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3 頁


越,你居然做出這種事,實在叫寡人失望。」他一臉清冷的望着李越。「大王恕罪……」李越渾身顫抖着。「小正……不……大王,請饒恕他吧,誰又說得清到底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他已經知道錯了,而且也沒釀成大禍,所以……」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3 / 0)

「小隱,事情解決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門外傳來小正的聲音,我轉過身,他正似笑非笑的倚門看著我。完了,忘了還有這個人了,天哪,他在門外看了多久?我剛纔發飆的樣子豈不是都讓他看見了?時尚書屋
他象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朝我一笑,走了進來,李越抬頭一看,頓時象是見了鬼一般,臉色蒼白的立刻跪了下來,顫抖的說了一句:「大……大王。」
我想我的臉色也比李越好不到哪裡去,直直的盯着眼前這位高大酷哥,腦中一片混亂,秦王嬴政,十三歲登基,現在是秦王政八年,嬴政剛好二十一,文正,文正,合起來不就是個政嗎?我怎麼就沒想到,我的腦子進水了……
那麼,他口中的什麼伯父一定是……呂不韋了……
「李越,你居然做出這種事,實在叫寡人失望。」
他一臉清冷的望着李越。時尚書屋
「大王恕罪……」
李越渾身顫抖着。時尚書屋
「小正……不……大王,請饒恕他吧,誰又說得清到底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他已經知道錯了,而且也沒釀成大禍,所以……」
我剛開口,就忙改了稱呼。時尚書屋
他看著我,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一拂袖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我忙扶起茗顏,對李越道:「我先把她帶回去,免得有閒話。」
他點了點頭,道:「我有馬車在門外,而且我對太卜大人說是我母親大人請阿顏來府裡一聚的。」
「我知道了。」
我扶着茗顏往外走去,只聽見身後傳來一陣壓抑的嘆息聲。時尚書屋
小正還在門外,我把茗顏扶進馬車,想了想,又轉過頭,對他道:「大王,你打算怎麼處置李越?」
他臉色一沉,道:「是不是一旦知道我的身份,你就不會象以前一樣和我說話了,也和其他人一樣只是畏懼我,再也不會說真話了?」他倒沒用寡人這個稱呼。時尚書屋
「我怎麼敢呢,看來我真是塊石頭,居然不知道一直和我聊天的男人竟然是大王。「
他的臉色稍稍緩了緩道:「那麼,你還會和以前一樣嗎?」
我思索了一會,頗為嚴肅的看著他道:「要我一直說真話也行,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
我做了個砍頭的動作,笑道:”可不許把我喀嚓了!「
話音剛落,他就笑出聲來,道:「好,這點我一定做到。」
他頓了頓道:「不過,你也不許再嬴政嬴政連名帶姓這樣說了,毫無規矩。」
「嗯,那我可不可以還是喊你小正?」
「不行。」
「為什麼?」
「要喊我大王,還要三跪九叩。」
「啊?」我的嘴張成了「O」字形。時尚書屋
皎潔的月光下,他眼中帶著淡淡笑意,彷彿觸手溫潤的黑色寶石,這個男人,真的是赫赫有名的始皇帝嗎?原來他也會有這樣孩子氣的一面,我的心中湧起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我居然能和這個男人成為朋友,這也是一種緣分吧。時尚書屋
「對了,你剛纔用的那個……」
他忽然開口問道。時尚書屋
我頭皮一麻,剛纔情急之下在他面前用了兩招。「其實是一些道家法術,沒什麼特別的,」我胡亂解釋道。時尚書屋
「這些道家法術我也聽過一點,不過親眼所見倒是第1次。」
他把眼光移開,凝望着遠方,神色難辨,我也不知道他是真信還是假信。不過始皇帝日後不是尋訪不死靈藥嗎,應該對這些還是半信半疑的吧。時尚書屋
「你什麼時候走?」他忽然問道。時尚書屋
「過半個月左右吧。」
「走之前想不想看看咸陽宮?」
「什麼?」我一臉驚訝的盯住他。時尚書屋
「走之前在咸陽宮陪我好好痛飲一番吧。」
他深深的看著我,眼神清澈如水,我想,我可以信任他。時尚書屋
「嗯,」我點了點頭,「當然,因為
-小正是我的朋友。」
他的臉色依舊如常,眼底卻有一種欣喜慢慢的溢了出來。時尚書屋
「十日後我自會派人來接你。」
他一邊說著,一邊縱馬而去。時尚書屋
我的心情這才慢慢平復下來,看了一眼還熟睡中的茗顏,不由鬆了一口氣,這下子,再也不會有什麼三世情劫了,柳顏,阿保機,快快樂樂的做你們的三世神仙眷侶吧。時尚書屋

咸陽宮

過了七八天,李信就帶著十萬大軍凱旋而歸,李府立刻就派人來納徵,而茗府也回了禮,雙方終於定下婚禮的日子就在下個月初六。聽他們說,下個月初六宜婚嫁。這期間,我沒再看到李越,我想他也需要時間吧。時尚書屋
不過無論如何,我的第1個任務總算完成了,和小正告別之後,也該回去了,在這不屬於我的世界中,我開始想念司音和飛鳥。時尚書屋
大概又過了兩日,來接我去咸陽宮的人來了,令我吃驚的是來人居然是李越,不過仔細一想,他也的確是個最合適的人選。時尚書屋
換了他帶來的宦官衣服後,就隨他乘坐馬車往咸陽宮而去。時尚書屋
馬車上,我倆一直無語,空氣中瀰漫著一絲尷尬。時尚書屋
「那個,大王沒有責罰你吧?」我先開了口,想打破這尷尬的氣氛。時尚書屋
他搖了搖頭,道:「這次大王開恩,並未責罰於我。」
他看了看我,似乎欲言又止,雖然他沒有說出來,但我知道他對於我和嬴政的關係還是有點疑惑的吧。時尚書屋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又開口道:「到了,下車吧。」
我心裡一陣激動,掀開帘子就跳下了車,放眼望去,是一片華麗無雙的宮殿群,典型的二元式的闕形宮殿建築,氣勢磅礴,全部均為高台建築,富麗堂皇隱然有君臨天下之象。端謹肅穆,如建於九霄之上。時尚書屋
站在宮殿前,不禁為它的氣勢所攝,現代仿造的什麼影視城,和它相比簡直就是小孩子的積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