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49 頁


故人來雖然沒能買到那只鸚鵡,司音還是幫我買回了一大盆結着花苞的仙人掌,聽說很快就會開出像火一般耀眼的花朵。其實,我對哈倫,似乎是多了一份無奈,只是不知為何在這個時代以這種方式喚起我的回憶,未免太過於心酸。當時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49 / 0)

司音彎下腰,凝視着我,低聲道:「小隱,有些東西,注定和你無緣,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哈倫,我知道,你不是虛幻的,你也曾如此真實的存在於我的生命中……
我閉上了眼睛,眼前彷彿又出現了遙遠的阿拉伯半島上那片無垠的沙漠,沙漠上,也曾留下那位年輕的阿拉伯王子在半島上縱橫馳騁的身影。往事如沙,千年之後,沙漠依舊,而年輕的王子早就化為漫漫流沙,與半島融為一體……

耳邊彷彿又響起了他說過的話:

在我們阿拉伯有一個傳說,如果你騎着駱駝走過沙漠,看見一隻停在仙人掌上的鳥兒盯着你,那麼,它體內的靈魂就是你前世所遺忘的愛人。時尚書屋
在我的前世,我可曾遺忘了你?時尚書屋
(天方夜譚 終)
==========================

似是故人來

雖然沒能買到那只鸚鵡,司音還是幫我買回了一大盆結着花苞的仙人掌,聽說很快就會開出像火一般耀眼的花朵。時尚書屋
其實,我對哈倫,似乎是多了一份無奈,只是不知為何在這個時代以這種方式喚起我的回憶,未免太過於心酸。時尚書屋
當時的激動,感慨和傷感,在回到了家以後才慢慢平復下來。時尚書屋
\"小隱,有些東西,注定和你無緣,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司音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時尚書屋
我看了看正在伺候着花草的司音,他正仔細的修剪着盆景的枝條,一縷長髮順着他的臉頰滑了下來,遮住了他的半邊臉。時尚書屋
「小隱,給我倒杯水。「他頭也不抬的說道。時尚書屋
「嗯,」 我從沙發上懶懶站起身來,從冰箱裡拿了一瓶礦泉水,倒在了玻璃杯裡,遞給了他。時尚書屋
他伸手接過了杯子,輕輕喝了一口。時尚書屋
我順手打開了電視,電視上放的又是無聊之極的節目。時尚書屋
「師父,你也來休息一會兒吧,」 我伸手抓了一把薯片放進嘴裡,手裡胡亂的換着台。時尚書屋
換到本地台的時候,似乎正在播放國際新聞,又是關於伊拉克的新聞,唉,千年之前璀璨輝煌的巴格達城還歷歷在目,千年之後,這座古老的的城市竟然會遭遇到這樣悲哀的命運……在哈倫的統治年代之後,巴格達的命運似乎一直都是多災多難,蒙古人波斯人,土耳其人,英國人,美國人,相繼的踏上這座美麗的城市,成為她的主宰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師父,巴格達變成現在這樣真是可惜。為什麼總是會有戰爭呢。」
我搖了搖頭道。時尚書屋
「從古到今,戰火什麼時候停熄過了,只要有人類的存在,戰火就永遠不會停止。」
司音淡淡道。時尚書屋
「可是,現在也是和平的年代了吧。」
我喝了一口可樂。時尚書屋
「那也只是相對的和平,」 司音忽然停頓下來,「戰爭,總有一天還是會出現,人類永不滿足的慾望決定了這一切。」
「切,師父,別老是人類,人類,說的好像你不是人類似的。」
我不以為然的朝他瞥了瞥眼。時尚書屋
司音的臉上閃過一絲難以捉摸的神色。時尚書屋
我的心裡忽然格登一下,司音這樣的絶世容顏,超凡脫俗的氣質,還有匪夷所思的超能力和通靈術,似乎……真的不像是人類呢……
可是除了這些,師父他似乎又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時尚書屋
算了不想了,在想下去,我的頭又要大了。時尚書屋
新聞還在繼續,我正想換台,忽然在那群阿拉伯人的身後看見了一個男人的身影,攝像鏡頭忽然對了過去,正好拉了一個中景。時尚書屋
我啊的一聲喊了出來,雖然這個男人低着頭,還戴着帽子,遮住了容貌,衣着也很平常,可那種獨特的氣質,卻是我所熟悉的,清冷邪魅,高貴不覊,猶如在暗夜中悄然綻放的蒼白的薔薇。時尚書屋

血族的親王

-撒那特思……

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能,不可能,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時代?而且還偏偏在巴格達?不可能,絶對不可能。時尚書屋
鏡頭一閃即逝,「砰!」 一聲清脆的玻璃碎裂的聲音將我從紊亂的情緒中拉了回來。我趕緊回頭,只見司音手中的玻璃杯不知何時已經滑到了地上,碎碎的裂了一地。時尚書屋
他牢牢的盯着電視的屏幕,臉上是我從未見過的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時尚書屋
「他,是他……他竟然一點沒變……」
司音喃喃的說著,神思恍惚。時尚書屋
「師父,你怎麼了?」 我也有些不安起來,司音怎麼也會有這樣情緒失控的時候,他好像是受了什麼刺激,可是受了什麼刺激?唯一可能的就是他看見了剛纔電視上那個像撒那特思的男人,可是為什麼?難道司音和撒那特思有什麼關係嗎?不可能啊,他們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人,一定是我多想了,而且那個男人也不一定是撒那特思,也許只是個相似的人而已。時尚書屋
「我沒事,只是手滑了一下。」
司音的臉上又恢復了我所熟悉的平靜。時尚書屋
他靜靜的看著我,猶豫了一下,問道:「剛纔在電視上你看到了什麼?」
「我,」 我遲疑了一下,” 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
「熟悉的人?「司音盯着我。時尚書屋
「剛剛畫面閃過,有個人很像以前我在執行任務時碰到的吸血鬼。」
我笑了笑,「不過怎麼可能哦,我一定是看錯了。」
「吸血鬼?」 他的瞳孔驟然一縮,望向了遠處,像是回憶着什麼,低聲道:「永遠墮入黑暗之界,生生世世見不到陽光,是你,果然是你……想不到,你還是和她遇上了……」
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回過頭,冷聲道:「上次那個吸血鬼送你的項鏈呢?」
我愣了愣,今天的司音真的很奇怪,說了很多我不明白的話,什麼永遠墮入黑暗界?誰?果然是你,這個你又是誰?時尚書屋
我解下了項鏈,交給了司音,「這條項鏈是上次去意大利時琉克勒茜的,我只是把他給我的項鏈上的寶石放在了這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