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07 頁


一絲詫異。她們的長髮試探性的在我身邊飄動,幾縷髮絲擦過了我的臉和脖頸,髮絲像小刀一般在我脖頸滑過,又往下滑過我的手腕,滑過之處,赫然出現了淡淡血痕,猶如針扎,又好似萬蟻噬咬,疼痛難忍,我緊緊咬着下唇忍痛,我明白現在這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07 / 0)

忠行大人和保憲的結界似乎還是蠻有效的,在緊張的等待中,差不多已經大半的鬼怪從我們身邊過去了,就在我稍稍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牛車上的捲簾開始震動,居然被幾縷溜進來的黑色長髮掀了起來,我心裡一驚,望向晴明,他給了我一個不要發出聲音的眼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帘子被頭髮拉了起來,眼前的情景讓我心裡更是一驚,一個長髮飄飄的美女在帘子前晃動,容貌艷麗,只不過,她沒有身子,在月光下舞動的黑髮間埋藏着無數不同的人臉,唯一相似的,那些臉個個都是少女的臉,我心裡一驚,是發鬼。發鬼又名邪門姬,其面容美艷似醇酒,卻沒有身體,她的身體便是長長的頭髮,發間埋藏其吞食的人臉無數。據說發鬼只吃處女之臉,吞一個,便年輕一分。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似乎感到了我的存在。時尚書屋
晴明處驚不亂的臉上也掠過一絲詫異。時尚書屋
她們的長髮試探性的在我身邊飄動,幾縷髮絲擦過了我的臉和脖頸,髮絲像小刀一般在我脖頸滑過,又往下滑過我的手腕,滑過之處,赫然出現了淡淡血痕,猶如針扎,又好似萬蟻噬咬,疼痛難忍,我緊緊咬着下唇忍痛,我明白現在這個時候絶對不能發出一點聲音,不然把其他的惡鬼吸引過來,這裡的人,恐怕今夜都難逃一劫。時尚書屋
只是這發鬼似乎沒有離去的意思,我真怕自己忍不住了,剛閉上眼睛,忽然只覺有個身影迅速無聲的覆在了我的身上。時尚書屋
我詫異的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是晴明的臉,還不等我看仔細,他就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把我的腦袋輕輕摁入了他的懷裡。時尚書屋
一股湖面結冰的清香撲面而來,是令人安心的香味,在他的身下,發鬼的髮絲似乎沒有再觸碰到我,我清晰的聽見他平穩的心跳和有節奏的呼吸,絲毫沒有紊亂,他真的一點都不慌張,不過那麼酷的晴明作出這樣的舉動,真讓人吃驚呢,我的心裡忽然湧起了一絲小小的感動。時尚書屋
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見保憲的聲音從簾外傳來,「沙羅,晴明,你們倆沒事
-」 他的話忽然止住了,晴明連忙起身,我愕然的看著外面,帘子已經被捲起,保憲的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你們沒事吧?」 他立刻恢復了平靜。時尚書屋
「那個,剛剛晴明是想保護我,因為有發鬼……」
我意識到剛纔我和晴明的姿勢似乎有些曖昧,連忙解釋道。時尚書屋
保憲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又立刻笑了起來,道:「沒事就好。」
我看了看晴明道:” 晴明,謝謝你。”晴明看了我一眼,淡淡道:「那是師父吩咐的事情,你不用謝我。」
保憲很快留意到了我的傷痕,臉色微微一變,伸手剛觸及我的傷口,忽然想到了什麼,又立刻縮回手去,道:” 回府之後我會令人給你上藥。「他又側頭對晴明道:」 晴明,請告訴我父親一聲沙羅沒事。「
晴明點了點頭,便下了車。時尚書屋
「痛嗎?沙羅?」 他低聲問道,「臉上也有傷痕呢。」
他的眉輕輕一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親親小臉不會毀容吧。這樣的話,天底下可又要少了一個美人了。」
我摸着臉喃喃道。如果毀了容,我一定要和那個什麼發鬼單挑,把她的人臉一個個都揪下來。時尚書屋
保憲看著我,楞了愣,哈哈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沙羅,你還真是有趣呢。」
他用檜扇又敲了一下我的頭。時尚書屋
「 有趣就有趣,打我幹嗎!」
「哦呵呵呵,習慣了。」
「……」
===================================
賀茂忠行本來就十分喜歡晴明,這次百鬼夜行的虛驚過後,他對晴明更是刮目相看,開始將陰陽之道毫無保留的傳授給晴明。當時在大家都沒有發現的情況下,如果不是晴明,後果真是不敢想象呢。時尚書屋
而我,則繼續進行着地獄式的宮廷禮節訓練。秋姬和典子的輪番上陣,終於使我的禮儀勉強能過關了,至于和歌,也能胡亂背一些。時尚書屋
離進宮的日子越來越近了,而且一切似乎也很順利,忠行大人應了我的請求,特意託了人把我安排在佑姬的身邊做女房。這樣一來,對我完成任務會方便很多。時尚書屋
這天晚上,天氣悶熱,我披了一件單衣又偷偷出了房間,想去庭院裡透透氣,剛來到了庭院,在荷花池邊就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時尚書屋
清朗的月光下,身穿白衣狩衣的的安倍晴明正凝視着手中所拿的一張微微泛黃的紙張,臉色沉靜,彷彿陷入了什麼回憶之中。時尚書屋
我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剛到他背後,他就立刻警覺的收起了紙,但我還是隱約看見了一行字,童子丸吾兒,母有一事,不得不言……
童子丸?是誰?時尚書屋
「晴明,在看情信嗎?」 我在他身邊坐下,笑着調侃道。時尚書屋
「不是。」
他低低道。時尚書屋
「開玩笑啦,別生氣,不過我看那紙張好像蠻舊了。」
我繼續道。時尚書屋
他凝望着湖面,忽然緩緩道:「那是自然,因為那是我五歲時,母親離家時留給我的信。」
「你母親留給你的信?可是你母親不是白狐……」
我趕緊收了口。時尚書屋
他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好奇晴明的母親究竟是怎樣的女子,能有這麼大的勇氣和你父親相愛。」
我連忙解釋道。時尚書屋
晴明又側過頭去,低聲道:「妾即離君若逝露,縈思會逢和泉處,景風蕭然人孑立,信太淚痕凝悲樹。這是母親離開時留給父親的絶別之詞,我記得父親當時看了之後泣不成聲。」
晴明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一片清明,並無悲慼之意,只是眼底深處湧動着一絲淡淡的失落。時尚書屋
「如果不是我因為看到了母親的原形而被嚇得大哭,母親也不會走。」
他低低道,抬頭望向了很遠的地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