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醒名花 第 8 頁


到了晚上,高公出來坐堂。堂上張燈列火,吏書皂快畢集。高公先審過了幾件戶婚田土之事,然後弔出湛翌王一干問道:「你這強盜,好不利害。白日搶劫財物,又黨羽全無,只是一人,倒虧你好一副大膽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0)

到了晚上,高公出來坐堂。堂上張燈列火,吏書皂快畢集。高公先審過了幾件戶婚田土之事,然後弔出湛翌王一干問道:「你這強盜,好不利害。白日搶劫財物,又黨羽全無,只是一人,倒虧你好一副大膽。」

又叫地鄰問時,都道:「這強盜果然十分凶惡,搶劫了梅大爺園中多少東西,又姦淫了小姐,幸被小的們協力擒住的。」高公喝道:「胡說!青天白日,打劫人家,又何暇思想姦淫。況且倉卒之中,有何人誣見,強盜又是一人,怎麼就敢搶劫,其間必有指使。」叫皂隷取夾棍來。時尚書屋
俞甲道:「待小的實說,一夥而來,共有三四十人,俱是趕散走的,他是身邊財物多了,跑奔不上,被小的們拿祝姦淫之事,果是不曾看見。」高公道:「既不曾見,我也不究。只是所有臓物,如今那裡去了?」王乙便稟道:「財寶搜出,已是梅大爺收明去訖。」高公道:「這是真的麼?」王乙又叫道:「老爺這是確真,小的們親眼見的。」
高公叫眾人下去,又叫湛翌王問道:「你還有什麼講?」翌王哭道:「只昨日稟過的,便是真情,若說搶劫財寶,擬于強盜,犯生實是死不敢當。」高公道:「你打搶是真,只是無臓可證,本縣難以定招。且打你幾個板子,明日申報上司定奪便了。」一把簽撒下,喝教着實打。時尚書屋
周秀會意,走過來,把湛翌王拖翻,先是他動手,做個用力的光景,打了五板。其餘眾皂,皆系周秀分付,依樣打法,打了三十板。高知縣分付:「押下重囚監中,眾人討保寧家。」即便擊鼓三聲,退入私衙。時尚書屋
那禁子張旺,早上領了本官之命,着意在心,遂同了湛翌王出來,到得監門口,悄悄對湛翌王道:「湛相公恭喜了。」翌王道:「大哥,我有甚恭喜。三十板子,先打得這個光景,死活未卜。即使此番可以苟延性命,日後還不知怎生結局。」
要聽張旺回答湛翌王之言,且看下回便見。時尚書屋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4回

雙流縣贈金逃難萬安屯借寇棲蹤

且說禁子張旺,聽了湛翌王一番愁苦之言,道是無喜可賀。便道:「相公莫要怪你,你原不知就裡。這頓板子,是大爺有意照顧你,先分付皂隷周秀,賞他銀子,叫他輕打的。又叫我今夜放你逃走,這可不是喜。時尚書屋
相公你感激我們官兒麼?」湛翌王道:「大哥,不要耍我罷,若要想這個地位,只恐做夢也不能夠。」張旺道:「小人怎敢耍相公,大爺叫我放你,也賞我白銀二十兩。」便雙手在腰間取出,遞與湛翌王看道:「這是假的麼?」翌王吃驚道:「果蒙大爺如此用心救我,老天嗄,天下有這樣神明的官府,仁厚的有司。但是我湛國瑛,怎生報答。」
正說間,只見黑暗裡一人走來,問道:「前面是什麼人?」湛翌王吃了驚,張旺認得是門子朱貴的聲音,道:「我同湛相公在此,你問怎麼,可是要個包兒麼?明日來罷。」朱貴道:「不是,大爺着我送一件東西在此。」翌王道:「我正在這裡感激大爺,思想無恩可報,如今又將些什麼來?」門子雙手遞與翌王道:「白銀二十兩,大爺着我送與相公為路費,請相公速離此地。不論東西南北,只須三百里之外,就不好追捉了。時尚書屋
還教相公,此去着意攻書,博取功名,只這幾句言語。」道罷,說聲去了。翌王道:「且祝」即將高公送來的包兒打開,取出幾錠,分送與朱張二人道:「多蒙照拂,無物可酬,只此借花獻佛。」二人再三推辭,只得受了。時尚書屋
張旺道:「我若到監內放你,恐耳目眾多,不如就在這裡走了罷。」翌玉道:“煩二位多多致謝大爺,說我湛國瑛若有寸進,當圖銜結之報。說罷,分手而別。翌王出得縣門走路,正是那:脫網靈蛟投大海,離籠玉兔走平坡。時尚書屋
星飛望前而行,心忙腳亂,怎當得地上又黑,肚中又餓。聽譙樓鼓聲,只得二更。正在煩悶之際,遠遠望見一點火光。急走上前看時,卻是一個佛廟中,做晝夜功德,故此明燈閃亮,沒有關寺門。時尚書屋
翌王便挨身而進,旁邊有閒站的和尚問道:「施主爺,這時候從那裡來?莫不是赴席回家的麼?」翌王趁口道:「然也。」和尚道「施主用茶麼?」翌王接了茶,致謝一聲。那和尚又問道:「施主爺尊姓,若有興隨喜,就在敝庵過了這夜罷。」翌王道:「小生姓張,住在城北邊,生平極喜佛會勝事,只是不好打攪。」
和尚道:「常言道,十方寺院,人人可以住得的。施主在此借宿過夜何妨。」翌王也無心看那些和尚做法事,只管胡思亂想:「還到那一處去好?家中父母不及一別,又不知梅小姐如何光景。可苦憐我為他受累。時尚書屋
但是高縣公叫我速投遠方,畢竟料那人放我不下。」心中甚無主張,忽想起范仙翁皂囊在此,「他原教我出得監門,就拆來看。如今正好看那第1個了。」便暗到無人之所,拆開一看,內中有幅小方紙,上寫有幾個細字道:玉人勿慮,急向東北而走。時尚書屋
翌王看了道:「玉人勿慮,想必指梅小姐平安無事,教我勿憂。如此看來,落花詩想必有緣了。急向東北而走,又暗合高公數我遠避之意。但今人生路不熟,怎得知東北上何處卻好安身。」
又想道:「譬如高公不用情,此時只好牢中受苦。且待天明,再作理會。」
不題翌王逃到庵中過夜之事。且說那夜張旺放了湛翌王,便悄悄回覆了本官。到得明日,外面傳進,梅府致意柬帖,要問盜情審結如何。高公即出堂,喚齊一干地鄰,然後叫該日禁子,調出強盜湛翌王複審。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