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10 頁


喜歡我這個毫不優雅的解釋。一夜好眠,當我從紫陽花的沁人花香中醒來的時候,望着從格子窗裡漏進來的陽光,心情大好。起身,披上衣服,剛拉開移門,就有一個穿著蘇芳色單衣的女童呈上了一樣東西。萌黃色的高麗紙被優雅的系在一支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10 / 0)

「我看只不過是個巧合而已,並不是什麼上天注定的緣分,右大臣大人好像想太多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笑了笑道。時尚書屋
他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道:「那麼今天,你該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沙羅。」
就算我不告訴他,他也會打聽到。時尚書屋
「沙羅?沙羅雙樹的沙羅?很美的名字呢。」
他笑道。時尚書屋
我瞥了他一眼,我不會有這麼好的桃花運吧,萬一他要真對我有興趣怎麼辦?我可不想在這裡多一些麻煩。時尚書屋
「不,是餓沙羅鬼的沙羅。」
我飛快答道,對不起,對不起,沙羅,原諒我一次,我不想再和這個男人耗下去了。時尚書屋
他的臉色微微一變,眼神更加深邃,唇邊的笑容卻更加濃艷。時尚書屋
「既然大人要在這裡避方位,那麼沙羅就不奉陪了。「我一邊說著,一邊乾脆起了身,往門外走去,他只是坐在那裡,沒有再說話。時尚書屋
我心裡暗暗一喜,看來他還是不喜歡我這個毫不優雅的解釋。時尚書屋
一夜好眠,當我從紫陽花的沁人花香中醒來的時候,望着從格子窗裡漏進來的陽光,心情大好。起身,披上衣服,剛拉開移門,就有一個穿著蘇芳色單衣的女童呈上了一樣東西。時尚書屋
萌黃色的高麗紙被優雅的系在一支淺綠的柳枝上,我愣了愣,剛想問幾句,那女童已經離開。時尚書屋
我打開信紙,只見上面寫了一首和歌,字跡韶秀,墨色濃淡相宜,暗香浮動。時尚書屋
春日野間雪,消時寸草生。時尚書屋
君如春草綠,一見便鍾情。時尚書屋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平安時代貴族之間風雅傳情的情信?是誰寫給我的?我獃了一會兒,目光下移到落款,只見到一個簡單的名字:源高明。時尚書屋
源高明?是誰?我盯着那張紙,忽然想起了保憲說過的話,源高明,不就是右大臣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怎麼,他還對我有興趣嗎?唉……
=========================
我自然是沒有去回那封情信,也不知道該怎麼回,不過這位源高明大人似乎頗有耐心,天天一封信,無不是風花雪月。很快,這件事就在女房們所住的廣緣廊傳開了,一個女房,被從二位的右大臣所追求,在她們看來是修來的福氣,更何況,這位右大臣還如此年輕風雅。我也不知道這位右大臣到底看上我哪兒了……
在陪佑姬去庭院裡觀賞初開的蓮花時,連佑姬也忍不住問起了這件事。時尚書屋
「娘娘,您不要取笑我了,沙羅可不敢高攀右大臣大人。」
我立刻解釋道。時尚書屋
佑姬笑了笑道:「其實右大臣大人他……」
她的話說到一半忽然停住了,只是望着前方。時尚書屋
順着她的目光望去,廊下正迎面款款而七八個身穿十二單衣的女子。其中一位女子風姿絶艷,在人群中格外顯眼,那人穿著濃淡相宜的龍膽色唐衣,襯着紫苑丸萩的五衣,繫著白色唐草立湧的裳,頭髮如同夏月裡茂盛的垂柳那樣長長地披下來,姿態柔媚,看清她的臉那一剎那,我不由吃了一驚,不就是我在現代看見的那張臉嗎?……只不過,現在的她要比現代見到的更美上百倍……
「文車妃……」
我脫口道。時尚書屋
現在的文車妃是一臉的春風得意,看見佑姬,她也沒有行禮,而是親熱的拉起了佑姬的手道:「原來是姐姐,您也來賞花嗎?實在是失禮了,不是我不想行禮,只是……」
她看了一眼自己隆起的肚子。時尚書屋
小宰相的臉上露出忿忿不平之色,佑姬親切的笑了起來:「妹妹這個樣子還行什麼禮,妹妹今日不同往日,懷的可是我大和未來的東宮。」
文車妃一聽這話,喜笑顏開,露出了幾分小女兒的憨態道:” 還是姐姐最好,自從懷了這個孩子,姐姐還經常差人送東西過來,我的飛香舍都放不過了呢。”
「誰叫我們從小就是好朋友呢。」
佑姬點了點她的額頭,道:「快早些回飛香舍吧,不要讓我們擔心了。」
「那麼,告辭了。」
文車妃和侍女們緩緩離去。時尚書屋
「娘娘,您實在是太溫柔了。主上已經很久沒有來弘徽殿了呢,就算有了身孕,她也不該總是霸佔着主上呀。以前主上可是對娘娘您……」
小宰相望着她們的背影說道。時尚書屋
「小宰相,」 佑姬適時的制止了她,淡淡道:「世上人心事,猶如各色花。色花容易變,心變多如麻。記住,這個世上,最善變的就是人心。」
她的面色平靜如水,眼眸裡看不見一絲情緒,可是我知道,越是這樣把心事深埋的人,一旦爆發,後果難以預料。時尚書屋
來了這麼多天,我竟然還沒有見過村上天皇,有時我也覺得文車妃是不是有點太傻了,在這個宮廷之中,這樣長期霸着皇上,就算是再好的姐妹也會翻臉的呀。時尚書屋
這天清晨剛起來,就看見小宰相一臉驚慌的跑進了我的房裡。時尚書屋
「沙,沙羅,你知不知道,宮裡閙鬼了。」
她神色慌張,顯然嚇得不輕。時尚書屋
「閙鬼?」
「是啊,宣耀殿的女房昨天晚上死了,而且,」 小宰相湊了過來,低聲道:「聽說她死的時候沒有臉。」
一股寒氣從我的頭頂升起,「沒有臉?你是聽說的吧?」
「我聽那些發現屍體的女房們說的,聽說死者的臉皮好像是脫落那樣可怖呢,真是嚇人。」
她不敢再說下去。時尚書屋
聽她這麼說,的確好像不像是意外。時尚書屋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了開來,大家頓時人心惶惶,天色一暗,眾人就躲進了房裡。我的心裡也是七上八下,想知道究竟是什麼鬼怪如此恐怖。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我披上了單衣,提了一盞牡丹燈籠,往昨天出事的宣耀殿走去,宣耀殿比較偏僻,一般住的都是些不受寵的妃子們。時尚書屋
剛走到渡廊處,只聽旁邊房裡傳來一聲女子的悶哼,接着就看見一個白色的人影飄了出去,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也顧不得追,忙闖進了屋裡,提起燈籠一看,一個年輕女子側倒在榻榻米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