末,放在湯內,扶起他頭,骨都都呷下一大碗。時尚書屋
依然倒頭又睡,直睡到明早,日上三竿,再不聽得他做聲。堵伯來揭開帳子一看,但見他雙目炯然,形如木偶,叫之不應,扶之則坐,與他飯吃,略吃幾筋,不與他吃,也不思想。鎮日昏昏沉沉,只因醉中使性,遂成廢人,連活烏龜也沒得做。真正做了個痴獃烏龜,平白地送個妻子與人受用。時尚書屋
看他取樂快活,不能發泄半字。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