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醒名花 第 9 頁


只見禁子去不多時,即來稟道:「並無強盜湛翌王在監。滿監人都道,想是昨日審結釋放,不見重發下監來。」高公拍案大叫道:「你們好大膽,這是強盜重犯,怎麼放鬆逃走。如今梅大爺已差人候審發落
作者:待考 / 頁數:(9 / 40)

只見禁子去不多時,即來稟道:「並無強盜湛翌王在監。滿監人都道,想是昨日審結釋放,不見重發下監來。」高公拍案大叫道:「你們好大膽,這是強盜重犯,怎麼放鬆逃走。如今梅大爺已差人候審發落,這便怎麼處。時尚書屋

我曉得,想是你們得錢買放了。本縣把你們這班潑膽奴才,敲死幾個,自有強盜着落了。」一把簽掉下,叫把禁子打。那禁子稟道:「不幹小人之事,昨晚還是張旺該日。」
高公道:「一發拿張旺來。」此時張旺已明知其事,故意躲到親戚人家。差人便押了他家屬來,尋見了,帶到堂上。高公罵道:「好大膽奴才,強盜湛翌王現在何處?快快招來。」
張旺道:「昨蒙老爺着小的押湛翌王下監,因是小的該下班,就交與今日該班禁子李興的。容情逃走,並不幹小的事。」眾禁子道:「這是那裡說起,昨日交割犯人,並沒有強盜湛翌王的。」張旺支吾不過,高公便叫夾起來,張旺慌道:「小人該死,昨晚因貪幾杯酒,醉後不曾提防,故此想是越牆走的,並非小的賣放。」
高公道:「賣放不賣放,本縣不問。只是不見了強盜,就該你抵罪。」張旺又假哭稟道:「求老爺天恩,着小人追緝便了。」高公道:「你好自在性兒,本縣若只叫你緝獲,連你這奴才也走了,可不是賣一個饒一個。時尚書屋
如今先打你一個半死,監了你妻子,着你追緝。三日一比,怕你連強盜飛上天去。」便把張旺打了二十板子,家屬下了監,拿了廣捕牌,差人押着,前去緝拿未結盜犯湛翌王。又把回帖打發梅家家人道:「煩你致意大爺,不意強盜越牢走了。時尚書屋
如今把禁子家屬監候,僉牌廣捕,捕到時,便審結回覆大爺。」梅家人答應而去,高公即刻打轎到陶公家,向陶公道了釋放湛翌王、贈銀遠避的始末,陶公感激致謝。高公別過,陶公寫書,差人報與湛悅江知道,便忙到裏邊述與夫人媳婦,並杏芳小姐得知。各各歡喜。時尚書屋
只是慧姑知得哥哥逃走,不知此去到那裡安身,眼中珠淚不止。杏娘心上暗想:“湛生雖脫網羅,但是哥哥凶性尤存。官府雖不查究,花園已經封鎖。弄得歸家無路,進退無門。時尚書屋
住在此門,又非長策。不覺撲簌簌淚珠拋下。幸得陶夫人是姑娘,慧姑又是表嫂,朝夕有佛奴在身邊不時勸解,亦不甚寂寞。這是後話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成都府東北上,有一地名萬安屯。靠着一山,名攢戟嶺。那山之高,只有飛鳥在上,並無人跡可通。正是:分來天半峨嵋,六月未消殘雪。時尚書屋

欲近雲邊仙掌,三更即漏微曦。接劍閣而平斧鑿之痕,仰崑崙而有奔騰之勢。險逾鳥道,峻絶龍門。多神仙之窟宅,容高隱之棲遲。時尚書屋
攜屐躡危嶺,手扶紅日;披巾抵怪石,夢入清風。壁立如屏,夜聽孤猿嘯月;峰攢若戟,晚看眾鳥攜雲。邃壑幽崖,只見山魈弄影;層巒疊嶂,頓聞木客通名。谷風簫瑟,山月濡遲。時尚書屋
林木間叢荊,千古未逢樵子;饑鷹交餒兕,一向絶無遊人。倚撫長松,濤寒射青。竹窺絶頂,泉響擔心。豕鹿可友,木石堪居。時尚書屋
慘嵐迷斷澗,久違日色;怪木臥枯藤,向飽風聲。溪流瀉古寺殘鐘,欲門頑崖無路;夕陽亂荒天草色,堪迎真侶何時。時尚書屋
那山雖高,下有一塊平陽之地,甚是空闊。當時一班強人,立營結寨,聚集此處,正在四川一省上下要衝之所。內中廣有錢糧,為首一人,姓賈名龍,自號綽天大王。全身武藝,兩臂有千斤之力。時尚書屋
為人仗義好施,若遇貧困之家,不但不去害他,反叫人在夜間把財物送去周濟。撞了貪臓離任者,錙重到他地方經過,便叫人取了他的,只不害他性命。若清廉官吏,竟兩下平交,不較長短。因此人都歡喜他。時尚書屋
手下有一二千嘍囉,俱是驍雄勇健之輩。時尚書屋
話分兩頭,且說湛翌王。那夜看了范道人皂囊之言,在庵中等待天色微明,他便尋路出城,一徑望東北而走。行了半日,到一個去處,覺得肚中饑餓,棒瘡又疼。幸是照顧的,不十分為大害。時尚書屋
又喜得有高公所贈之物。當夜送些與朱張二人,尚存十餘兩在身邊。當下取塊碎銀,尋個鋪子,買飯充饑。沽酒一壺,歇力消遺。時尚書屋
正飲酒間,只聽得背後有人叫道:「翌王兄。」翌王聽得那人叫他,吃了一驚。回頭看時,卻是范雲侶走來道:「我說兄還去不遠,你須快快望着走動,莫要怠慢,再入網羅。」翌王道:「多蒙仙翁盛情厚德,前日指教之言,已驗。時尚書屋
依仙翁皂囊指教,來到此地,但未知此去,還有多少苦惱?梅家小姐,果是小子姻緣否?不知何日得還鄉裡?再乞仙翁細細詳示,以慰鄙懷。」雲侶道:「貧道正恐先生還放心不下,故此急急趕來明告。但依第1個皂囊之言,直向東北遠去。要問後來形境,須記要訣四句。」
翌王請教,雲侶道:遇戟急止,見榴流行。時尚書屋
逢經驚喜,得辰人寧。時尚書屋
翌王又請細道其意,雲侶道:「日後便見,過了□□,與先生再會于彭蠡之濱。」又道:「不宜久留,只此告別。」翌王依依不捨。正是: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時尚書屋
道人催促,只得還了酒錢,作別,仍望着東北而行。在路饑餐渴飲,夜住曉行,一連走了四日。到了這晚,因連日勞頓辛苦,欲尋一個客店,早些住腳。又上前走去,但見四面高山峻嶺,鳥雀之聲不絶,路上並無人走動。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