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十二笑 第 4 頁


那命兒年紀雖小,他一雙俊眼早已瞧破花中垣是個痴獃漢子,先把開章第1義打個擂台,後來好憑他簸弄。花中垣已墮入迷魂之陣中,那裡做得斬魔君,把慧劍來劃破機關?是夜,擁着命兒就寢,如餓鷹見
作者:墨憨齋主人 / 頁數:(4 / 31)

那命兒年紀雖小,他一雙俊眼早已瞧破花中垣是個痴獃漢子,先把開章第1義打個擂台,後來好憑他簸弄。花中垣已墮入迷魂之陣中,那裡做得斬魔君,把慧劍來劃破機關?是夜,擁着命兒就寢,如餓鷹見肉,吃個盡飽。時尚書屋

命兒原系梳籠過的,其味深嘗,全無畏怯之心。蜂狂蝶舞,弄得花中垣像個雪裡漁翁,抖做一團。但口中不住的叫道:「活寶,活寶,我快活死了。我雖曾娶過,像個家常腐飯,日日擺在口邊,就不吃時,只得勉強吃下幾口,怎像你如海外珍羞,有幸得嘗,但恨我吃不下,那裡有吃得厭時?今宵,只像持長齋的,初次開葷,免不得笑我太饞。」
命兒聽了,忍不住笑道:「饞得有限,單討舌頭上便宜。」兩口說說笑笑,不覺天明。花中垣又睡了,直到中午起床,走到外艙。時尚書屋
只見裴肖星也打合老媽媽上手,被他弄得被疲力倦,坐在那裡打瞌睡。聽得花中垣步履之聲,只得掙紮起來,舉手作賀道:「恭喜,恭喜。」說猶未畢,禁不住幾個呵欠。花中垣答言道:「你也恭喜。」
口裡一樣取笑,卻也禁不住連連呵欠。所謂:
泥馬笑泥牛,一樣難禁馳驟。苦風狂雨疾誰堪鬥。少不得腳軟身酥,弄做一團兒才罷休。時尚書屋
自此,兩對新郎在船中竭力取樂,倏忽數天,已抵杭州。崔命兒向花中垣道:「我久慕西湖景緻,今日到此,豈可不游?」花中垣道:「不瞞你說,我少被夫人拘管,後被宦途覊縛,也尚未識西湖之面,如今和你去快游一回,庶不負良辰美景。」便分付家僮,僱了轎子,打頭抬着命兒、媽媽,自己同裴肖星隨後,向西湖進發。遊遍了南高峰、北高峰、西湖十景塘,又下了湖船,游到湖心亭、放鶴亭、六轎花柳,處處賞玩。時尚書屋
傍晚,又坐了轎,抬到昭慶寺游耍。這昭慶寺原是:

唐朝古蹟,元代修傳。佛殿上坐丈六香身,精藍耀目;山門外聚四方珍貨,油壁停驂。更有賽州中馳名金扇,比常熟巧塑泥團,春來遊客爭求玩,不惜銀錢。時尚書屋
花中垣攜着崔命兒,隨喜過上方佛殿,回身再到寺外觀看。命兒見鋪子上排着許多泥孩子,約有一尺長短,唇紅臉白,做得巧妙,活像那新養娃娃。心裡十分歡喜,內中揀取一個,忙喚家人買來,自己抱回船中,不肯一刻放手。花中垣笑道:「這是泥做的死東西,你何消如此珍愛?你若心裡喜得小孩子懷抱,快與我掙一個活的出來,這才是無價之寶。」
命兒笑道:「我看你老遲貨未必掙得出個活的,且把這假的來消閒耍子,倘然能弄假成真,也笑你的本事。」大家取笑一回。命兒還將泥孩子取名引哥,分付大小家人婦女,不許也叫引哥,通要稱做小相公。就在杭州喚個媒婆到船,托他去僱一名乳娘,專意懷抱那泥孩子。時尚書屋
又着兩名丫鬟,早晚幫他付侍。再令裴肖星去請一位算命先生過來,與小相公推排八字。就把那買泥孩子的日時,當做生年月日。那先生仔細推詳,乃向裴肖星道:「這乾造是戊子戊辰,戊子辛酉,看起年月日上,一派是土,獨時上辛金透露,與子水合局。時尚書屋
金水傷官,偏能克土,土為本身,被其傷克。周歲左右,妖悖星過度,須防跌蹉,有妨身命。況命坐華蓋,只該捨身空門,富貴人家,恐招他不住。」命兒聽了,大有不樂之意。時尚書屋
打發命金,甚是寡薄。”花中垣道:「他也不是活神仙,你惱他則甚。」便分付開船。時尚書屋
兼程而進,一到任所。命兒泰然作夫人,居之不疑,恣其所為,手下人也有稱他是奶奶的,也有稱他是太太的。花中垣自揣本事不濟,只得把這些虛名來奉承,以求其歡喜,連自家口中也不住的叫奶奶長,奶奶短,見其喜則喜,見喜怒則憂,敬而畏之,無異昔日之害怕正夫人也。所以見他喜歡那泥孩子,花中垣隨他的意兒,也一般樣喜歡。時尚書屋
進公衙不脫袍服,便急忙抱在懷裡,又兌換許多金寶,做個帽兒與引哥戴。置買許多錦緞,做個衣兒與引哥穿。有時命兒思想要引哥笑,怎奈泥人不會笑,乳娘們捧着泥臉兒嘻嘻的做笑,便搗鬼道:「小相公見了奶奶歡喜,在那裡笑。」命兒便叫聲:「肉,笑得好。」
花中垣便從旁插口道:「我的親肉,果然笑得好。」有時命兒思相要引哥哭,怎奈泥人不會哭,乳娘們對著泥嘴巴,啞啞的做哭,便道:「小相公思想,奶奶在這裡哭。」命兒便抱過去,道:「娘在這裡,我兒莫哭。」 又指着花中垣道:「可是爹爹憎嫌你是死貨,你惱着哭將起來麼?」花中垣便順他意兒道:「惱哭了我兒,爹爹委實該打。」
有時遇著吃飯,乳娘搗鬼,道小相公要思想吃恁東西,命兒便喚人取來,擺在泥孩子面前,乳娘落得替他一飽。有時或是天寒,或是天暖,不說小相公傷風,定說小相公傷熱,命兒便祈神問卜,花中垣便延醫診視,就是極苦之藥,乳娘也免不得替他吃下幾口。有時天上聞雷,或是家中物件擲響,乳娘便道驚壞小相公了,須要取赤金煎湯與他吃才好。花中垣便去取赤金來煎湯,誰知乳娘要打首飾,捏出這端鬼話。時尚書屋
更有絶怪事情,命兒喚小丫鬟撒溺在地,說是小相公小解,早間起來,把干絹拭泥人之面,說是小相公梳洗。暑天卸下泥人衣服,輕輕放在淨盆之內,說是小相公洗澡。洗澡既畢,抱在北窗之下,喚丫鬟們更番打扇,說是小相公乘涼。至于吹笙搖鼓,鬼臉風箏,凡是小孩們戲弄之物,若命兒有令要買取時,不論隔省隔府,路遠路近,花中垣一定着人取買,羅列在泥人之前。時尚書屋
命兒方纔歡喜。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