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02 頁


姐,我不知道您在唐土時是怎樣的習慣,不過在這裡,有身份的人一般每天只用兩次餐。現在還不到時候。」「什麼!」 我受打擊了,一天只用兩餐,這不是強制減肥嗎? 「我,我不是什麼有身份的人,可不可以一日三餐?」 我小聲道。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02 / 0)

據我所知,十二單衣是由唐衣、裳、上衣、打衣、袿和單衣組成,當然,在單衣裏面還要穿著小袖,其中袿是一種以五層不同顏色的薄衫層疊組成的衣物,真的很繁瑣哦。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洗漱完後,秋姬也令人拿來了一套表白,裡青的模仿嫩柳顏色的十二單衣,衣服上帶著精緻的藤花花紋,在四個侍女的幫忙下,我才勉強穿上,天哪,好重,我都邁不動步子了,感覺好像背着被子到處走。” 秋姬,可不可以少穿幾件?「我苦着臉問道。時尚書屋
「平時您也可以穿袿衣,就是除去裳和唐衣。「秋姬微笑道。時尚書屋
一聽可以減輕點負擔,我趕緊示意侍女過來把裳和唐衣給我解了。時尚書屋
不多時,我的肚子開始抗議了,我乾笑了一聲,問道:” 秋姬,可不可以先吃早飯?「
秋姬淡淡掃了我一眼,道:「沙羅小姐,我不知道您在唐土時是怎樣的習慣,不過在這裡,有身份的人一般每天只用兩次餐。現在還不到時候。」
「什麼!」 我受打擊了,一天只用兩餐,這不是強制減肥嗎? 「我,我不是什麼有身份的人,可不可以一日三餐?」 我小聲道。時尚書屋
「沙羅小姐,請注意您的言行,您的父親賀茂大人生前可是從三位的中納言,是身份高貴的殿上人,您現在既然是賀茂家的人,就是有身份的人。」
她一邊說著,一邊遞給我一把素白的蝙蝠扇,道:「如果遇到意外情況,您就要用扇子半遮住您的臉,或者用衣袖也可,總之,不能讓別的男人輕易看見您的臉。」
我無奈的接過了扇子,隨手一遮。”
這樣可不行,沙羅小姐,持扇的時候右手要握住扇子下部,使扇尖微向上斜;左手握在中間,拇指在上,四指在下,就是這樣。” 她笑着糾正我的姿勢。時尚書屋
我鬱悶的說道:「那個,我可不可以見見叔父大人。」
「賀茂大人和公子一早就進宮了。」
她的聲音溫婉。時尚書屋
進宮?我忽然想起了文車妃,連忙問道:「對了,你知道文車妃嗎?」
秋姬點了點頭,道:「文車妃是當今主上最寵愛的妃子,有誰不知道她,再加上她剛剛懷了龍胎,恩寵更加綿澤。」
「什麼,她才剛懷上龍胎?」 我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不禁有些鬱悶,這樣的話,不是要等她產下皇子,任務才能完成嘛。這樣算來豈不是要等上好幾個月?時尚書屋
「還有,沙羅小姐,您剛纔這樣張大口說話是一種非常失禮的行為,請您記住要用半開的扇子遮住嘴巴;說笑的時候要低下頭,以扇面覆於唇上。」
我緊緊拽着扇子,我的忍耐力快到極限了……難道這就是對我冒充沙羅的懲罰?時尚書屋
好不容易熬到了吃第1頓飯的時間,總算這裡的飯菜還蠻對我胃口的,黑漆淺香木所制的懸盤裡裝的是是米飯和鰻魚,外加芹菜和茄子,最後還有一道甜品
唐提子,是用米粉,小麥和豆粉做的,入口酥軟,滿口生香。時尚書屋
聽說當時的平民吃得還是五穀雜糧,只有貴族才吃得上米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吃完飯,在秋姬解說的一堆禮儀下,我的頭腦開始發脹,我看著她的嘴,說了這麼久,怎麼就不累呢。時尚書屋
終於,她說了一句我最愛聽的話:「那麼,沙羅小姐,今天到此為止,明天秋姬還會繼續來教您的。」
「辛苦你了。」
我朝她行了個剛教的禮。時尚書屋
她滿意的一笑,起身往外走去。時尚書屋
一見她離開,我趕緊站起身,鬆鬆筋骨,伸伸懶腰,一把掀開垂簾,剛走了一步,就差點被所穿的袴褲絆倒,唉,真是要命,走都走不快,我在房間裡練習走了一會路,漸漸適應下來才朝庭院走去,心中不免更加鬱悶,以後的日子可怎麼辦呀。時尚書屋
不管怎麼樣,如果要完成任務,看來還是要入宮會比較方便點。時尚書屋
想來古代貴族女子也蠻可憐的,成年禮後就只能獃在這麼一個小空間內,怪不得都短命了。時尚書屋
剛走到庭院,忽然見到幾個穿著白色狩衣的年輕男子從迴廊上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那個男人,總是那副樣子,我看著就不舒服。」
「別理他了,佐助,他對誰都是那個樣子。」
「你們知道嗎,聽說他的母親是白狐,師父怎麼會收他為徒。」
「這麼說他的體內流着妖孽的血液呢。」
「總之,不要理他就是了……」
男子們匆匆而去,聽他們的對話,應該是賀茂忠行的弟子們。不過他們口中的那個男人又是誰呢?時尚書屋
我繼續往庭院深處走去,陽光猶如碎金一般點點灑落在庭院裡的蓮花池邊,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少年正半蹲在池邊,用池水擦拭着手背。時尚書屋
他聽到我的腳步聲,慢慢轉過頭來。時尚書屋
我愣愣的看著他,世上竟然還有如此清雅脫俗,靈動秀逸的少年,猶如藍天上隨心飄動的雲絮,又好似挾帶著淡淡葉香的一縷清風,纖塵不染,雲淡風清。時尚書屋
他只看了我一眼,又轉過頭去,繼續自己的事情。時尚書屋
我這才發現他的手背上有些傷痕,
「你怎麼了?」 我脫口道。時尚書屋
他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你的手怎麼受傷了?要不要擦點藥?」 我走近了兩步問道。時尚書屋
「不用。」
他的聲音,就好像露珠滑落到竹葉上那般清透。時尚書屋
我在他身邊坐了下來,他似乎有些詫異。他身上也有淡淡的熏香,很特別的香味,好像風吹過結冰的湖面帶來的清香。時尚書屋
「我說,你也是賀茂大人的弟子嗎?」 我側過頭問道。時尚書屋
「嗯。」
「你也很喜歡陰陽術嗎?」
「嗯。」
「我叫葉
-我叫沙羅,你呢?叫什麼名字?」
「……」
這個少年真是惜字如金,我不由鬱悶起來。時尚書屋
「小子,你很拽哦。」
我拾起一顆石子扔到了池塘裡。時尚書屋
「拽?」 他總算有了點反應。時尚書屋
「我是說你很清高啦,我這麼和你說話,你都愛理不理的。」
我又扔了一顆石子,那石子在水面上打了三個漂才沉下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