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醒名花 第 5 頁


梅公子便差了許多僮仆,同着一夥人來拿湛生。那梅公子名富春,號叫瑞臣,為人生性凶暴,好為不軌。恃亡父的遺蔭,胡亂橫知。又自小與無賴為伍,學得拳棒,結一班衙門蠹役,以為心腹。他便奸
作者:待考 / 頁數:(5 / 40)

梅公子便差了許多僮仆,同着一夥人來拿湛生。那梅公子名富春,號叫瑞臣,為人生性凶暴,好為不軌。恃亡父的遺蔭,胡亂橫知。又自小與無賴為伍,學得拳棒,結一班衙門蠹役,以為心腹。時尚書屋

他便奸人妻女,盜人財物,犯出事來,這一班人互相狼狽遮護。所以一縣之中,人人畏怕他。起他一個綽號,叫做狗低關。道是他做人忒歹,即將他來喂狗,狗也不吃他的。時尚書屋
閒話休題。時尚書屋
且說眾人帶了湛翌王,拖拖拽拽,擁到梅公子家中,已是天色傍晚了。只見那狗低頭坐在堂中,宛如官府之狀。只見兩邊豪奴悍仆二三十餘人,站立得齊齊整整。燈籠火把,照耀如同白日。時尚書屋
手中各執着木棍竹片,銅錘鐵甲,眼睜睜好似海神廟中夜叉小鬼一般。翌王帶到階前,眾人便叫跪了。那翌王是個讀書人,自有烈性,不肯受人跨下。到此危險之時,他主意定了,挺然而立,再不肯跪。時尚書屋
狗低頭見他不肯跪,開口罵道:「好個強盜,你在我園中做什麼?你幹什麼事體?快快從直招來,免得受苦。」湛翌王那時,如釜中魚,籠中鳥,心上戰戰兢兢,又不便說出真情,只得口中勉強支吾幾句。狗低頭喝道:「胡說。」湛翌王又辯幾句,狗低頭那裡肯聽,喝叫那兩邊站立的動手。時尚書屋
可憐湛翌王,嬌滴滴一個嫩弱書生,被這些如狼如虎的一班人,拳頭腳尖,諸般器械,百般拷打。又把麻索捆綁起來,緊緊弔在樑上。吊得那翌王半死半活,口也喊不響。此時呼天不應,叫地無靈,又無一個親人在眼前,真正心中好不苦楚。時尚書屋
狗低頭喚家人來道:「今夜寫端正了書帖,明日絶早送到縣裡去。你要稟明大老爺,立時拿去正法治罪。」正所謂:青龍白虎同行,吉凶全然未保。時尚書屋
只為一紙題箋,先受私刑弔拷。時尚書屋

要知湛翌王此去性命如何?且聽下回便見。時尚書屋
第3回
高知縣憐才假索詠陶總兵念舊實親朋且說明日,狗低頭把貼兒致意縣中。那知縣即是梅如玉的門生,姓高名捷,後來會試又中了進士,殿試三甲,除授了四川成都府雙流縣知縣之職。到任不上一年,政理民安,遠近俱稱他是高青天。這日正坐早堂,見梅府家人持帖跪稟,說是一樁姦盜情由:「家相公要求大老爺,即刻差人提究的。」
高知縣道:「曉得了。」把一個年通家弟的回帖,打發梅家家人去了。便起一支飛簽,硃筆標道:「立拿姦盜犯人湛翌王等,火速赴縣候審。」乃差幾個應捕人役,到梅公子家,切腳捕捉。時尚書屋
怎知人已在他家中,先打得七死八活的了。眾差人見了公子,公子打發些賞賜,眾差人謝了一聲,竟帶湛翌王,回話本官去了,不題翌王見官之事。時尚書屋
且說梅杏娘小姐,聽得外面人散,方纔在壁衣中走出來。思量「這起人是那裡來的?難道青天白日,強人就如此大膽?家中打搶得這個光景,須差人報與哥哥知道,方好報官緝捕。」心中又疑惑道:「適纔喧閙之時,又聽得有人喊叫拿住姦夫,這不知是何緣故?」只見佛奴面色如土,氣吁吁的跑來道:「小姐不好了,你道剛纔那一夥人是那裡來的?」杏娘道:「那曉得他是什麼人。」佛奴道:「小婢被他們趕得急了,忙躲入廚下一口大櫥背後,聽得這些人口中說道:『姦夫拿住了,快去回覆大爺。時尚書屋
』我在櫥縫中張一張,就是後邊的灰貓頭俞甲,與臭老鼠王乙兩個,把落詩箋的後生綁了,指着罵道:『狗頭,你與小姐通姦得好,如今拿去見大爺,少不得是個死。』他口口指稱大爺,必定是我家公子有命,喚他們來做的勾當。」杏娘聽見,唬得魂飄膽蕩道:「昨日落詩箋的那生,據你今早說,已還了他的詩去了,怎地又在園中。我哥哥久已怪我占住花園,千方百計來攏布我。時尚書屋
如今將沒作有,串通無賴,把出乖露醜的事來污衊我。都是你這小賤人弄出來的事。已如此,我總是一死。」便要拂衣投井,佛奴扯住道:「小姐且不要忙,此事都是小婢起的,如今都推在小婢身上就是了。時尚書屋
若公子有甚擺佈,小婢拼得一死,小姐原是乾乾淨淨的一個小姐。」杏娘哭道:「李下整冠,瓜田納履,嫌疑之際,尚且不可,何況現拿一人作證,傳揚出去,有口難辯,一生名節,不料喪生你手裡。」「佛奴情願受責。」杏娘道:「而今打殺你,總不相干。時尚書屋
萬一經官動府,怎生是好。且商量脫得此難,再作區處。只可憐那生,也是無辜被你劈空陷害。」佛奴道:「小婢之罪,擢髮難數。時尚書屋
據小婢算計起來,三十六着,此時走為上着。小姐快與奴婢收拾些細軟,尋一個安身之處,暫避幾時,再作理會。」杏娘道:「我左思右想,還是死的乾淨。縱然避過一時,醜聲已經四布。」
佛奴道:「虛則虛,實則實。外面人誰不曉得,公子慣會砌害人的。就是此事傳佈出去,總不肯信。如今先叫一人,到彼打聽湛生的消息,看他如何舉動,以定行止。」
杏娘已氣得獃了,但憑佛奴做主。便教一個老蒼頭,與他幾錢銀子,分付連夜入城,打聽去了。時尚書屋
話分兩頭,且說這早,范雲侶道人,等那湛翌王到晚,不見來酒店中回話。心中知道,他必然落難了。自己又買一壺吃過,竟回寓去。到了次早,便一路訪至梅府花園左近,探聽湛生消息。時尚書屋
只見一叢人,你七我八,在那裡說前面這樁異事,雲侶便挨身而入,細察其意,方知湛翌王果被人獲住,今已拿到城中。也不及聽完,竟抽身奔入城來,打聽著實不題。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