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09 頁


娘也是中宮啊。」「從小就是朋友?」「嗯,文車妃的父親大納言和娘娘的父親藤原左大臣是很好的朋友,不過大納言前年已經過世了。「哦,是這樣啊。」 我笑了笑,原來文車妃和佑姬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女人的嫉妒心真的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09 / 0)

佑姬頗為讚賞的點了點頭,道:「今天你初來乍到,就讓小宰相帶你先熟悉一下這裡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應了一聲,心裡鬆了一口氣,既然能留在佑姬的身邊,那麼阻止她應該也不會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吧。時尚書屋
不過那個文車妃,我倒還有幾分好奇呢,不知是不是和我在現代見到的一樣呢。時尚書屋
女房所住的地方清雅簡潔,而且還是一人一房,我的隔壁就是小宰相,小宰相是橘中將的女兒,剛過了結裳的年紀,我們很快就混熟了,在房內聊了起來。時尚書屋
「對了,聽說飛香舍裡住的是文車妃吧?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人呢。」
我裝做不經意的問道。時尚書屋
小宰相點了點頭,又望了一下四周,道:「文車妃和娘娘的關係好像不錯呢,聽說她們從小就是朋友,不過文車妃懷了主上的龍胎以後,比以前驕蠻很多,也根本不把娘娘放在眼裡,也就是娘娘好脾氣,還慣着她,再怎麼說,娘娘也是中宮啊。」
「從小就是朋友?」
「嗯,文車妃的父親大納言和娘娘的父親藤原左大臣是很好的朋友,不過大納言前年已經過世了。時尚書屋
「哦,是這樣啊。」
我笑了笑,原來文車妃和佑姬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女人的嫉妒心真的很可怕,誰也想不到佑姬將來會做出那麼殘忍的事情。時尚書屋
又聊了一會,她起身準備離開,我送她出了我的房門,正打算進去,忽然只覺頭頂一熱,我伸手一摸,拿下來一看,差點沒氣暈,竟然是一團剛出爐的鳥糞,緊接着,一隻麻雀穩穩當當的停在了我的肩上。時尚書屋
好啊,八成就是這個肇事者,我正打算教訓它一下,忽然發現它的爪子處繫著一張小小的紙條,忙抽了下來,攤開一看,上面寫着一行清秀的字跡:一切可安好?晴明。時尚書屋
不會吧,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居然是晴明的信,那麼這只麻雀一定是晴明的式神了,還是不能相信晴明居然會有那麼一點擔心我,雖然只是短短一句話,卻讓我又有了一絲小小的感動。縱然是清冷如晴明,內心也有溫柔的一面呢。時尚書屋
我趕緊帶著麻雀回房,研了墨,準備在紙條的背後寫個回執,剛要落筆,忽然想起這該死的麻雀拉了便便在我頭上,這裡洗次頭是多不容易啊,不由心中又有些憤憤然,想了想,提筆寫道:「丸子,我好得很。沙羅。」
一想到晴明收到這回執時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想笑。時尚書屋
==========================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知是不是晴明生氣了,他的式神麻雀一直沒有來過。時尚書屋
這幾天來,我也沒有見到村上天皇,聽小宰相說他現在夜夜陪伴在文車妃的身旁,一心盼着孩子出世。時尚書屋
看起來,皇上對這個孩子很期待呢,想到這裡,我的心中忽然產生了一絲疑惑,既然皇上這麼在意這個孩子,佑姬怎麼會有機會囚禁文車妃,還有機會殺了她的孩子呢?而且發生這樣的事,佑姬還是照坐中宮之位,皇上就算不知情,也該徹查這件事呀,真的是很讓人費解。時尚書屋
這天晌午,天氣特別悶熱,我剛從佑姬那裡回房,就趕緊脫,脫到只剩一件內襯的單衣,用那把小破扇子很沒淑女風度的搖着,熏香就是這點好,就算再熱,還是一點汗味都聞不到。時尚書屋
正在我慢慢覺得愜意起來時,忽然聽到小宰相有些慌亂的聲音在我的房門口響起:「沙羅,快準備一下,右大臣大人正往這邊過來了。」
「什麼!」 我從榻榻米上跳了起來,腦中立刻浮現出那個紫色的身影,「怎麼會?這裡是女房的住所呀。」
雖然我知道在平安時期,女房和貴族男子在宮裡私會並不被禁止,反而還被認為是件風雅的事,可是現在畢竟是大白天啊,而且他為什麼要過來?時尚書屋
「聽說右大臣因為方角不利需要往這裡暫避。」
她答道。時尚書屋
我,我暈,哪有避方位避到女官房來的道理?而且怎麼這麼好彩,偏要在我這間房裡避,難道他知道我的身份?不可能,右大臣又怎麼會知道一個小小的女房進宮,無奈,我只好起身趕緊穿衣服,拉下垂簾和幾帳,剛等我胡亂穿好,就聽見小宰相的聲音:「右大臣大人,請往這邊請。」
隨着移門被拉開,一股輕風略涼的澀香頓時鑽進了屋子,果然是那天那個人。隔着垂簾,隱約看見他姿態優雅的在我對面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實在是抱歉,今日打擾了。」
他的聲音還是一樣華麗性感,說實話,我還真有點好奇他的廬山真面目。時尚書屋
「嗯……不……」
怕他認出我的聲音,我支吾着答了一句。時尚書屋
他頓了頓,忽然開口道:「這個香味……」
糟了,我一直都在用賀茂保憲的那款特製梅香,這個人的鼻子那麼靈,一定聞出什麼來了。時尚書屋
「如果我沒猜錯,這個香味是保憲大人的熏香,莫非……」
他的聲音似乎帶了一絲興奮。時尚書屋
哇,這麼靈,這個右大臣前世一定是隻狗狗。時尚書屋
他忽然起身,伸手拉住垂簾,低低說了一聲:「冒犯了。」
話音剛落,垂簾已經被他掀了起來。時尚書屋

===========

我一抬頭,正好對上他的視線。時尚書屋
如果說晴明是清雅的白蓮,那麼眼前的這個男人,就像是那優雅華麗的八重櫻,姿態風流,氣質高貴,只見他薄薄的唇邊浮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就好像微風拂過,八重櫻的花瓣瞬間抖落出一片令人目眩的花吹雪。時尚書屋
「你看夠了吧。」
我不客氣的開口道,現在發現自己對美男的免疫力是越來越強了。時尚書屋
「果然是你。」
他笑意更濃,盯着我,忽然緩緩吟道:「誰家女兒如新綠,使我春心亂如麻。先前的相遇,我一直對你唸唸不忘,四下打聽,卻一直沒有你的消息,想不到,今日居然在這裡讓我遇到你,這也是上天注定的緣分吧。」
不是吧,都沒見過我,就春心亂如麻了,這男人也太多情了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