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醒名花 第 10 頁


心上正在驚疑,忽聽得樹林中一聲鑼響,走下十數個彪形大漢,一把扯住道:「你是那裡來的?敢是奸細麼?」翌王慌道:「是走路的。」那些人道:「既是走路的,你豈不知規矩,快送買路錢來。」徑在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40)

心上正在驚疑,忽聽得樹林中一聲鑼響,走下十數個彪形大漢,一把扯住道:「你是那裡來的?敢是奸細麼?」翌王慌道:「是走路的。」那些人道:「既是走路的,你豈不知規矩,快送買路錢來。」徑在腰邊一搜,那所餘幾兩銀子,便一鼓而去。翌王道:「望大王饒命,還我這銀子罷。時尚書屋

小子因被難逃生,若沒了盤纏,性命必然難保,望大王方便。」一個道:「你這人好不達時務,如今世上,銀錢到了手,那裡還管人死活。」一個道:「你這漢子,被什麼難?若說世情果是如此然,我輩中倒還有一點良心未泯。你若說得明白,便還你銀子去罷。」
翌王剛欲告訴,又一個道:「不要聽他好歹,帶去見大王。」眾人一齊道:「有理。」竟把他拿到寨中來。只見:刀槍密密逞威風,劍戟層層殺氣雄。時尚書屋
雖然不比森羅殿,勝是蕭王劃地中。時尚書屋
當下寨中嗚鑼擊梆,嘍囉報入。那大王出來,便教帶進。翌王到得階前,看那人坐在中間交椅之上,兩邊也有坐的,也有站的,都是堂堂一表之人。為首的便問道:「你是什麼人,敢在此胡行亂走,可是來尋死麼?」翌王一頭打寒噤,勉強回答道:「小子本是雙流縣人,因家中有難,逃避他方。時尚書屋
不意命數該盡,不識路徑,冒犯虎威。若得大王開天地之心,放小子性命,感德非淺矣。」說罷,放聲大哭。大王道:「你且實說姓甚名誰,家中有甚患難,或者可以饒你。」
翌王道聲多謝,便把家世姓名,並前後被難緣由,和盤托出。那大王便道:「你既有這樣冤仇在身,又是個世家公子,請起來,我再問你。你如今意中想要到那裡去?」翌王又答道:「但依一個道人指點,教我只向東北而去,實未有安身之處。」大王道:「既然那道人叫你向此地而來,可還有甚麼說話?」翌王道:「他還有四句要訣道,如此如此。」
那大王便道:「後面三句,我想不到。只是那第1句,竟有些意思。他說『遇戟急止』,我這裡山名攢戟嶺,那道人早已曉得,必定不是凡人。又叫你急止,則此處應該是你安身之地。時尚書屋
想必天數有在,仙機指點,你還想到何處去?我願將這把椅子,讓與你坐,待得天朝招安之日,那時搏得一官半職,便可報仇雪恥。倘你不願為此,亦須依着道人所言,暫住幾時,我便與你相機而行,弄得仇人到手,處置消恨。再設個法兒,訪那梅小姐着落,竟去取來與你成其夫婦,也不枉了為他受這一番辛苦。若你不通道人之言,必定要去,我只得差人送你下山。時尚書屋
倘有疏虞,悔已無及。你且細細想來。」翌王仔細想道:「若此地果名攢戟,真個倒有幾分意思。『遇戟急止』,非此而誰。時尚書屋

況我果然又無去處。那人仗義慷慨,料想不是等閒劫掠之輩。當時亦必事出無奈,故作此勾當。如今莫若依了他,暫住幾日,慢慢勸其棄暗投明,便有出頭日子,亦未可知。時尚書屋
事已如此,不必多疑了。」正是: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隨。時尚書屋
便對那人道:「小子願依大王所諭。」那人便欣欣的道:「足見先生高明。」便重與翌王敘禮坐了。翌王方纔問及他姓名,那人道:「小可姓賈,名龍,本貫越東人氏。時尚書屋
因買賣到此,被匪人所害,以致陷身綠林,與先生所謂同病相憐,故敢斗膽屈住在此。且耐心守去,等小可們得受招安,那時大家再去建功立業。先生以為何如?」翌王謙遜道:「只是小生蒙大王不殺,已屬過分。又承盛意,敢不銘之肺腑。」
說話間,手下早已齊整酒筵,賈龍便教眾弟兄等,約有三四十人,俱來陪翌王飲酒。翌王各請姓名,眾人依次通呈。酒過幾巡,賈龍又細問翌王之事,說到狗低頭設心陷害嫡妹,把他捏做姦盜之處,賈龍便咬定牙關,恨恨的道:「你眾弟兄今後下山,若拿住這狗低頭梅富春,切不可輕易放他,須用心解上山來,我自有處。若遇雙流縣人經過,不論好歹,也拿上山來,有說話問他。」
眾人各各聲諾。當下酒席散後,收拾一間潔淨書室,送翌王安歇。翌王自此徑在攢戟嶺寨中居祝喜得寨主待如上賓,朝夕閒談議論,兩下亦甚投機。但心中思想那梅小姐,又不時把落花詩細細諷詠。時尚書屋
更作詩志慨道:瑤圃瓊仙恨各天,一番諷詠一淒然。時尚書屋
若教更遇悲春酒,吞下余愁幾萬千。時尚書屋
又一日,賈龍陪他山中閒步,有一種野花,色似玫瑰,幽香襲人。湛生道:“的小姐不得見,對此閒花能不斷腸。更作《賀新節》一詞道:鶯老東風逐。向殘春枝頭葉底,罵紅欺綠。時尚書屋
一段妖嬈惹狂蝶,朝夕偎香偷宿。昨宵又經新雨裕片片紫霞爭散■,盼佳人無意幽芬觸。影難逢,詩堪讀。當年搖蕩欄杆曲。時尚書屋
乍依稀花間柳外,翩翩如玉。不似空山開落後,滿地和泥輕蹴。迴首天涯堪痛哭。還喜多情投句也,勝蘩葩到處飄奇馥。時尚書屋
腸時斷,愁時續。時尚書屋
不題翌王在山之事,且聽下回,再表一段來也。時尚書屋
第5回
奔父命巧遇攢戟嶺避仇人深覊不染庵話中特說陶藥□之仇已死,奉旨將陶杞照原職降二級,別補任用。當日陶公得了這個消息,便打點收拾赴京候選,分付夫人道:「梅家小姐在此,你須好生照看他,待我上京時,一路尋取湛生消息。倘若不是姻緣,急忙遇不着時,到京中尋個門當戶對人家,與他另配,庶幾無人曉得花園之事。如今他又無父母,就如你我的親女一般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